第一千四百零八章:一起吹牛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一起吹牛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一起吹牛 见身后的警车被甩开了,副驾座上的大肚男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水,冷笑一声说:“华夏的条子,实力不过如此!” 转而,又对朴恩策说道:“大侄子,我这次过来其实是受你爹所托,咱玩玩差不多就行了,别在沈城这儿多待!” 朴恩策点了点头,笑着说:“等踩了那个姓林的,我就走。” 大肚男唇角淫荡的一笑,满脸的肥肉都散发出淫邪的味道,道:“别忘了那个小娘们,弄过来让叔叔我爽一爽。” 朴恩策笑着说:“等我踩了那姓林的,这不都是小事么,不过那女的长的确实不赖,比我们高丽整容的明星都漂亮!”说着,双眼里一道淫邪的光芒闪过,竟也有些猥琐的味道。 “哈哈!” 大肚男哈哈的一笑,道:“大侄子,到时候咱们俩一起……” …… 林昆紧追着银灰色超跑的方向,发动力轰隆隆的咆哮,可始终不见那银灰色超跑的身影,突然旁边的路口追来了两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警车的鸣笛声听起来总是那么刺耳。 警车上的喇叭喊道:“黑色跑车,车牌xxxxx,你已超速行驶,请马上靠边停车接受检查,请配合我们的工作,马上停车!” 楚静瑶面露紧张的看着林昆,道:“这么办,有警察!” 林昆看了一眼后视镜,道:“等事后再解释。”脚底下油门狠的一踩,野马车的咆哮声更烈,速度噌的一下蹿了起来。 几乎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两辆警车就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不管那两辆警车怎么努力的咆哮,歇斯底里的吼叫,可就是无计可施,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野马车的屁股越来越远。 唉,这不是欺负人么…… 两辆警车里开车的交警气的狠砸方向盘,可就是把方向盘给砸烂了也没招儿啊! 吱嘎! 路过一个丁字路口的时候,林昆一脚刹车将车刹住,往左走是导航上提示的最佳路径,往右走是那条通过难度指数极高的窄巷,按照导航上给出的数据,车身的宽度和巷子的宽度大约只有五厘米不到的间隙,而且中间还有一段弯路,虽说这弯路的弧度并不夸张,但对高速通过来说却是很难。 换句话说,如果林昆选择了通过这条窄巷,而把速度降的很低的话,那选择这条最短的路径也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副驾座上的楚静瑶和澄澄全都紧张的看着他,那坚定的目光,似乎不管林昆最终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母子俩都选择支持。 林昆转过头,冲母子俩笑了笑说:“以前在军区的时候,我开着坦克通过一条很窄的桥,当时坦克的宽度比那桥还要宽,两边的轮子在桥沿上只搭了一半,只要稍微的偏一点,坦克马上就会掉到敲下的江水里,当时我很紧张,但自从顺利通过了以后,我就觉得这世界上没什么路不好过的。” 林昆把手放到了楚静瑶的手上,澄澄的小手也放了上来,林昆笑着说:“相信我,我一定带你们顺利的从这过去!” “爸爸,我相信你!”澄澄一脸坚定的说道。 “我相信你!”楚静瑶同样一脸坚定的道。 “老婆,儿子,我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有信心过,谢谢你们!” 林昆脸上的笑容里透着幸福与感激,脚底下油门踩起,野马车转了个方向,向着那窄巷就驶了进去…… 后面,那紧追不舍的两辆警车,发动机都快跑炸了,终于可以看到野马车的背影了,车里的交警愤愤不平的大吼道:“md,追上去老子一定要狠狠的治一治这个飞车党!”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车上的交警眼眶里爆发出阵阵的灼热,可下一秒看到野马车向那窄巷驶去的时候,两辆警车里的交警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那条窄巷他们是知道的,虽然已经荒废,但最开始的时候也不是给车通过的。 严格的说,这条巷子当初是专门供人行走的,最多也就过个自行车摩托车的,眼前这个家伙居然开着跑车钻了进去。 轰隆隆…… 黑色的野马车钻进了窄巷里,速度不减反而越来越快,路面坑洼不平,但车里却感觉不出多少,这款野马车的各方面调校在全世界绝对是领先水平,通常的跑车减震都会很硬,但这辆车的减震却是极为的舒适。 吱嘎! 两辆警车停在了巷口,车里的交警本来想开车跟进去,可一看那黑漆漆的巷子,那狭小的过道,最终也只是拍着方向盘骂了句‘疯子’,愣是没敢跟进去。 这条窄巷的长度大约也就一公里左右,野马车连续过了两个弯路,最终呼啸一下从巷子里驶了出来,外面就是一条笔直的大马路,入了大马路之后,野马车更像是脱缰的野马,奔腾着向北陵的山上驶去,那山已经在眼前了…… 值得一说的是,野马车从窄巷里出来,整个过程中连丁点的车漆都没有蹭掉,林昆抓着方向盘,完全将车身的精度控制的毫厘不差,就这一份对车的精准操控,放眼整个华夏估摸着也没有几个。 澄澄是小孩子,倒看不出其中的道道,楚静瑶的心里已经无法用惊讶两个字来形容了,看向林昆的目光里闪过一丝钦佩。 银灰色的超跑顺着北陵山下的马路,一路勇往向前,开至山顶,北陵山上的这条路没什么凶险,有几个小弯都是没什么难度的那种。 北陵山顶,银灰色的一声急刹车停下,砰的一声车门打开,朴恩策一脸得意的从车上下来,副驾座上的大肚男也跟着下来。 朴恩策笑着冲大肚男说:“叔叔,你侄子的车技不错吧!” 大肚男哈哈大笑:“就凭我侄子,那小子两个也不是对手!” 两人话音刚落,旁边坡上的一小块平地上,传来了一声戏谑的声音:“这吹牛x么,一个人吹也就算了,两个人一起吹图个啥?图个乐呵,还是强烈的寻找自我的存在价值?” 闻声,朴恩策和大肚男脸上的表情均是一愣,循声望去。 只见,林昆正叼着个烟卷,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站在坡上,自上而下的向两人俯视过来,借着灯光与月光,身影似乎更高大了。 “你……” 朴恩策白皙俊俏的一张脸上,脸色骤然一边,道:“你是怎么上来的!” 林昆笑着指了指山顶另一边的一条路,道:“从那条路上来的啊。” 朴恩策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吃惊表情,道:“你走那条窄巷了?” 林昆笑了笑说:“还好吧,不是想象中那么难过,车漆都没掉一块。”说着,林昆已经开始从坡上往下走了,看着朴恩策笑着说:“这位高丽的哥们,实在抱歉,我赢了,我的车你也甭惦记了,你的手指头呢,现在开始是我的了。” “你敢!” 声势浩荡的一声吼,吼叫的是大肚男,关键时候这家伙还算有几分底气,横身就挡在了朴恩策的身前,怒目瞪着林昆说:“你要是敢碰我侄子一根毫毛,我保证你会……” 啪! 一声脆响,结实的一个大耳刮子狠狠的抽在了大肚男的胖脸上,力道很足,大肚男捂着被打的肿的老高的腮帮子,一声闷哼直接就向一旁栽倒,那肥实的大身板子呼通一声倒地。 “你……” 朴恩策怒目瞪着林昆就要扑上来,他好歹也是将近黑带的跆拳道高手,他有信心将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家伙给打倒。 “等等!” 林昆一抬手,笑着阻止道:“咱们愿赌服输,你不会要耍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