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报仇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报仇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报仇 “不,这不可能!” 望着飞出去的半截刀身,王勤豹瞪大着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有什么不可能的?”林昆淡淡的一笑,道:“你那把刀是大凶器,沾染了我们华夏无数同胞的血,早就该给废了。” 王勤豹低下头,手中的爱刀只剩下半截,为了这把刀,当初他不惜杀死重病的师傅,将这刀硬生生的给抢了来。 他从小就是刀痴,而这把被誉为岛国十大凶刀之一的鬼冢,从第一次看见它,他就深深的为它着迷,这也的确是一把宝刀,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也不知道多少把名兵利器被它砍刀,更是不知道多少冤魂死在这把刀下。 而此时,这把被他视作毕生知己的名刀,居然被砍断了。 心痛…… 难以接受这现实! “啊!” 王勤豹愤懑的一声咆哮,整个人都狂暴了起来,周身上下被一股强大的杀气萦绕着,脸上青筋暴突,双眼凶狠的瞪着林昆,那瞳孔里滚滚燃烧的怒焰,仿佛要将林昆焚尽。 “我要杀了你!” 手中剩下的半截短刀一挥,脚下步伐一迈,向着林昆就冲了过来。 这一次,王勤豹拿出了百分之百的战力,手中的半截短刀横的一道匹练划出,向着林昆的胸膛就抹了过来。 林昆神情自若,手中的三棱军刺迎了上去,十分的力量注入,手中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花哨,顿时就听叮铛的一声响! 铿…… 愤懑而又清脆的声音,同时再一次伴随着刀刃折断的咔嚓声。 嗖! 王勤豹手中那半截的短刀再次被砍断,半截刀刃飞了出去。 王勤豹满脸惊骇的倒退,失声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林昆将手中的三棱军刺收起,邪邪的一笑,道:“来吧,你不是一向自诩身手过人么,听说你一拳能打倒一头牛,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我也顺便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力量。” “哼!就算手里头没有刀子,该杀了你我照样杀的了!” 王勤豹忍着心痛,一把将手中的刀柄丢到了一旁,阴测测的道:“杀了你,我还要废了你那把该死的军刺!” “哟,这是要替你的刀报仇呢?”林昆戏谑的一笑,“我听说过,你王勤豹爱刀比爱女人还厉害,今天也算见识了。” “去死!” 王勤豹愤懑的一声吼,挥着拳头就向林昆砸了过来。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浑身的神经绷紧,挥着拳头就迎了上去。 砰、砰、砰! 一连三声闷响,声音低沉的像是两把皮锤硬撞,林昆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对面的王勤豹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两人同时向后倒退,深呼了一口气,再次迎面冲了过来。 铿、铿、铿! 又是三声闷响,这一次的响声比方才的更有气势,两人完全是实力的硬撼,没有任何花式的动作与招式可言。 “几年不见,你倒真长本事了!”王勤豹阴沉着一张脸说。 “几年不见,你还真是没什么长劲,坏事做了那么多,今天你也该把命留下了。”林昆淡淡不屑的笑道。 “就凭你!?”王勤豹冷笑,直到现在也没把林昆放在眼里。 “狂妄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会死的很惨。”说完,林昆脸上的表情陡的一冷,小腹下的气海穴里暗蕴一股气,一双硕大的拳头挥起,向着王勤豹就轰了过来。 “啊!” 王勤豹愤懑的一声吼叫,同样挥着一双拳头迎了上来,不过这一次和方才不同,他那凸着刀尖的鞋子向林昆踢了过来。