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狂揍狗道士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狂揍狗道士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狂揍狗道士 听了那刘总电话里的话,李光友气的差一点没晕过去,不过不等他张口开骂,林昆却是讥诮的开口道:“刘总,我刚才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你好自为之。” 电话的对面突然沉默了,愣了那么一脸秒钟,刘大山语气低沉的说道:“林老大你放心,你说的我一定不敢怠慢。” 林昆呵呵一笑,道:“跟你周围的那几个帮派也都打声招呼,你们要是不听话,我不介意把你们从辽疆省抹去,你可以当我是在开玩笑,但这玩笑我只开这一次,没有第二次。” 刘大山的声音有些发虚,道:“林老大,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了,李光友脖子僵硬的转过头,目光深深诧异的看着林昆,他听说过林昆这个人,整个辽疆省都在传这小子是条过江龙,可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子能把那刘大山吓成这副尿性,简直就比亲儿子见到了亲爹还特么的尿性。 操! 李光友嘴里头不敢骂,心里头却是大骂了一声,他的性格也是挺轴的,一个刘大山对付不了你姓林的,老子认识的人多了去,今个老子还就不信了,没人治得了你这无赖! 电话一次一次的拨出去,结果都和那刘大山差不多,开头的时候说的豪云壮志,恨不得马上飞过来替他出气,但一听说对方是林昆,维多利亚酒吧的林昆,刚刚灭了王勤虎的林昆之后,这些人的反应如出一辙,马上把电话给挂断了。 盲音一次次的响起,李光友也渐渐放弃了,手机快没电了,通讯录从头到尾打了个遍,能人都找了,没人敢来帮忙。 林昆冲身旁的服务员笑着说:“倒杯水来,给李道长润润喉,再把杜姑娘请下来,在我的地盘欺负我的女人,这帐得算算。” 服务员应了一身,嘴角抿着一丝微笑便去倒水叫杜婉怡了。 片刻的功夫,水端过来,一身休闲装的杜婉怡也从楼上下来。 杜婉怡生的漂亮,肤白貌美,睫毛长,大眼睛高鼻梁,有那么几分外国人的娇俏模样,此时穿着一身休闲装,身材也是衬托的一览无余,就连林昆看了都觉得几分惊艳。 所以,刚才这李道长一下子没忍住犯了咸猪手也在情理之中。 对别人林昆不管,但对跟他有关的女人,这事跑不了。 “李道长,先喝水润润喉吧,打了那么多电话,嗓子快冒烟了吧。”林昆微笑着说,亲手将水杯递到李道长的面前。 李道长抿着嘴角,满脸惊骇恐惧的看着林昆,嘴唇哆嗦着说:“我,我不想喝水,可以给我换一杯热茶来么?” 林昆伸手在茶杯上触碰了一下,笑着说:“茶确实凉了……”说着,猛的提起茶杯,哗啦一下就泼在了李光友的脸上。 只见李光友那本来就满是恐惧的脸,一下子被泼了个通透,绿色的茶叶黏在脸上好几片,但尽管如此,他愣是眼睛没敢眨一下,生怕眨眼的功夫,林昆的大巴掌就抽了过来。 “道长,今天我得给你上上课,这个做人么,得有底线,尤其你这种打着道教旗号的人,就更得与众不同一点。” 说着话,林昆抽出根烟叼在嘴上,痞里痞气的道:“现在这社会上,信奉道教的人越来越少,你知道为啥么?” 李光友胆怯的附和,道:“为啥?” 林昆陡的就是一个大巴掌扇了下来,那清脆的耳刮子声,再次响了起来,身旁站着的小服务员和杜婉怡都本能表情一愣。 而李光友则是一声惨叫,整个人呼通一声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捂着半边肿的跟馒头一样的脸颊,趴在地上直哼哼。 林昆可真不是惯孩子的人,接下来冲着这个李光友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最终干脆把这李光友打的像死狗一样讨饶。 杜婉怡怕再这么打下去会闹出人命,伸手拉着林昆说:“够了。” 林昆却是怒气冲冲,他最看不惯这种玷污了神圣的败类,道教可是华夏传承多年的教派,就因为有了这么一群败类,搞的有些凋零。 “打死了这混蛋我来负责!”林昆抡起了巴掌又要抽。 “亲祖宗,我求你了,别打了,我这身子骨都快要散了……”李光友趴在地上讨饶,听到这边动静的余志坚也走了过来。 大致的跟小服务员了解了一下情况后,林昆是停下来了,余志坚的大脚板子又踹了下去,这李光友差点被打死。 最终,林昆拖着死狗一样的李光友,指着杜婉怡说:“道歉!” 李光友心里百感交集,在道士这一行混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这么窝囊,可他不服不行啊,电话都快打没电了,也没个人敢来帮他,他成天到晚招摇撞骗,今个咋就没想给自己算一卦,居然遇到了这么一个大杀神。 “姑娘,对不起,刚才都是我混蛋,我欠教训,我再也不敢了……” 李光友连声哀求,有气无力的模样仿佛随时都能嗝屁一样。 林昆冲大厅里的服务员们喊了一声:“都过来拍照,然后发微博发朋友圈,这种败类得让更多的人了解了解。” 李光友有意的抬起手要挡脸,余志坚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挡一下试试!” 李光友顿时哆嗦的不敢挡了,任凭一群人对着他拍照。 林昆笑了笑说:“都打成这副德行了,照片也看不出来是谁,李道长还得请你自述一下。” 李光友心里头有一万个不愿意,但再怎么不愿意也不敢忤逆,只的乖乖的把自己的身份信息说了出来,被周围的这些小服务员们发到了网上。 “滚吧!” 林昆冲着李光友的屁股踹了一脚,这李光友一瘸一拐的就逃了。 余志坚凑过来说:“昆哥,要不要我带人去抄了那道教协会?” 林昆笑着说:“不用,我相信道教里还是好人多,这败类只是其中的一个另类。” 杜婉怡有些担心的说:“昆哥,那莫叔的法事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老莫的法事一定不会耽误,没了道士咱们请佛家的大师,总不会比这个下三滥的道士差。” “嗯。” 杜婉怡感激的道:“昆哥,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