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鬼畜战鬼冢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鬼畜战鬼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鬼畜战鬼冢 不过,一切对于此时的王勤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将他视作生死仇人的人就在面前,不杀死眼前这个人,这个昔日里的师兄,那么今天把尸体留在这儿的人就得是他自己。 所幸几年前对面的这个人就不是自己的对手,他只要稍稍的一发力,就可以彻底的解决掉这个将视作生死仇人的人。 阳光很暖,刀光却很冷,王勤豹嘴角冷的一笑,腰间抽出了那把岛国凶器帮上的鬼冢,唰的一声脆响,刀锋亮起,冷芒乍现,一股实质化的杀气迅速弥漫,荡起一阵冷风。 “姜夔生,几年前你就不是我的对手,今天也是同样,几年前让你侥幸逃过一劫,今天我就彻底灭了师门,了却这一桩恩怨!” 王勤豹冷声道,说话的功夫,脚底下猛的一蹬,整个人蹿了出去。 嗖! 迎面的姜夔生阴沉着一张脸,手中的短刀猛的向前一抖,刀身飞了出来,借着明媚的阳光,如同一道冷冽的匹练。 王勤豹眼睛微微一眯,脸上提起几分凝重之色,手中的鬼冢迎着那短刀便劈了下去,铿锵的一声脆响,应声那飞来的短刀直接被劈成了两段,落到了地上。 眨眼间的功夫,姜夔生已经来到了近前,手中又多了一把短刀,唰唰唰的瞬间抖落出无数道刀芒,向着王勤豹的胸前笼罩过来。 王勤豹一个转身,那大片的刀芒落了个空,紧接着一记扫荡腿,向着姜夔生的腰间就扫了过去,空气中顿时一声呼啸。 铿! 剧烈碰撞的一声闷响,姜夔生抬起胳膊挡下了王勤豹的这一腿,整个人横的向一旁飞去,脚底下一连倒退七八步才停下。 姜夔生抬起手捂着胸口,身体剧烈的颤抖一下,噗的一声,一口血浪喷溅了出来,脸色瞬间由青变红,再变白。 “呵呵……” 王勤豹原地而立,一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姿态,阴鸷的一双眼睛看着姜夔生道:“师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丝毫进步也没有,就是比当初巅峰的时候,也差了好几个档次呢。” “你个禽兽不如的狗东西,今天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杀了你!”姜夔生剧烈的呼吸着,手中的短刀握的咯吱响。 “师兄,你就不要痴人说梦了,就凭你现在这半废的身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当初师姐喜欢你,你姜夔生玉面郎君风流倜傥,可现在再瞧瞧你这模样,不人不鬼的,师姐要是还活着,一定不会再选你了,她应该会选我吧?” 说着,王勤虎又叹了一口气,道:“唉,要说这女人还真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你说她当初要是果断的从了我,是不是就不会招来杀身之祸,这一下可好,自己为了所谓的清白死了不要紧,还把你这心上人给搞成了这番模样。” “师傅也是个老顽固,我都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了,他就不能答应把世界许配给我,养女儿为了啥,还不是找一个好的女婿,我这女婿比起你姜夔生现在这般模样不差吧?” “你给我闭嘴!”姜夔生扯开了嗓门,冲王勤豹咆哮的吼道,手中的短刀嗖的一下,如同破空之箭向王勤豹射了过来。 “呵……” 王勤豹冷的一笑,说不出的猖狂来,“师兄,雕虫小技能耐我何?”言罢,手中的鬼冢轻轻一挥,咔嚓的一声响,那迎面飞来的看似气势汹汹的短刀,被像砍木柴一样砍断。 “我跟你拼了!”姜夔生脚下迈着步伐,浑身上下的力道凝于一线,向着王勤豹挥着拳头就砸了过来,完全是赤手空拳的肉搏。 “师兄,你就是拼了命,也不是我对手,你怎么就不清醒一点呢,既然你这么想死,那么师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成全你了。” 王勤豹阴测测的笑道,猛的一拳向姜夔生就迎了过来,顿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两个迎面而来的拳头重重的轰在了一起。 铿铿铿…… 姜夔生一脸倒退了四五步,最终单膝跪在了地上,口中再次喷出鲜血,身体猛的一摇晃,两眼一黑险些一头栽倒。 王勤豹同样退了三步,不过看起来却比姜夔生要轻松的多,脚底下只是稍稍的一顿,便持着鬼冢向姜夔生走了过来。 姜夔生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身体刚刚抬起来一点,便马上又虚脱的弯了下来,只能抬着头,独眼里满是愤怒与不甘的瞪着王勤豹,骂道:“王宇,我就是做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王勤豹哈哈大笑,道:“师兄,你说的这话,几年前师傅死的时候也说过,师姐也说过,到现在我还不是一样活的好好的?做人都奈不了我何,做鬼又能奈我何?” 说着,手中的鬼冢举了起来,对准了姜夔生的脖子,“师兄,再见了!” 唰! 泛着一层血色光芒的鬼冢挥下,这一刀倘若真的落了下来,就凭鬼冢的锋利程度,姜夔生的脖子会如同豆腐一般被轻松的砍断,到时候就是一股血柱喷出,脑袋随地而滚。 咣! 这时,空气中突然一声炸响,剧烈的响声震荡的周围都跟着一颤,应身就听叮的一声响,王勤豹手中的鬼冢被弹开,险些脱手,他的手掌虎口处一阵剧烈的酥麻感觉传来。 铿铿铿…… 脚下也跟着向一旁退了四五步,王勤豹眉头深深的一缩,循着刚才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只见林昆手中提着沙漠之鹰,嘴里叼着个烟卷,正吊儿郎当的向这边走过来,还挥挥手跟他打招呼说:“畜生,几年不见你变的更恶心了。” 王勤豹眼睛微微一眯,齿缝间透着寒气,道:“漠北狼王,几年前你多管闲事,当时仗着你人多老子避其锋芒,今天就你一个人,正好给了我杀你的机会,我这条出生于东北的豹子,撕了你这条漠北的狼!” 林昆吊儿郎当的一笑,一口唾沫吐到了地上,道:“我呸,王勤豹你这个畜生还真能吹的,什么豹子狼的,今天既然你出现了,那就只有一个结果,也一定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你死!” “凭你?” 王勤豹冷冷的不屑,目光落在林昆手中的枪上,“用它?” 林昆笑着摇摇头,目光向王勤豹手中的鬼冢瞥了一眼,道:“你这刀似乎不错,不过我对岛国刀没什么兴趣,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这把刀应该是二战时候遗留下来的,当时的一个岛国军官佩戴,大屠杀的时候沾了我们不少同胞的血。” 王勤豹阴测测的道:“今天就让它再喝一次你的血!” 林昆哈哈笑道:“王勤豹,你这吹牛逼的老毛病怎么一直也没改,就凭你这九十公分长的破玩意儿,也想喝我的血?老子今天就亮出一把咱们华夏军人的军魂刀,废了你这岛国刀!” 说着,林昆左手将枪一收,右手唰的一挥,乌金色的军刺握在了手中,微微的抬起,指着王勤豹手中的岛国刀挑衅道:“今天就来一个硬碰硬的,看看到底是咱们华夏的军刺强,还是你那万恶的岛国刀强!” 王勤豹目光紧紧的盯着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两只手握住刀柄,道:“你手中的就是传说中的鬼畜,军刺之魂?” 林昆笑着说:“还算你有点眼力。”说完,整个人挥着军刺就向王勤豹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王勤豹也是一声喝喊,两只手握着手中的鬼冢,也向林昆杀了过来,那鬼冢半空中划过一道匹练,硬劈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