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挥着拳头就向那踢过来的脚砸了下去,同时领一只拳头挡在眼前,拦住了王勤豹的攻击。 砰、砰! 两声闷响再次响起,一声是王勤豹的一双拳头砸在了林昆的胳膊上,另一声则是林昆的拳头,砸在王勤豹的脚上。 一阵细微的骨头碎裂的响声,弥漫在空气中,王勤豹那满是杀气的脸颊,顿时扭曲了起来,脖子上的喉结动了一下,一声凄厉的惨叫撕破喉咙般响起——啊!!! 王勤豹抱着脚连连向后退去,脚背深深的向下凹,整只脚严重走形…… 林昆没有紧追向前,走到一旁扶起了地上的姜夔生,“老姜,你心里的仇恨是时候有一个了解了。” 姜夔生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决然而又阴森,点了点头,开口想要说话,却是被林昆微笑着打断:“都是兄弟,客气之类的话就不要多说了,我答应你的事做到了。” “嗯!” 姜夔生重重的点头,凶狠的目光看向抱着一只脚惨叫的王勤豹,嗓音沙哑着道:“王宇,我要你血债血偿!” 王勤豹急促的呼吸着,冷笑道:“师兄,即便我废了一只脚,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血债血偿,呵,我死了师傅和师妹就能活过来?不如我给你一笔钱,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怎么样,以后我们还是师兄弟,相互照料。” “你给我闭嘴!” 姜夔生手中握着短刀,一步一步的向王勤豹走了过来,“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要杀了你这个畜生,告慰师傅和师妹的在天之灵,也告慰我那死去的人生!” 王勤豹脸色一愣,抱着的那只脚轻轻的放在了地上,伸手就要向腰间摸去,那儿还别着两把短刀。 这时,空气中突然一声嗡鸣声响起,只见姜夔生手中的短刀嗖的一下离手而去,仿若一道银色的箭羽射向王勤豹。 王勤豹脸色骇然,本能的就想要躲闪,可脚下不便,噗嗤的一声轻响,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啊! 那把雪亮的短刀,径直的扎进了王勤豹摸向腰间的手腕。 不给王勤豹任何反击的机会,姜夔生的手腕一抖,又是一把短刀飞了出去,噗嗤的一声轻响,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 啊!!! 惨叫的余声未平,另一声又起,重复了三次之后,王勤豹的两只手腕上、两个膝盖上都插了一把短刀,整个人跪在地上,血水顺着那刀刃流了出来,吧嗒吧嗒的落在地上。 空气中弥漫开一阵淡淡的血腥,阳光下那腥红的血液刺眼,跪在地上的王勤豹垂着头,阴鸷的一双眼睛遮挡在阳光后,脸上的肌肉跳动着,痛苦、狰狞、恐惧…… 姜夔生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站在王勤豹的身前,居高临下,这个一向不苟言笑嗜酒如命的男人,脸上的表情突然颤抖起来,紧接着身体也跟着颤抖,满腔的热血化作了满眶的热泪,淌过那满是沧桑的脸颊,砸落在地上。 “师傅,师妹,我替你们报仇了!”姜夔生仰天哭喊。 跪在地上的王勤豹突然阴狠的一笑,抡起那扎着短刀的手腕,向着姜夔生的腰间就杀了过来。 “小心!” 林昆站在一旁大喊。 “去死!” 王勤豹咬牙切齿的一声吼叫,手腕上的短刀眼瞅着就要扎中姜夔生的腰间。 姜夔生低下头,目光一抹凶戾之色闪过,左手向着那回过来的手腕一抓,紧紧的将那手腕给握在手中,紧接着用力的一扭,顿时就听一声嘎巴脆响。 “啊!” 王勤豹脸上的表情再一次扭曲,整条胳膊被硬生生的拗断了。 姜夔生一把抽出了扎在王勤豹手腕上的短刀,唰的一下抹过王勤豹的喉咙…… 空气中,惨叫声戛然而止,一道血浪喷了出来,王勤豹瞪大着眼睛,身体摇晃了一下,呼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姜夔生握着短刀,血水顺着刀刃滴落下来,林昆走了过来,抬起手刚要拍一下姜夔生的肩膀,脸色突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