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一章:父亲的承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父亲的承诺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父亲的承诺 中午,11点30! 梧桐巷茶楼前一片热热闹闹,来了不少人,其中多是沈城地下世界的一些大佬,或者是商界的一些大佬,这些人完全属于不请自来,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得来的茶楼开业的消息。 林昆本来是不想让这些人知道的,他就想简简单单的把这茶楼给开业了,叫上余宗华夫妇和韩唯政夫妇两对长辈,给这开业典礼增添贵气,现在可倒好,来了这么多的人,光送来的花篮,就已经把茶楼的门口给围的严严实实了。 甚至,有的花篮都摆到了马路边上,影响了公共交通都。 两辆黑色的国产轿车停在了茶楼的门口,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余宗华夫妇和韩唯政夫妇,林昆带着蒋叶丽、韩心还有余志坚亲自过来接,车门一打开,林昆便歉意的向两对长辈道歉: “余叔,韩叔,两位婶子,实在是抱歉,我没想到今个这儿会来这么多人,你们要是抛头露面不方便,一会儿到茶楼里面坐,我保证让这些人不打扰到你们。”林昆苦笑说。 林昆之所以这么安排,倒不是说余宗华和韩唯政两人的官架子大,实在是今天这儿太热闹了,他们俩的身份太敏感,万一再登了报纸传点什么流言蜚语来,对两人不利。 余宗华和韩唯政相视一眼,很默契的笑着说:“昆子,你想多了,我和你韩叔做事光明磊落,不在乎捕风捉影的那些事。” 韩唯政笑着说:“何况今个儿还是我女儿出来创业的日子,我这个当父亲的出来支持一下,也是应该的。” 见两位长辈这么说,林昆倒也宽心了,走在前面为两位长辈带路,并介绍说:“余叔,韩叔,待会儿剪彩需要你们和两位婶子剪彩,给这茶楼添一些贵气。” 余宗华笑着说:“我没问题啊。”转过头对韩唯政说:“韩书记呢?” 韩唯政笑道:“我女儿将来是这茶楼管事的,我更没问题了!” 这两人答应的很痛快,林昆将目光看向王兰和徐洁,王兰笑了笑说:“都是男人的事,我们做女人就不跟着搀和了。” 听王兰这么说,本来还在犹豫的徐洁,也笑着说:“我也不参加了。” 林昆见两位婶子都不参加,本来还想再邀请,余宗华这时接过话头,笑着说:“昆子,他们俩不愿意参加就别强求了,你的这两位婶子又不会跟你弄虚作假,就随了她们吧。” 林昆只好笑了笑,说:“那好吧!” 余宗华和韩唯政的到来,一下子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在人群中炸响,轰隆隆的看不见硝烟,却弥漫在众人心底。 在场的这些人,不少都是在沈城里算的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即便是那些个黑道出身的,也都有那么一两个明面上的产业。 这些人对余宗华和韩唯政这两位一省顶尖大员的崇敬,自然是三言两语难以形容,简单直白一点的说吧,余宗华和韩唯政的一点栽培,可能就会让他们的社会地位更上一层楼。 这倒不是说让余宗华和韩唯政腐败或是怎么样,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政府如果有一个项目要开发,从中选择出一批人来,那么被选中的人很有可能就因为这个项目更上一层楼。 这些人只是站在一旁跟余宗华和韩唯政打招呼,没有人第一个上前,不光是忌讳两人的身份,怕自己上前贸然,更有一层关系是怕林昆不愿意,如今的林昆可不是刚来沈城的那一会儿,今天这些人肯到场来捧场,就表示对林昆已经认可了,这个年轻人将是未来主导辽疆省地下世界的新王。 林昆自然看出了这些人心里的犹豫,走到余宗华和韩唯政两人的身边,笑着低声说:“余叔,韩叔,这些人都想过来跟你们握手,你们两个要是有意见的话,我就……” 余宗华笑着说:“我们本来就是父母官,在场的都是父母,岂有摆架子的道理。” 韩唯政也笑着点头,说:“老余说的有道理,我同意。” 林昆笑着说:“那你们二位就受累了。”说完,转过头对站在两旁的一干人等笑着说:“大家也都别矜持了,想和余省长、韩书记打招呼的,都上前来吧,这才有诚意。” 闻言,众人的脸上都是一喜,看向林昆的目光也充满了感谢。 要知道,平日里他们要想见余宗华和韩唯政一面可是很困难的,先得是找省政府办公大楼里专门负责预约的秘书预约,然后还得看省长和书记的具体安排,然后还得看临时变更…… 一番复杂的程序下来,还得看自己要见省长和书记的理由充不充分。 这绝对不是说省长和书记的架子大,而是他们看起来高高在上,实际上每天都要有一堆的政务处理,比正常人不知道忙了多少倍。 在场的不少人,韩唯政和余宗华都知道,不是听说过,就是见过,一番的握手下来,大家的情绪都很高,大多数人都觉得今天过来简直是超值,不光给了林昆面子,还有幸和省长和省委书记握手。 今天到场的记者,几乎也是同样的心情,没想到能拍到省长和省委书记,回去后一定能得到报社的赞扬和奖励。 11点58,准时的剪彩摘红,在一片鞭炮的隆隆声中,梧桐巷茶楼开业了,古色古香的大牌匾,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古韵的光芒。 一番祝贺的话不绝于耳,林昆也笑着一一回应,中午的饭局在附近的一个大饭店里,星级不高,不过环境和彩色不错。 来的人里自然没人会挑剔这些,对于他们来说,今天到这儿来祝贺,最关键的就是给林昆这个地下世界里的新王留一个好印象。 余宗华和韩唯政两对夫妇没有在饭局上多待,象征性的坐了一会儿后,便走了,主要是这种场合他们待的时间久了不合适。 林昆亲自送他们下楼,韩唯政单独把林昆叫到了一旁,意味深长的看着林昆,半天也没有说话,脸上表情有些复杂。 林昆知道韩唯政心里想的什么,歉意的笑了笑说:“韩叔,我知道你心里怪我,可我真的想帮韩心,让她实现自己的价值。” 韩唯政叹了口气,拍了拍林昆的肩膀苦笑道:“你知道我心里想的不是这个,我和你婶子就韩心这么一个闺女,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她的感情。” 林昆苦笑,他想承诺什么,可发现根本承诺不了,在这个世界上除非天塌下来,否则他是不会和楚静瑶分开的,楚静瑶是他的合法妻子,那其他所有的女人就只能没有名分。 林昆的心里忽然间感动,被韩唯政对韩心的父女情感动,一个坐到了辽疆省省长位置的男人,却要忍受着自己女儿跟一个注定没有名分的男人在一起,他的心里有多苦? 林昆目光坚定的看着韩唯政道:“韩叔你放心,我一定不让韩心受到伤害!” 韩唯政笑了笑说:“好,我相信你说的话,但你如果要是让韩心受到一点伤害的话,我就算是丢了这顶乌纱,也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说这番话的时候,韩唯政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但林昆心里清楚,这是一个父亲的承诺,绝对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