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太欺负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太欺负人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太欺负人 挂了电话,林昆的脸上闪过一抹萧杀,蒋叶丽在一旁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林昆站了起来,道:“杀丁锦玉的凶手找到了,我过去处理一下。” 蒋叶丽道:“你的伤?”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志坚在那儿等着我,用不着我出手。” 林昆已经往楼下走去,蒋叶丽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一句:“小心啊!” 林昆回过头,笑着说:“放心吧,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就是个千年祸害。有时间的话,帮我找一个茶楼买下来。” 蒋叶丽诧异的道:“你要开茶楼?” 林昆笑着说:“以后就有专门喝茶的地方了,不错吧。” 蒋叶丽哭笑不得,道:“就为了一个专门喝茶的地方就开茶楼?” 林昆笑着说:“找好了告诉我,趁着洪林门的周典没来找我报仇之前,这茶楼得红红火火的开起来。” 蒋叶丽叹了口气,说:“你这心得有多大,那边跟洪林门要开战了,这边还琢磨着开茶楼。” 林昆已经走到了酒吧大门口,背对着蒋叶丽说道:“等周典那老家伙找我拼命,我得先请他到茶楼里喝一杯。” 林昆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蒋叶丽笑骂一声:“疯子!” 林昆开着野马车,来到了三里庄,三里庄也是位于沈城的市郊地带,是一片有待开发的农村,家家户户门口的墙上,都用红油漆写了一个‘拆’字,外面扩一个大圆圈。 本来这村里经济萧条,小年轻的一个个都好吃懒惰的,姑娘倒还好说,怎么着都能找一个对象,多数选择嫁到外边。 年轻的小伙子嘛就犯愁了,没啥正经的工作,又好吃懒惰,谁家的姑娘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讨媳妇一直是村里最沉重的话题。 不过自打来了几个政府的人,在墙上写了几个大红色的‘拆’字后,这家家户户接连的讨到了媳妇,还一个比一个俊呢。 哎…… 这年头不得不感叹一声,富二代,官二代,还有那拆二代。 野马车停在了村口,余志坚就一个人在这,坐在村口的大石头上抽烟,见林昆来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就迎了上来。 见林昆脸色不太好,余志坚关切的问:“昆哥,你没事吧?” 林昆笑着说:“死不了。那些部队的兄弟都回军区了?” 余志坚咧嘴一笑,道:“还真别说,你让我带给军区首长的那一箱雪茄真好用,首长说了,下次需要帮忙尽管吱声!” 林昆哈哈笑道:“估摸着等他抽出那雪茄是假的,就好跳脚骂娘了。” “昂?” 余志坚惊诧的看着林昆,两条眉毛耷拉了下来,道:“昆哥,那你可把我害苦了,拿假烟糊弄首长,我以后可怎么混啊,估摸着他能给我爸打电话,让我爸拿腰带抽我。” 林昆嘿嘿笑道:“放心吧,也不一定抽的出来,是正宗的雪茄,只不过不是古巴货,少了古巴姑娘大腿上汗渍的味道。” 余志坚长长的舒了口气,道:“这我就放心了。” 两人闲扯了两句,就开始向村子里走去,一路上遇见几个小年轻,都是无所事事的蹲在路边上打扑克,见有外人进来,有的马上拍拍屁股起来,凑上来说:“大哥,政府的么?” 这一看就是把林昆和余志坚当成政府下来负责拆迁的人了。 这些个小年轻整天无所事事,就等着拆迁领到赔款实现梦想。 林昆最初还解释两声,最终干脆不搭理,说句心里话,像这样年轻力壮却整天无所事事的大小伙子,不招人待见。 余志坚道:“昆哥,那个郁镇住在村子的最里头,我打听过了,他刚才这村子三天,出手倒是挺阔绰,不过钱都花在娘们身上了。” 林昆笑着说:“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那周汉涛喜欢买春,他的手下也一个德行。” 余志坚嘿嘿笑道:“可能他长的丑,泡不到小姑娘,所以只能花钱买了。” 林昆脸色一正,道:“待会儿我是不能进去动手了,你搞定的了不?” 余志坚拍了拍胸脯,道:“放心吧,我保证不打死他。” 林昆笑着说:“你也别太大意了,这郁镇的实力不简单。” 