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沈曼的手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沈曼的手铐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沈曼的手铐 小人物不傻,只是欠一个机会。 人这一辈子多少都会有一些个出现,只要抓住了其中的一二,这一辈子就不算白活了。 对于此时跪在地上的侯小宝来说,林昆的栽培是他这一生莫大的机会,只要自己好好干,以后定能有一番成就。 半年前,他和王猛几个人还都是默默无名的小混混,有幸被狗哥引荐给林昆,可以说如果不是跟在林昆的身边,他这一辈子可能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混混,三餐发愁,过着饿不死也吃不饱的日子。 真等到老了打算在儿孙面前吹牛逼的时候,也没啥可吹的。 侯小宝跪在地上就要给林昆磕头,“昆哥,知遇之恩难以言表,小宝给你磕头了!” “小宝!” 林昆喊了一声,一把将侯小宝从地上拽了起来,“当我是你大哥,就给我老实的站着,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我今天肯给你机会,也是看你小子有这个能力。” “昆哥,你要是不给我这机会,我一辈子都是碌碌无为!” “小宝,你要对自己有自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即便我林昆不给你机会,将来你一定还会有别的机会。”林昆笑着拍了拍了侯小宝的肩膀,“以后好好干,带好王猛他们几个。” “昆哥,我……”侯小宝道。 “怎么了?”林昆笑着问:“怕干不好了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嗯。”侯小宝猛的点点头。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要是真干的不好,我就踹你的屁股!” 侯小宝摸着后脑勺,憨笑了起来,不过配上他那精明的长相,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这小子也就是混了黑社会,万一要是从了商,那十有八九得是个大号奸商。 林昆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个尸体,道:“小宝,你安排一下,把这两个尸体给送回洪林门,找个机会在道上把消息散步了。” 侯小宝道:“好的昆哥,我这就去办!” 林昆从地下室上来,大厅里蒋叶丽坐在一张桌子旁,林昆走了过去,蒋叶丽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看着他说:“真要开战?” 林昆翘着个二郎腿,抽出根烟叼在嘴里,“从最开始的疯皇集团,到南城区另外的三个帮派,再到整个中港市,现在又是整个辽疆省,百凤门的脚步一路向前,停不下来。” 蒋叶丽道:“可你就不担心这一次跟洪林门开战,我们……” “燕京城那边,有人想要看我笑话,也算这洪林门倒霉,我得让那些想看我笑话的人明白,我不是一个笑话。”林昆笑着说,吐出了一个烟圈,转过头看着一脸担心的蒋叶丽。 蒋叶丽道:“现在反正也是没有退路了,周汉涛这一死,一场恶战是在所难免的,平了洪林门,下一步你怎么打算?” 林昆咳嗽了两声,身体受内伤影响,道:“辽疆省,吉森省,东三省还差一个,或许我能凑出一副大三元来。” 蒋叶丽满是担心的脸上露出笑容,“男人的野心总是那么性感。” 林昆磕了磕烟灰,话锋一转,笑着说:“怎么样,派人去找老莫的头有收获么?” “在临郊的一个别墅里发现了老莫的头和他的两把刀,派的人应该快回来了。”蒋叶丽道。 “找一个法师,挑一个黄道吉日,给老莫做一场法事,希望他下辈子能有一个好的出身,别再过这种刀尖舔血的日子了。” “你还信这个?” “不是信这个。”林昆嘴角苦涩的一笑,“可是除了这个,我什么都替老莫做不了了,活着的时候没能一起醉一场,到死了倒成了遗憾,他是一个有侠义之心的人,我敬他!” 