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蹂躏(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三十九章:蹂躏(2)

第一百三十九章:蹂躏(2) 马良山位于磨盘镇的外围,从整个格局上来看,跟磨盘镇的关系更像是邻居,这山的山势不高,气魄也不雄伟,不过植被却是郁郁葱葱的,一眼看去倒是给这座看似普通的山凭添了不少的灵气,尤其此时天边的一抹朝阳升起,自东方照射在山体上,山体上的那些青翠的绿叶更是被照射的光芒熠熠。 山下的一块空旷地上,停着三辆车聚集了十多个人,正是于亮他们那一帮人和林昆,于亮靠在车门前点了根烟,一副看好戏的架势等着看林昆被虐,他手下的那些恶奴们已经围住林昆,一起冲着林昆扑了上去。 于亮一边咂吧着烟,一边在心里合计着待会儿林昆被制服住了,他怎么收拾这小子,可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刺耳的惨叫声传来,他脸上那洋洋得意的表情突然怔住了,只见冲林昆扑上去的那些个小弟,在林昆的面前就像是任人宰割的萝卜白菜一样,随着林昆一拳一脚的挥出,全都前赴后继的倒了下去,一个个倒下之后全都在那咿呀的痛叫着,没一个能爬的起来的。 随着最后一声痛叫传来,冲上去的那八个小弟已经悉数躺在了地上痛吟,于亮脸上的表情彻底的僵住了,嘴角叼着的那根刚抽了一口的烟,随着嘴巴惊讶张开吧嗒一声掉到了地上,林昆一脸云淡风轻的笑容向他走了过来,抬脚在那烟头上踩了踩,戏笑着道:“兄弟,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旁边就是山界了,你这烟头不踩灭了烧了山怎么办?” 于亮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林昆,他活了这么大,还从未见一个人这么能打过,以一敌八,而且毫不费力的就将他手下的八条‘恶犬’给放倒了。 于亮脸上的表情由青变绿,再由绿变成墨绿,目光畏惧胆颤的看着林昆,喉咙不由的咕噜的咽下了一口唾沫,突然转过身就想拉开车门钻进车里逃跑,却被林昆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领。 “大哥,我错了,大哥,我真的错了……”于亮赶紧连连的讨饶道。 “呵呵,你哪儿错了?”林昆戏谑的笑道。 “我……”于亮的语气都颤抖了起来,“我不应该有眼不识泰山,触犯了你……” “还有呢?” “我……我不应该让人把你带到这来。” “还有。” “我不应该让我的小弟对你动手。” “你特么的给脸不要脸是吧!”林昆抓着于亮的衣领,猛的把他往车上一撞,“说来说去都特么的一个意思,你拿我当三岁的小孩子糊弄呢?” “我不敢不敢……”于亮赶紧连连道,后背被撞的生疼,牙齿都打颤了。 林昆冷笑一声,道:“我警告你,以后别再打冯佳慧的主意了,那是我的女人,另外也别再找冯家的麻烦了,否则的话……”指了指躺在地上咿呀的那些个小弟,“你的下场肯定比他们还要惨,听明白了么?” “明白,明白……”于亮脸色铁青的应道,先前的那股子嚣张跋扈的劲儿,此时在他的身上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此时低眉顺眼的模样就像是个活孙子一样。 林昆嘴角满意的一笑,突然扬起拳头冲于亮做出一个打的姿势,于亮顿时被吓的‘啊’的一声,双眼紧闭抬起双手挡在眼前,林昆也不是真的要打他,只是故意吓唬吓唬他,见他这副怂样,一把松开他的脖领,鄙夷的骂了句:“瞧你这副怂样,以后再少装逼了,小心挨雷劈。” “知道,知道了……” 林昆原地四周看看,周围虽然说不上荒芜,但也没什么正规的大道,磨盘镇虽然看似不远,但目测之下要走回镇上至少得半个多小时,平常走走也就算了,这炎热酷夏的,虽然还是早晨,但太阳已经越来越高了,走回去肯定会是一身的臭汗,林昆又回过头看看由于惊弓之鸟的于亮,把手伸了出来,于亮没明白林昆什么意思,林昆淡淡的道:“车钥匙。” 于亮二话不说,赶紧乖乖的把车钥匙掏出来给林昆,林昆接过车钥匙,淡淡的笑着道:“我先借你的车开回镇上,一会你到佳慧家去取。” 林昆开着于亮的suv就往镇上行去,等suv行远之后,地上躺着的那几个小弟有两个挣扎着爬了起来,来到于亮的跟前道:“亮哥,这是个硬茬啊!” 于亮反手就是一巴掌挥过来,重重的抽在了说话这个小弟的脸上,怒骂道:“没用的东西,这还用你告诉老子么,老子看不出他是硬茬么!?” 被打的小弟满脸委屈不敢吭声,另一个小弟刚要说点什么,见这阵仗只好强行把话咽了回去,于亮一脸怒不可遏的表情,指着站着的两个小弟,以及地上躺的那六个还在痛吟的小弟就骂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老子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紧要关头还比不上一堆萝卜白菜!” 