两人说着话,就来到了村子的最里面,那儿有一栋石砌的小房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院子不大,但收拾的很干净。 余志坚和林昆藏在墙后面,余志坚小声的说:“这院子是村里的一个老太太的,老太太爱干净,每天都过来打扫。” 林昆朝院子里看了看,说:“郁镇现在应该在里面吧?” 余志坚道:“在,刚跟这村里的一个老娘们勾搭上,我刚才摸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那老娘们扭着大屁股进去。” 林昆呵呵一笑,道:“那正好了,那郁镇刚办完事,估计体力不支,你上去给他两拳直接拖出来就行。” 余志坚苦笑道:“昆哥,你当那是抓猪呢,上去两拳给凿晕了然后拖出来。” 林昆笑着说:“我这是为了让你不紧张,走,咱们进去!” 余志坚点了下头,跟在林昆的后面,两人悄然的摸进院子。 一路来到了窗檐下,就听那屋里头传出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伴随着那老娘们很诱人的喊床声。 余志坚捂着嘴偷笑道:“昆哥,这乡下的女人挺奔放的嘛。” “嘘!” 林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时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就听那郁镇好似在打电话,“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接着,又听郁镇冲那老娘们说:“你走吧。” 那老娘们似乎不太愿意,道:“我说大兄弟,哪有你这么办事的,办到了一半人家还没爽呢,就打发人家走。” “我再多给你二百,马上滚!” “呀,别生气嘛,我这就走,下回记得还找我哦,我们村我的活最好。” 穿衣服的声音,紧接着那老娘们便从推开房门走出来,一推开门便看到了蹲在窗檐下的林昆和余志坚,脸上的表情一愣,以为是遇到听窗根的,张口就要大骂,余志坚直接跳起来,一掌拍在了她的脖子上,这老娘们马上就晕了。 房间里的郁镇一声厉喝:“谁!” 余志坚直接过来,一脚将那窗户给踹飞,钻了进去。 房间里的郁镇正在提裤子,他刚接到电话,说周少出事了,让他赶紧返回吉森省,看到余志坚后,脸上表情的一惊。 “你是谁?” 郁镇提着裤子冲余志坚喝吼道。 余志坚二话不说,趁着郁镇的裤子刚穿到一半,挥着拳头就砸了过来。 砰砰的两拳凿在了郁镇的面门上,郁镇顿时被打的一阵眩晕,伸手想要去摸炕头下藏着的刀,被余志坚一脚踩在了手腕上,用力的一碾,顿时疼的呜嗷惨叫。 余志坚哈哈大笑,回过头冲窗外喊道:“昆哥,搞定了,太轻松了!” “小心!” 林昆站在窗外,就见郁镇的另一只手抽出一把短刀,向着余志坚的脚踝就剌过来。 余志坚低下头看,眼瞅着那刀刃就要剌中脚腕,这一下子下来,估摸着脚筋都要被剌断了,心里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咣! 一声剧烈的枪响,屋里传来一声惨叫,躺在炕上的郁镇握着刀的手腕被子弹洞穿,浓黑的血水正汩汩的流出来。 “我次奥,居然跟老子玩阴的!”余志坚得到喘息的机会,一脚踹在了郁镇的腰上,这郁镇马上又是一声惨叫。 林昆坐在窗台上,看着躺在炕上的郁镇,淡淡的道:“冤有头债有主,杀了人就该偿命。” 郁镇回过头,目光冰冷的看着林昆:“周少被你杀了?” 林昆笑了笑说:“你猜对了。” 郁镇脸上的表情极度惊诧,道:“你不怕周爷报复!?” 林昆无所谓的笑道:“他儿子到我的地头上撒野,我就给送具尸体回去,他要是非跟我拼命,大不了我让他也变成尸体。” “哈哈……” 郁镇放声冷笑,道:“林昆,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胆识的人,但你不要太盲目自大,周爷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林昆笑着说:“多谢提醒。” 郁镇脸色一横,道:“动手吧,给老子一个痛快的!” 林昆走过来,阴测测的一笑,旋即抬起手就是两巴掌抽下来,把郁镇给打的懵了,瞪着林昆就吼道:“老子要你杀了我,不是打我嘴巴子!” 啪啪! 又是两个大嘴巴子抽了下来,林昆蹲在炕上,痞里痞气的道:“我最特么的烦别人在我面前自称老子,再说老子还打!” 郁镇顿时哑口无言,尼玛这也太欺负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