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山上有座庙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四十章:山上有座庙

第一百四十章:山上有座庙 心愿…… 张举疑惑了,自己有什么心愿?心里疑惑着,脸上就表现出来了,旋即向林昆问道:“我的什么心愿?” 林昆也不打算和张举拐弯抹角,就笑着说:“你不是想上面有人来制于亮和他爹么,只要你答应帮我的忙,两天之后我保证能见分晓。” 张举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将信将疑的看着林昆,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小伙子,你没开玩笑吧?” 林昆微微一笑,道:“张校长,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么?” 张举又略微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语气坚定的道:“行,只要能清除了磨盘镇的这两颗毒瘤,只要是我张某人能帮上忙的,就一定尽心尽力!” 张举和林昆并不熟悉,他之所以如此的表态,一来是因为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实在想不到林昆有什么骗他的理由,另外他也确实想让于大川父子得到惩罚,还磨盘镇一片晴明的天空,这也不光是他一个人的心愿,也是磨盘镇一干民众的共同心愿。 林昆满意的一笑,他果然没有看错人,他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们这里,又向张举凑近了距离,贴着张举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张校长……” 朝阳金色的余晖洒在马良山顶的小庙上,给这座平日里灰砖老瓦的小庙凭添一份生气,小庙的院落中央有着一个巨大的石墨盘,占据了整个院落将近二分之一的面积,这座小庙很空旷简陋,只有着一个供奉着神像的大殿,和旁边一个供僧人居住的低矮小屋,院子的中央除那一个大大的磨盘,再就是两棵生的形状怪异的老树,一棵是老槐树,另一棵是李子树,老槐树长的奇形怪状,枝繁叶茂开满了白色的槐花,整个做院子里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花香,李子树也是枝繁叶茂,整个的形状就像是一个大伞盖一样,下面摆放着一张简单的石桌和几把石椅。 此时,石桌旁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的模样,短发脸颊削瘦,国字脸浓眉毛,一双精光湛湛的眼睛,仿佛天空中翱翔的雄鹰一般锐利。 这男人穿着一身灰色的短袖道袍,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靸鞋,正坐在石桌旁吃着早餐,他的早餐简单而又丰盛,一大只烧鸡和一碗小米粥,另外还有凉碟小菜,桌上摆着一个青花瓷小酒壶,手里握着个青花瓷的小酒盅,酒香四溢起来,和小庙里清冷的香火味儿黯然混淆在一起。 平常的一顿早餐就这么有酒有肉,可见这道士的生活不赖,至少比这座看上去寒酸窘迫的小庙要好上许多。 “师傅!” 随着一声喊叫,于亮领着一群小弟风风火火的走进了庙门,马良山上有一条专门通向小庙的小路,那小路只能容人通过,没法开车上来,所以于亮等人的脸上都有着一层汗珠。 中年道士锐利的眼神向于亮看去,锐利的目光有些慵懒,同时有着一抹鄙夷的味道,他嘴角淡淡的一笑,回了一句道:“呵呵,你怎么来了?” 于亮领着一群小弟来到跟前,道:“师傅,徒弟挺长时间没来看你了,今个特意过来看看你,上回我让人送的那两箱茅台咋样,地道不?” “还好。”中年道士淡淡的一笑,目光轻蔑的在于亮和他身后的小弟身上打量了一番,除了于亮之外,那几个小弟的身上都有泥土,而且脸上都带着伤,他淡淡的一笑,道:“呵……看样子是遇到了麻烦了吧?” 于亮坐在中年道士的身旁,马上一脸愤然的道:“师傅,这次你可要帮我!” 中年道士自顾的喝酒,“说说。” 于亮道:“我那没过门的媳妇回来了,还给我领了个野男人回来,我今天早上琢磨着好好教训那小子一顿,不成想那小子是个硬茬,把我的弟兄都给打了!” “哦?”中年道士嘴角浮现一抹饶有兴致的笑容,反问一句:“他一个人打了你八个小弟?” “是啊!” “呵……”中年道士放下手中的酒盅,站了起来道:“你跟我到房间里谈吧。” 于亮答应一声,命令小弟们在外面等着,跟着道士就进了正殿旁边的一个偏房里,屋里简陋光线昏暗,中年道士坐在了炕沿上,拿出一副谈生意的口吻道:“说说吧,你于大公子这回准备开出个什么价码?” 于亮心中鄙夷,暗骂:“好你个白眼狼,吃老子用老子的,老子还替你保守秘密,遇到点事让你帮忙,你竟然还跟老子坐地起价谈价码!” 心中虽然鄙夷,不过面上于亮还是很尊敬,笑着道:“师傅,咱们师徒俩怎么还谈起价码了,这多伤感情啊,再说咱们不早就是自己人了么?” “呵……”中年道士冷言讥讽道:“于大公子,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和你是自己人了?” “师傅……” “叫一句师傅就是自己人了?” “……”于亮脸上的表情难看起来,他虽然对这中年道士心有畏惧,但在磨盘镇的地界上,他一向都是以太子自居,在这地界上绝对没人能跟他耍横! 