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野马战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野马战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野马战 李山是个实在人,到了晚饭的时间,林昆和蒋叶丽本来要离开,可他硬是拖着两人留下来吃晚餐,盛情难却,林昆和蒋叶丽只好留了下来。 吃饭也是在茶楼里,茶楼有专门的厨师,还真别说,厨艺不错。 李山特意给她老婆打了个电话,要介绍给林昆和蒋叶丽认识,主要是为了以后办贷款更方便,李山也毫不避讳的跟林昆讲,他就是急着把这茶楼兑出去,总赔钱他吃不消。 李山的老婆也是个热情人,跟李山一样也很实在,当着林昆和蒋叶丽的面也不避讳,反正是把李山连同这茶楼一起碎叨了一遍,并嘱咐林昆可一定要还个思维方式经营。 林昆笑着问:“李哥,李嫂,你们这么实在,就不怕我改变主意不收购了?” 李山和媳妇一起愣了一下,李山的媳妇有些担心,倒是李山很坦然,举起茶杯道:“收与不收都没关系,能认识你这么一个好朋友,比什么都值!” 林昆哈哈笑道:“李哥,就冲你这句话,我也不能食言。” 饭吃的很开心,席间以茶代酒,吃过了晚饭,林昆和蒋叶丽告辞离开,蒋叶丽和李山的老婆约好明天去银行办贷款。 把蒋叶丽送回了维多利亚酒吧,林昆并没有下车,蒋叶丽只是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聪明的女人就是这样。 林昆开着车,来到了韩心居住的小区,车停在了楼下,打通了韩心的电话,“韩大美女,睡了么,带你去个地方?” 韩心从楼上下来,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上半身一件休闲装,长发披在肩上,白皙的脸颊上一点妆容也没有,估摸着是刚刚洗漱完毕准备睡觉,也没补个妆就直接下楼。 只能说,美女不愧是美女,即便是不施粉黛,依旧美的令人心生荡漾。 韩心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微微的歪过头看了林昆一眼,笑着说了声:“不错,有进步,知道主动来找我了。” 林昆一脚油门踩了下来,笑着说:“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以前很十恶不赦似的。” 韩心微微撅嘴,道:“你以为呢?你就是个没良心的混蛋。” 林昆笑着说:“那好吧,今天就当我良心发现了,给你个惊喜。” 韩心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但还是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道:“什么惊喜?” 林昆歪过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好奇就说出来,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我才没有呢!”韩心语气倔强。 野马车一路开到了茶楼,停在了茶楼的门口,此时的茶楼已经打烊,借着路边的灯光能看出来外观的轮廓,林昆从车上下来,韩心也随之下来。 林昆站在茶楼的门前,笑着说:“你觉得这儿怎么样?” 韩心望着茶楼,站在林昆的身边,笑着说:“外观来看不错,但这地理位置太偏僻,恐怕生意不会太好吧。” 说着话,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脸上的表情惊讶起来,又充满了感激,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这,这茶楼……” 林昆笑着说:“干嘛,表情不用这么夸张,答应过给你开间茶楼,顺利的话要不了几天,你就是这儿的大掌柜了,年薪三十万,再加上年终的分红,不知韩小姐意下如何?” 韩心的眼眶忽然有些湿润了,林昆赶紧安慰,“别别别,你可千万别哭啊,要是被韩叔看到了,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韩心天生就是一个小女人心性,林昆越是这么说,她心里就越是感动,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抬起手捶着林昆的胸口,“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你越是这样,我就越……” 剩下的话没好意思开口,但林昆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 林昆笑了笑说:“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这儿的生意?” 韩心马上恍然,道:“对啊,这个茶楼地里位置这么偏僻,你给买下来不是等着赔钱么?” 林昆笑着说:“你我们要不要打一个赌,我保证能让这茶楼赚钱,就赌一个月的期限,我会让它变成沈城最火的茶楼。” 韩心半信半疑的看着林昆,道:“你,你没开玩笑吧?” 林昆笑着说:“敢不敢赌?” 韩心小胸脯一抬,道:“敢赌,当然敢赌了,你就吹牛吧你!” 林昆笑着说:“我要是赢了,你给我做一桌子菜,要求也不多,八菜一汤,必须做的正宗才行,我要是输了,听你的。” 韩心坏笑着道:“你要是输了,是不是我叫你干什么都行?” 林昆笑着说:“杀人放火可不行。” 韩心白了他一眼说:“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腹黑呀?你要是输了,你就……” “我干嘛?” “你娶我!” 似是鼓足了勇气,但说完了这番话,韩心还是低下了头,小脸红扑扑的。 “……” 林昆微微一愣,哭笑不得的说:“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韩心低着头,小声的说:“我知道,我不争名分,只要你答应做我的男人就行。” “这……” 林昆心中歉意,道:“你就不觉得委屈自己?跟你父母怎么交代?” 韩心抬起头一脸坚决道:“大不了我一辈子不结婚!” “唉……” 林昆叹了一口气,道:“行,我答应你,输赢我都答应你。” “真的?” 韩心脸上的表情激动起来,一把扑到了林昆的怀里,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结果林昆不给她挣脱的机会,紧紧的把她抱住,来了一记深吻。 两人吻了半天松开,韩心勾着林昆的脖子,红着俏脸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么?” 林昆眨巴了两下眼睛,装作茫然道:“不记得了,啥时候啊?” 韩心狠狠的在林昆的腰间掐了一记,“你个陈世美,让你装!” 林昆一把将韩心给抱了起来,塞进了野马车里,野马车咆哮着钻进了不远处的一个黑暗的路口,然后就见那结实的野马车,在黑暗里抖动着,频率越来越来快,越来越激烈…… 反反复复,将近快一个小时才停歇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