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不在服务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不在服务区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不在服务区 夜色扑朔迷离,回到维多利亚酒吧,余志坚就跑到旮旯里给陆婷打电话了,陆婷现在在中港市,余志坚每天都备受思念的煎熬,要说这实际上痛并快乐的感觉,异地恋再贴切不过。 思念一个人爪心挠肝,却不在身边,想起心中便是甜蜜。 蒋叶丽不在,不过倒是有一个一身道袍的人正坐在酒吧的大厅里,有一个小服务员专门站在他身旁伺候着,桌子上摆着一碗茶,一个空酒杯,还有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见林昆回来,马上便有服务员迎过来,在林昆的耳边小声低语了几句,林昆大概知道这道士是什么来头的了,省道教协会的,名头还很响亮,省道教协会的副会长兼授业讲师。 林昆走了过来,态度和善的打了声招呼,“李道长,幸会!” 哪知人家李道长很有范儿,只是斜眼瞥了林昆一眼,便继续翘着二郎腿嗑瓜子,好似眼前根本就没这人似的。 嘿…… 老子这小暴脾气,林昆本以为要拜托人家给莫枯办一场法事,得客气一点,另外对这些道教中的高人,心中也很尊敬,没想到这货这么不识抬举,咱的热脸贴了人的冷屁股。 酒吧里的服务员都是心思机灵的,一直陪在这道长身边的服务员,赶紧陪着笑脸说:“李道长,这位是我们的林老板。” “林老板?” 闻听之后,这老道长倒是回过头看了林昆一眼,目光里丝毫的尊敬也没有,倒是带着几分不屑,冷冷道:“我是你们蒋老板请来的,不认得什么林老板,请蒋老板出来见我。” “呵……” 林昆倒也不气不恼,笑呵呵的说:“李道长架子好大啊。” 李道长脖子一歪,有些挑衅的瞪着林昆,“我听说过你,一身杀孽,下辈子注定要坠入轮回做牛做马,你今天要是能打动我,或许我可以做一场道事化解了你的一身血腥。” “哎哟喂,那我可真得谢谢你了,我还真怕做牛做马做畜生,要不你开个价吧,只要我能拿出来,多少钱都没问题!”林昆陪着笑脸,忍着心里的恶心一副虔诚的模样道。 这李道长见状倒是颇有几分满意,捋了捋下巴上那稀疏的几根胡子,嘴角得意的一笑,道:“好说,好说……” 既然这道长是来商量给莫枯做法事的,那杜婉怡应该在场啊,拉过一旁的服务员就问道:“怎么不见杜姑娘人。” 服务员脸颊一红,小声的说:“刚才杜姑娘本来是在这的,后来这道长突然伸手摸了杜姑娘的胸,杜姑娘才气的离开。” “哦……” 林昆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却是没变,李道长斜着眼睛看过来,疑惑了一声:“怎么着,林老板是在怀疑老道的道行?” 林昆咧嘴笑,脸上的笑容更夸张了,上前一步走到李姓道长的面前,抬起手来就是一巴掌抽了下来…… 啪! 声音那叫一个清脆,李道长被打的一懵,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旁边的小服务员也是忍不住惊讶的叫了一声,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李道长捂着脸,满脸诧异愤怒的瞪着林昆吼道:“你干什么你!” “你特么傻呀!”林昆笑着骂道:“老子抽你的耳刮子呢!” “你……你敢随便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我报警抓你!”说着,李姓道长从他那长袍下掏出手机,一不小心掉出来了一个小物件,定眼那么一瞧不是别的,是安全套。 这孙子果然是一个披着道袍的色狼。 李道长弯腰就要去捡那避孕套,林昆却是一脚踩在了上面,李道长吓了一跳,赶紧把手缩了回来,抬起头就冲林昆吼道:“小子,你别太过分!别以为你是黑道上的人,老道就怕你了,咱在政府里也有关系,信不信端了你这老窝!” “哎哟喂,可真是吓死我了,你还是先打电话报警吧。”