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挑起事端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挑起事端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挑起事端 维多利亚酒吧,地下室。 林昆坐在一条长凳上,对面周汉涛和车承安被五花大绑的丢在地上,两人背对着背,嘴里塞着一个臭袜子,那袜子是林昆刚刚让余志坚从他那些战友们那借来的,新鲜还冒着热气。 “唔,唔唔……” 周汉涛和车承安一边挣扎着,一边乱叫着,恐惧是一方面,主要这嘴里塞着的袜子的味道太鲜了,都快被熏晕了。 林昆冲身旁的侯小宝递了个眼色,侯小宝马上过去扯掉了周汉涛嘴里的袜子。 周汉涛顿时如临大赦一般,大口的喘着气,看着林昆说:“姓林的,你最好马上放了我,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都这副德行了,还在这儿跟老子叫唤,真以为老子是吃醋的?”林昆一条腿抬到了凳子上,嘴里叼了根烟。 周汉涛喘着粗气,说:“我爸是洪林门的周典,我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林昆叼着烟卷,眯着眼一脸痞相的笑着说:“我小时候第一次打架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不会放过我,十几年过去了,也从来没见过真有人把我怎么样,你爹也够呛。” “你……” 周汉涛心中又害怕又气愤,他堂堂吉森省洪林门的大少爷,要是被人知道被关在了小黑屋里,以后还怎么混? 令他心中更懊恼的是,他已经答应过父亲要把辽疆省的地下世界收入囊中,甚至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自己要在辽疆省占山为王,可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了天方夜谭。 都因为对面这个叼着烟卷,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的家伙! md,自己的计划是那么的周密,花了那么多的钱,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布局,结果就被眼前这家伙,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了一群大兵给搅局了! 周汉涛的心里不服气,他一向以青年才俊自居,在他的眼里,其他的同龄人那都是一坨屎,可现在呢,他自己竟然被‘一坨屎’给绑了起来,还在嘴里塞了臭袜子。 林昆戏谑的一笑,磕了磕手里的烟灰,道:“周大少,你不用这么一副不情愿的表情看着我,胜王败寇,你得学会认栽。” 周汉涛目光阴鸷的瞪着林昆,压低着声音说:“姓林的,你真敢向洪林门开战,真就敢不顾及我父亲周典?” 林昆哈哈的笑了两声,看着周汉涛,说:“你知道么,现在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个笑话,要不是因为你,周典这个名字我听都没听过,我实在想不出理由来顾及他。” “还是先说说你吧,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老莫的仇应该记在你头上,另外丁锦玉和丁涛的死也都是你一手安排的,我倒是想留你一条狗命,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所以……” 林昆站了起来,向周汉涛走了过来,周汉涛脸上的表情剧烈变化,方才心里头还存在一丝侥幸呢,现在害怕的脸色惨白。 “林,林昆,你……你不能杀我!”周汉涛惊慌的喊道,“我父亲周典,可不是王勤虎之流能比较的,他会……” “嘘!” 林昆伸出手指,冲周汉涛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笑着说:“你就别在这儿跟我吹你父亲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周典如果真有能力,这辽疆省恐怕早就被他掌握了吧。” “只是一个在地方上称王称霸的黑社会头子,就想吓唬住我?”林昆眯着眼睛看着周汉涛,道:“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要是不来招我,或许我不会打洪林门的主意,但现在……” “你要打洪林门的主意!?”周汉涛惊诧的看着林昆,“你没开玩笑吧,洪林门好歹也是吉森省第一大帮派!” 林昆笑了笑说:“我打谁的主意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我杀了你是为了报仇就可以了,血债必须血肠。” 说着,林昆向周汉涛伸出手,周汉涛惊恐大叫:“不要……” 林昆两只手抱住周汉涛的包子,嘎嘣的一扭,周汉涛的脑袋耷拉了下来,整个人马上毙命。 “唔,唔……” 和周汉涛背对背绑在一起的车承安惊恐的叫了起来,林昆扯掉了他嘴里塞着的臭袜子,“有什么遗愿,说出来吧。” 车承安声音哆嗦的说:“林老大,能不能放过我一条生路。” 林昆摇头,道:“我查过你的底细,好事没干过,恶事倒是做了不少,外表斯斯文文的,实际上就一变态。” 车承安哭声说:“林老大,变态也不是我的错呀,我只是变态,构不成死罪吧,你的朋友被杀,都是周汉涛指使的。” 啪啪啪…… 林昆拍了拍掌,笑着说:“好,说的好,果然是一个奸诈无耻之辈,可真看自己的主子死了,怎么说都可以了。” 唰! 话音刚落,林昆手中突然乌金色的光芒一闪,车承安马上安静下来,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抬起双手慢慢的向脖子摸去,鲜红的血液溢了出来,眼珠子一翻白马上死了过去。 侯小宝顿时吓的一哆嗦,打打杀杀的他经过不少,但像这种活生生的把人杀死,他是第一次见,脸色很不好看。 林昆回过头,嘴里叼着烟卷,笑着说:“小宝,怕了么?” 侯小宝点点头,马上又摇头,强撑着道:“不怕!” 林昆笑着说:“怕也正常,不过你要记住,把人打残了可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沾上命案。” 侯小宝猛的点头,声音怯弱的说:“昆哥,可是你……”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我身份特殊,警察也抓不了我。” 侯小宝脸上疑惑,林昆也没多解释,他说的身份特殊是指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身份,遇到了奸恶之人有权先斩后奏。 侯小宝看了看地上的两个尸体,“昆哥,尸体怎么处理?” 林昆摸了摸鼻梁,笑着说:“你觉得怎么处理合适。” 侯小宝顿时有些语塞,支支吾吾道:“这,这……” 林昆笑着说:“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找一个无人的地方给埋了,二,打报警电话让警察处理。” 侯小宝想了想说,“昆哥,我觉得这两种都不好!” 林昆笑着说:“你有第三种办法?” “有!” 侯小宝深呼一口气,道:“托人送到吉森省的洪林门,既然已经决定要与洪林门开战,不妨借这个机会把事挑明了。” 林昆满意的点点头,道:“那你再说说看,我们和洪林门开战,胜负几几开?” 侯小宝思索了片刻,道:“那要看战场在哪,如果是在沈城,我们的胜算大,如果在吉森省,洪林门的胜算打。” 林昆笑着说:“辽疆省治安一向不错,战场不能放在这儿,既然是主动开战,那就必须登门踢馆子,赢了才有气势。” 说着,林昆目光深邃的看着侯小宝,道:“小宝,你知道我目前心中最担心的是什么么?” 侯小宝摇头,道:“不知道。” 林昆笑了笑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侯小宝笑嘻嘻的说:“昆哥,我怕自己知道的太多,让你不喜欢了。” 林昆玩笑道:“我又不是同性,喜欢你小子作甚。尸体我会让人送到洪林门,周典的孩子不少,但最得意周汉涛,这件事我想很快即会在整个东三省传开,对于我们百凤门来说是好事。” 侯小宝道:“先把威名制造起来,接下来统一辽疆省的地下世界也简单的多了,估计没有人敢跟百凤门作对。” 林昆笑着说:“聪明!我过段时间如果去了吉森省,这沈城就交给你把控大局辅佐蒋姐,怎么样有信心没?” 侯小宝马上单膝跪在地上,感激道:“谢谢昆哥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