于亮脸上的表情冷冷的一笑,道:“师傅,你既然这么说话的话,那有些事情我想我也没必要帮你瞒着了,杀人越货、鸠占鹊巢,这罪名可不轻。” 中年道士的脸色陡然冰冷,齿缝里透出一丝凉气,道:“你是在威胁我?”旋即又冷哼一声,“你大可以马上就去镇上报警,说我杀了这庙里的老道士鸠占鹊巢,让他们派人来抓我,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那些民警找到我之前,我会宰了你们全家在黄泉路上陪着我。” 于亮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畏惧之色毫不加掩饰,他微微的一眯眼,脑海中浮现出当日那个老道士惨死的画面,一股子清冽的寒意穿透脊骨。 “师,师傅……”于亮嘴角牵强的笑了笑,咽了口惊恐的唾沫,道:“刚才是徒弟不懂事,你千万别忘心里去,什么价码不价码的,一切都按照师傅你说的算,只要在我于亮能力范围能的,我绝对不讨价还价!” “呵呵,你早拿出这份诚意来不就好了?”中年道士阴测测的冷笑,本来我只想要这个数——他伸出了一个巴掌,“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得再给我加个零。” 于亮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凛,哆嗦着道:“师……师傅,那是多少啊?” 中年道士依旧冷笑,瞥了一眼于亮道:“你小子难道不识数么?五十万!” “这……”于亮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中年老师冷言的讥讽道:“别跟我说你拿不出这些钱,即便你拿不出,你老子也应该拿的出,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半年多了,你们爷俩的那些脏事我听说了不少,反正你老子那都是不义之财,要是不拿出点来孝敬我,呵呵,就别怪我让你们黄泉路上……” 不等中年道士把话说完,于亮马上道:“我给!” 快到傍晚的时候,于亮才来包子铺来取车,这次他是一个人过来,从态度和表现上来看都是毕恭毕敬的,仿佛从前那个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于大衙内一下子变了性子,就好像是普通乡间的一个有礼貌的年轻人一样,这让冯远志一家以及刚好在包子铺里吃包子的镇上的人们皆是一阵的诧异。 看着于亮那张伪善的笑脸,以及他那一口一个哥喊着,林昆一眼就看出,这小子的背后肯定藏着一个阴谋,只是不管这阴谋是什么,林昆此时都不屑去想,反正料他这个乡镇的小衙内也折腾不出什么大的浪花。 在包子铺待了一天,林昆帮冯远志夫妇打了一天的下手,有他在帮忙,冯佳慧自然就不用再进厨房里,空余出的时间就和韩心一起到镇上转转。 冯远志夫妇见林昆不但长的模样英俊,而且干起活来还很是踏实,重要的是他好像还把于亮给降伏了,早上被于亮带走之后非但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反倒是于亮傍晚过来的时候表现的毕恭毕敬,冯远志夫妻俩满意、诧异的同时,也偷偷的说起了悄悄话,最先是李花开的口: “老冯啊,你看小林这小伙子怎么样?”趁着林昆去卫生间的功夫,李花小声的问冯远志道,冯远志琢磨都没琢磨,直接就回道:“一个字,好!” 李花满意的微笑,“我看这小伙子也不错,哎,依你看他跟咱闺女啥关系?” “这我还真看不出来,不过看他早上维护佳慧的那模样,差不离是男女朋友。”冯远志笑着小声道。 李花道:“咱家佳慧要是真找了这么个姑爷,我倒是挺满意的,就是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要是工作再好点,我就百分百的满意了。” 冯远志笑着摇头,看着李花道:“孩子她妈,不是我说你,你咋啥事都要往完美了想呢,我看只要这小林能对咱闺女好,我就百分百满意了。” 李花佯装不愿意的道:“我往完美想怎么了,咱家佳慧可不差,为什么都不能要求完美一点,就咱家闺女长的,那在咱们十里八乡的可是首屈一指,而且咱家闺女要学历有学历,要工作有工作,还温柔贤惠……” “得,你说的都不假。”冯远志打断道:“咱闺女是好,那是在咱们这个小地方,要是在大城市里还不一定什么样子呢,就说一起来的那个小韩姑娘吧,人家跟咱姑娘比起来模样不落下风吧,而且看人言行举止,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落出来的大家闺秀,这家世就比咱们家强啊!” 李花马上恍然,虽然心里有些不服气,但不得不承认冯远志说的都是事实,她想了想又道:“老冯,要不待会等小林回来了,你摸摸底呗?” “摸啥底?”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喜不喜欢咱家闺女,他和那个小韩是什么关系……” 冯远志马上白了老伴一眼,打断她道:“行了,这么八卦的事我可干不了,要问还是你自己问吧,我手上的活还干不完呢。”说着抱着面团转过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