林昆戏谑的笑道,话音刚落,大巴掌又是抡了起来。 啪啪…… 一连两声脆响,直接把这李道长从椅子上给打翻了下来。 李道长捂着被抽的高高肿起的脸颊,嘴角淌着一丝血迹,话里却还是不服软,吼道:“等警察来了,看你怎么收场,老道我在辽疆省还是有些名头的,随便喊几个人来……” 林昆笑着打断道:“行啦,你特么就别吹牛了,今个你能叫多少人来尽管叫,叫来一个老子打一个,叫来一双老子打一双,就真是辖区的派出所来人了,也不敢把老子怎样!” “你,你等着!” 报警电话拨通了,李姓老道气喘吁吁的就嚎道:“我在维多利亚酒吧,这儿有一个王八蛋要杀我,快来救救我!” 电话的对面,负责接线的警察估摸着也是挺讨厌这道长的语气,重复的问了一句:“你在什么位置,没听清啊。” “维多利亚酒吧,限你们十分钟赶到!”李道长牛哄哄的道。 电话里的民警愣了愣,他们常年接报警电话,什么样的奇葩都遇到过,遇到那种正常的报警,他们一定马上响应,但遇到这种傻不拉几的玩意儿,他们都是直接挂断电话。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李姓老道顿时更火大了,这警察也不给他面子。 林昆在一旁笑着提醒道:“道长,你刚才没报名号,人家不知道你是谁,你把名号往外一亮,估计马上就响应你了。” 尽管对林昆满心的不满,不过人家的话确实在理,李道长马上又拨了110,电话刚一接通就报上名号道:“我乃辽疆省道教协会的副会长李光友,同时也是道教协会的授业老师……” 说来也巧了,对面接电话的,就是刚才接李道长电话的那位民警,不等李道长把话说完,人家冷笑了一声打断:“臭傻x,不认识!你再打骚扰电话,别怪我向有关部门举报你!” 嘟嘟嘟…… 电话再一次挂断了,李光友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还是林昆一个大巴掌抽过来,让他暂时清醒了一些。 摸着脸颊一脸怨毒的瞪着林昆,“你瞪着,我叫人来!” 说着,手中的电话又拨了出去,这一次是打给社会上的人。 这李道长常年在外面给人做法事,再加上能算命会忽悠,倒也结交了不少社会上的人,有的有头有脸,有的也是混黑道的,不夸张的手,就他跺脚一呼,正常肯定有人来捧场。 电话很快接通了,不等李光友开口,对面就传来了恭敬陪笑的声音:“李道长,好长时间不联系,您最近可好!” “不好!”李光友生硬的道,为了达到震慑林昆的效果,干脆直接摁了免提,喘着粗气道:“我出了点事,被一个无赖给打了,刘总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带些人过来帮忙。” “啥?” 电话对面的刘总一声怒叫:“谁特么的敢打李道长,我这就带人过去把他给平了,在沈城还灭有我刘大山平不了的事!” 林昆在一旁笑着说:“沈城南边大刀帮的刘大山?我正好要找你,听说你手底下的场子里竟是些见不得光的勾搭,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要是还这么副德行,可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你特么谁啊?”刘大山语气嚣张的吼道:“找死说一声!” 李光友接过话头,道:“刘总,这人叫林昆,是个无赖!” “林昆?”刘大山疑惑了一声,“这名字咋这么熟悉。” 李光友催促道:“刘总,我现在在维多利亚酒吧,你快带人过来,今天这事你要是处理的漂亮,我帮你做一场法事调节你的生意磁场,保证让你的产业明年能再……喂,喂喂?” 嘟嘟嘟…… 电话里再次传来了盲音,李光友咬牙切齿,简直要抓狂了,执拗的再次将电话拨过去,电话马上接通了,不等李光友开口,就听刚才那刘总的声音模仿着电话不在服务区的声音说道:“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在服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