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狮子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狮子王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狮子王 林昆低下头看了一眼桌上的手铐,哈哈的笑了起来,抬起头看着一脸冰霜的沈曼,说:“干嘛,要把我铐起来啊!” 沈曼冷着一张脸道:“我知道想要把你抓走几乎不可能,但还是希望你能配合,你犯了杀人罪,而我是一名警察。” “坐下来说。”林昆笑着说,端起面前的茶壶倒了一杯茶推到沈曼的面前。 沈曼不坐,林昆笑着说:“咱们怎么算也是有交情,你就是要抓我,咱们先叙叙旧不成么,叙完旧我跟你走。” 沈曼道:“真的?” 林昆两手一摊,向椅子后靠了靠,道:“你看我像是撒谎的人么?” 沈曼坐了下来,林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茶不错,尝尝。” 沈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说吧,你要叙什么旧。” 林昆笑着说:“我打算在沈城开一个茶楼,名字呢还没太想好,你书读的比我多,是文化人,帮我想个名字呗。” “开茶楼?” 沈曼白了林昆一眼,“你都是要进去坐牢的人了,还想着开茶楼?” “必须要开,这是我答应人家的,做男人不能言而无信。”林昆一本正经的说,“另外,我还想通过这个茶楼笼络关系。” “呵……” 沈曼冷笑一声,道:“你都是快要进去的人了,还真是有闲情雅致,茶楼的名字么,你是想要贵气一点的,还是文雅一点的。” 林昆笑着说:“随便,怎么都好,但我只有一个要求,要大气!” 沈曼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思索片刻,道:“叫梧桐巷茶楼吧。” “梧桐巷茶楼?” 林昆嘀咕了一句,点了点头说:“这个名字好,古风古韵的,简单而不失大气,而且寓意好啊,梧桐招凤凰,这梧桐巷里凤凰多,一听这名字就是有深度底蕴,好好好!” “我只是随口一说。”沈曼道。 “随口一说就起出了这么好的名字,我本来是想叫凤凰楼,百凤门楼的,但一和你这名字比起来,差的太多了。” 旋即,林昆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书还是多读的好啊,取名字都这么与众不同,以后我得让我儿子进名牌大学!” 沈曼道:“话说完了?”手铐向林昆的面前推了推。 “说完了。” 林昆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红皮小本,推到沈曼的面前。 “这是什么?”沈曼疑惑了一声,目光里却是闪过惊讶。 “我的证件,严格说起来,我们也算是一个机关里的同事,本就应该互助互爱,你今天帮我取了茶楼的名字,晚上请你喝酒。” 沈曼没有理会林昆的调侃,拿起了证件翻开来看,她过去对林昆的身份或多或少有些察觉,她曾试图查过林昆的档案资料,但输入了林昆的基本信息后,警局系统根本查不到。 什么样的人警局系统无权查看,沈曼的心里自然清楚。 可当看到了眼前的特工证后,沈曼的心里还是惊讶了一把。 “你是国安局的人?”沈曼惊讶的说道。 “嗯。” 林昆笑着点点头,“我有权处罚一些不法分子,可以先斩后奏,沈城这边的情况,我已经写了一份报告给组织上。” 沈曼将证件还给林昆,把桌子上的手铐收了起来,道:“那你能把这次案件的来龙去脉跟我说说么,我想知道。” 林昆看着沈曼,笑着说:“只是想知道?” 沈曼点了点头,道:“虽然知道了也做不了什么,但想知道。” 林昆笑着说:“好奇心,这次涉及的主要是佣兵和杀手,主谋当然就是那个周汉涛,他雇来了人要对付我,结果……” 林昆从简的把事情的梗概说了一遍,沈曼听完给出了一个评价,道:“你果然是一个妖魔,这么多人都被你搞死了!” 林昆哈哈笑道:“我倒是觉得我是一个大善人,至少我搞死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十恶不赦的,这些人身上背的命案,绝对超乎你的想象,死一次都算是便宜他们了。” 沈曼道:“你是好人么?” 林昆摸着鼻子想了想,抽出根烟叼在嘴里,笑了笑说:“应该不算是坏人吧。” 沈曼站了起来,收起了手铐,道:“局里还有事要忙,我先走了,莫枯的尸体我已经提交了申请,很快就能领出。” 林昆拱起双手道:“谢谢你!” 沈曼转身要走,忽然又回过头,“丁锦玉的案子,似乎还没结。” 林昆笑着说:“我会去处理,到时给你打电话,你来现场。” 沈曼笑了笑,“怎么,又要给我加功劳?” 林昆笑着说:“最近沈城不太平,总得给老百姓一个交代。” 沈曼道:“谢了!” 林昆笑着说:“茶楼开业的时候别忘了去随份子钱,我可以提前给你预订一张超级vip卡,只要你去,茶水免费。” 沈曼已经向楼下走去,背对着林昆说:“说话要算话!” 林昆站了起来,靠着二楼的护栏,冲已经走到楼下的沈曼笑着说:“我林昆从来不撒谎,尤其对漂亮的女人。” 沈曼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仰起头看过来,“那你回答我……” “什么?” “你喜欢我么?”沈曼一脸认真的表情,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酒吧里的服务员们都愣了,目光来回的游弋在沈曼和林昆中间。 “这……” “不敢回答么?”沈曼唇角狡黠的一笑,“那就是喜欢喽?” 林昆苦笑着说:“今天怎么了,干嘛要这么问?” 沈曼道:“你和肖峰的约定,他都跟我说了,你那么急着给我找一个好的归宿,是想要我快点幸福,还是要斩断你内心的感情。” 林昆笑着说:“你好像想的有些多了,我们是好朋友。” 沈曼一脸冷然道:“林昆,你少跟我扯用不着的,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你不是一向自诩顶天立地敢作敢当么,对我有好感就直说,只要你点一下头,我可以考虑你。” 林昆苦笑,道:“沈曼,你听我说,肖峰人真的不错,而且对你也是真心的,错过了可能再也遇不到这么好的男人了。” “谢谢你关心,林昆你记住,你就是个懦夫!”说完,沈曼转身就走。 楼下的服务员们,目光全都向林昆看过来,林昆脸颊有些红,笑了笑说:“都该忙什么忙什么的去,她跟我闹着玩呢。” 蒋叶丽从楼上走了下来,笑着说:“人家姑娘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真是够可以的了,我是没她的勇气。” 林昆苦笑道:“行了,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 蒋叶丽眨巴着眼睛看着林昆,忍俊不禁的一笑,“你呀你,没看出来还是个怕老婆的男人。” 林昆胸脯一挺,道:“谁说我怕老婆了,我可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 蒋叶丽道:“过去你和静瑶没真的在一起的时候,你倒是风流的很,现在和静瑶正式的在一起,马上变了个人似的。” 林昆无奈笑道:“可在某些人的眼里,我还是个渣男。” 蒋叶丽笑着摇摇头,道:“男人,有几个不花心的,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自然界的本性,一个优秀的男人,就像是狮子群里的狮王,身旁总会伴随着好几只雌性狮子。” 林昆哈哈笑道:“我是狮子王?” 蒋叶丽微笑着说:“静瑶是你的王后。” 林昆挑了挑眉头,笑着问:“那你呢?” 蒋叶丽微笑道:“红颜。” 两人说着话,林昆兜里的手机响了,是余志坚打过来的。 “昆哥,找到杀丁锦玉和丁涛的凶手了,在三里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