一群小弟被骂的战战兢兢的低下头,于亮气呼呼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阵后,转过头目光森森的看向磨盘山顶上的那个小庙,“走,上山去!” 清晨的阳光化作一片金黄,洒落在磨盘镇的上方,将近处的矮楼和远处的屋檐都染上了一层金黄色,远处袅袅的炊烟,近处街上来往的行人,都为小镇构上了一层和谐的色彩,只是这和谐都只是表面上的,当有人看到林昆开着于亮的那辆suv驶过来的时候,街上的行人全都下意识的躲避了起来,他们不知道车上的是林昆,以为是于亮那无赖。 林昆把车停在了包子铺的门口,从车上下来后,包子铺里马上冲出了三个人,是冯佳慧、冯远志、韩心,他们本以为是于亮开车回来了,想出来问个究竟,结果一看是林昆,三个人半悬着的心全都放下了。 “小林啊,这是……”冯远志满脸的疑惑,指着于亮的这辆suv道。 林昆笑着说:“没啥事,我借着开开的,待会那小子会自己上门来取。”这边他刚说完话,突然就听旁边停着的那辆霸道车里发出砰砰的声音。 林昆起先有一丝疑惑,但马上就做出一副恍然的表情,并且赶紧向霸道车跑过去,他这时才想起来,跟着他一起来到磨盘镇的小海东青还在车上! 昨天刚到磨盘镇的时候,小海东青不知怎么的跑到了座位底下,林昆下车的时候无意的就把它给忘了,以至于把小家伙孤零零扔在车上一个晚上。 打开车门,小海东青扑棱棱的飞了出来,直接蹿上了林昆的肩头,扬起它那尖勾似的利嘴,就在林昆的肩膀上啄了一下,动作看似很迅猛,其实这小家伙是拿捏了尺寸的,旨在向林昆表达它被遗忘在车里的不满。 “哎呀,疼!”林昆哈哈的笑道,抬手摸了摸肩上的小家伙那光亮的毛羽,小海东青在他的肩膀上蹦蹦跳跳,看上去就像是小孩子在跺脚撒娇。 冯佳慧和韩心都知道小海东青,但还是被小家伙萌萌的表现逗的嘴角一乐,冯远志则是有些惊疑,他看着小海东青一会儿,问冯佳慧道:“佳慧,那是什么鸟呀?” 冯佳慧笑着说:“应该是小鹰吧。” 冯远志脸上表情震惊,而后小声的道:“我还以为是只小鹦鹉……” 小海东青被关在车里一夜,庆幸的是没有被憋死,不过小家伙是饿坏了,林昆特意让冯远志准备了一些生肉,小家伙一直把肚子撑的溜圆才停下,最后小家伙还要吃,林昆赶紧制止住,怕它把胃给撑爆了。 喂完了小海东青,林昆看看时间估摸着余宗华这时已经起床了,就拿着手机到外面打了个电话,这边刚和余宗华在电话里说完,就看见磨盘镇高中的校长张举骑着个老式的永久自行车从面前驶过去,想到余宗华刚才在电话里叮嘱的,林昆赶紧就快跑了两步追上了张举,喊了声:“张校长!” 张举听到有人喊他,就下意识的停下车回头,看到林昆后脸上有一丝疑惑,道:“小伙子,你是……老冯家的那个远方亲戚?” 林昆笑着道:“是啊,张校长。” 张举道:“你找我有什么事么?”本来就是一个和善的人,再加上跟冯远志的关系不错,所以张举对林昆的态度还是很和蔼的。 林昆看看周围道:“张校长,能找个地方坐坐,我们单独的聊聊么?” 张举心里越来越疑惑了,笑着说:“小伙子,你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我跟老冯也都是老交情了,你跟我不用那么客气。”他说的这倒是心里话。 林昆看看四周,这小镇上不比城里,能有个茶室咖啡厅什么的,他笑着指了指一旁的一条胡同口,那正好有块干净的石阶,“张校长,我们到那去坐坐?” 张举点点头,两人走了过去。 两人坐下之后,林昆从兜里掏出根烟递给张举,又拿出火机替他点着,一切看上去都是客客气气的,张举对这个年轻人的客气很受用,脸上的表情更是和善起来,他笑着问:“小伙子,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说吧。” 林昆微笑着道:“张校长,昨天你和冯叔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张举的脸色顿时一凛,目光骇然警惕的看向林昆,他只知道林昆说的是指什么话,是他让冯志远上访举报于大川父子的话,这话要是传到了于大川父子的耳朵里,他真不敢想象后果,所以不由得他不害怕。 林昆看出了张举的心思,马上笑着说:“张校长,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是初来乍到贵镇,跟于亮那个无赖没有任何的交集,不会把你说的话告诉别人的。” 张举这才放下心来,可难免还是有些顾忌,他问道:“那你来找我?” 林昆笑着说:“我有件事要拜托你,如果你能帮我的话,正好能遂了你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