蒋叶丽向楼上看去,杜婉怡一个人守着一张小方桌,正自饮着,桌子上已经有三四个空瓶子了,可她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听说,杜姑娘是老莫收养的,你和老莫虽说没有过深的交情,但他临终前能把杜姑娘托付给你,可见他心中对你是很肯定的。” “或许吧。” 林昆站了起来,冲楼上的服务员招招手,那服务员马上明白他的意思,等杜婉怡喝光了酒再要的时候,怎么也不给了。 “给我酒!” 杜婉怡站了起来,浑身上下酒气熏人,冲着服务员喊道。 服务员无奈,只好向楼下的林昆看过来,杜婉怡随之转过头,林昆站在楼下笑着冲她说:“杜姑娘,老莫的刀找到了!” 杜婉怡醉醺醺的脸上,马上打起了精神,“在哪儿!” 半个小时后,林昆开着车和杜婉怡一起来到了市郊的别墅,周汉涛先前住在这儿,百凤门的人刚找到这的时候,别墅里还有好几个姑娘,都是周汉涛养着晚上供他享乐的。 别墅里有不少的好酒,林昆随便拣了瞧了瞧,都是法国庄园里的名酒,笑了笑说:“看来这周大少是个很会享受的人。” 杜婉怡看着林昆欲言又止,林昆后背像是生了眼睛一样,道:“有什么话想说的尽管说吧。” 杜婉怡道:“你杀了周汉涛,就是为了替老莫报仇?” 林昆笑着说:“不全是,杀一个周汉涛,替老莫报了仇,向吉森省的洪林门宣战,也是在向燕京城里的某些人示威。” 杜婉怡脸上闪过一抹疑惑,道:“你是不是跟我说的多了?” 林昆盯着杜婉怡的眼睛,清澈漂亮的一双大眼睛里仍是沾染着酒气,“我不相信你,但我相信老莫,有些话你听到了只是听到,不对别人说起就好。” 杜婉怡愣了愣神,道:“你真是一个令人看不透的男人。” 林昆嘴角一笑,这时手下的人把莫枯的双刀拿了过来,敬到林昆的面前,“昆哥,您看是这两把刀么?” 林昆把刀让到了杜婉怡面前,“请杜小姐过目吧。” 杜婉怡接过双刀,脸上的表情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一股难以形容的悲伤,瞬间从胸膛里爆发了出来,化作泪水涌流。 “莫叔……” 杜婉怡抱着双刀,跪到了地上,垂着头,眼泪吧嗒吧嗒落下。 “昆哥,这是莫先生的尸首。”手下的小弟抱着一个黑色的包裹过来。 杜婉怡马上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打开那黑布,莫枯的头颅安静的闭着眼睛,脸上沾染了许多泥土,是从别墅的后院挖出来的。 杜婉怡的肩膀抖的更剧烈了,无声的泪水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爆发。 林昆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节哀,我会和警察局方面沟通,把老莫的尸体领出来,再找一个地方把他安葬。” 杜婉怡垂着头,哽咽的说:“谢谢你,林先生。” 林昆道:“不用谢,这些都是我为老莫做的。” 回维多利亚酒吧的路上,杜婉怡一言不发,车厢里的气氛有些沉闷,林昆想放上音乐,可考虑到杜婉怡怀里抱着老莫的头,还是作罢。 回到了酒吧,林昆马上就跟沈曼联系,沈曼倒也答应的很痛快,不过有一个条件,她必须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是怎样。 林昆和沈曼坦言,将西班牙斗牛士佣兵团,以及王勤豹的事跟她说了,出于警察的第一职责,当听到林昆杀了周汉涛和车承安以后,她的第一反应是要把林昆抓起来。 林昆笑着说:“想抓我可以啊,现在就来维多利亚酒吧吧。” 沈曼倒是真来了,穿着一身警服,走进酒吧的大门,把酒吧里的服务员吓了一跳。 酒吧这种场所,多多少少都是害怕警察出没的,尤其这大白天的,来了这么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花,更是有些反常。 “在这儿!” 林昆站在酒吧二楼的围栏冲沈曼招手,楼下那几个本来想拦着沈曼的酒吧小弟,马上让到了一边,沈曼噔噔噔的上楼。 哗啦,手铐丢到了林昆坐着的小方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