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暗中阴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暗中阴谋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暗中阴谋 林昆和姜夔生酒喝的差不多了,桌子上剩下一片狼藉,姜夔生的心里头有事,要不然也不会主动过来找林昆喝酒。 林昆笑着站起身,说:“行了,老姜,这一次算我输,我得先去趟厕所,再继续跟你这么耗下去,我怕对肾不好。” 姜夔生笑了一声,道:“这么多年了,总算赢了你一回。” 林昆去卫生间解决了,这时姜夔生的手机滴答一声响,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现在这社会诈骗短信太多,姜夔生又不是不知道,就在他看都懒得去看,就准备删掉的时候,短信里显示的几个字,让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大变。 “昆子,我有事先回去了。” 林昆正在卫生间里放水,姜夔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林昆想要说点什么,门外传来了关门声,姜夔生已经走了。 林昆提着裤子从卫生间里出来,也没多想,自从知道王勤豹回来了以后,姜夔生的性情随之发生了变化,面对自己深仇大恨之人,心里发生变化也属正常。 林昆打了个电话,叫了两个服务员上来把桌子收拾了一下,自己则回到了房间里躺在床上晒太阳了,难得惬意,必须好好珍惜。 …… 王勤豹从快捷酒店里走了出来,刚才闹出的大动静,被楼上的保洁看到,那保洁本来想尖叫一声,结果王勤豹一个冰冷的眼神递过来,五十多岁的保洁阿姨顿时吓瘫了。 王勤豹坐进了车里,挥了挥手示意驾座上的肥头大耳男开车,车子刚启动,他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两下,是一条短信…… “想知道是谁指使杀的你哥么?半个小时后,xxx见!” 王勤豹脸上的表情微微一跳动,冲驾座上的肥头大耳男道:“去xxx!” 沈城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里,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周汉涛和车承安,周汉涛一副愁眉紧锁的模样,车承安静静的坐在一旁。 沉默了片刻之后,周汉涛笑了起来,道:“这果然是一个好办法!” 车承安微笑起来,斯文的模样就像是大学里的教授一样,道:“周少,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还可以继续安排。” 周汉涛笑了笑说:“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趁机一网打尽?” 车承安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已经不宜再拖,我们必须抓住时机,这辽疆省偌大的天下,就要是周少你的了。” 周汉涛哈哈笑了起来,道:“承安兄,此言差矣,这辽疆省是我要送给我父亲的礼物,以后等我继承了洪林门,我就封你为我的贴身军师,郁镇封为我的贴身护卫,如何!” 车承安笑着摇摇头,道:“不好。” 周汉涛面露疑惑道:“怎么,承安兄对我的安排不满意?” 车承安笑道:“不是对周少的安排不满意,而是对周少对自己的安排不满意。” 周汉涛挑了挑眉,说:“承安兄有什么高见?” 车承安道:“洪林门的实力,也不过是吉森省的一方霸主,辽疆省和吉森省还有黑龙江,在东北的版图上本来就是并驾齐驱的,周少已经将辽疆省给握在手里了,何须再惦记洪林门。” 周汉涛脸上的表情微微诧异,道:“承安兄,你的意思是,要我……” 车承安笑着点点头,道:“周少你是一个有胆识的人,而且懂得笼络人心,比你其他的兄弟几个都要强出数倍,眼下既然有将辽疆省的地下世界攥在手里的好机会,何必再与那群饭桶去争,将来等到你父亲退下来以后,你马上可以杀个回马枪,利用辽疆省的资源,将洪林门给吞了!” 车承安说完,周汉涛整个人愣住了,不过马上便是开口大笑,道:“哈哈,好,承安兄果然高见,就照你说的来!” 车承安笑着说:“那我再给姓林的发一条信息,这场好戏怎么少得了他?等他也到场了之后,我再通知查尔斯的人过去,等到他们双方斗的你死我伤的,再来他个一网打尽!” 周汉涛道:“好!” …… 林昆正躺在床上晒太阳呢,手机滴滴答答的响了起来,随手拿过来一看,是一堆乱七八糟号码发来的短信,本来没打算在意,结果屏幕里滚动的一行字,让他马上坐了起来。 ——你的好兄弟去赴仇了,不想他死的话,尽快到xxx。 那xxx是一个坐标,林昆看完之后,马上就想到了姜夔生,于是马上就给姜夔生打电话,结果提示关机,又给刘一燕打电话过去。 电话里听刘一燕周围的环境很嘈杂,问了一句之后才知道她正和晓雯在商场里逛街,林昆本想着问姜夔生是不是跟他们在一起,但怕刘一燕会担心,于是拐弯的说道:“嫂子,今天恐怕我得问你请个假了,老姜喝的有点多了。” 刘一燕一点异样的反应也没有,笑着说:“我就说么,刚才给他打电话关机,你们喝你们的吧,我和晓雯自己玩。” 挂了电话,林昆的心马上凉了一大截,看来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看了一眼时间,姜夔生已经离开二十多分钟了,若是他先和王勤豹碰面,这二十分钟不一定会发生什么。 那王勤豹的实力他太了解了,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林昆也不敢再多犹豫,哪怕发来的这条短信是一个骗局,他也要只身犯险,不为别的,只为了自己的兄弟能够平安无事。 走出维多利亚酒吧的大门,上了野马车,发动机轰隆隆的咆哮着,就向短信上的坐标驶了去,同时给余志坚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番,让他向沈城军区的老首长再请示一次…… 直觉告诉林昆,一场大战恐怕就在眼前,比他预想的要来的快! 车上响起了音乐,经典的老歌配上那经典的嗓音,林昆紧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暴风雨提前来了也未必不是好事,省得总在暴风雨前的平静里摇曳不定,早些解决了暗中的那些个人,也好早将这偌大的沈城地下世界给统一了。 姜夔生打了一辆车,来到了短信上提示的地点,是在城区边缘的一片荒地,从轮廓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大型工厂。 现在这社会,房地产太火,许多大的工厂都被政府给了一笔丰厚的拆迁金搬到了更偏远的地方,而旧厂址就被用来扩建新城。 姜夔生掏出了二百块钱给司机,说了一声:“不用找了。” 那司机大哥顿时满脸嘻哈,说了几句好话,便开车而去。 姜夔生一个人走进荒地,荒地的枯草的老高,瞧这模样废弃的也有些年头,阳光明媚的天空下,突然一道冷风刮了过来,抬头向前方的一个废弃的钢架看去,那儿站着一个人影。 姜夔生眼睛微微一眯,对面的人不管多远的距离,不管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他都能一眼把他给认出来,深仇大恨,已经他的体貌特征一分一毫的刻在了他的心底。 姜夔生暗暗的一咬牙,左手掏出短刀,那明媚的阳光照在刀刃上,泛起一阵清冷的余晖,脚底下向着那人影就跑了过去。 王勤豹站在铁架子的旁边,嘴里叼着一根烟,眼睛微微的眯起,当他看到跑过来的姜夔生后,眉头稍稍的一皱,他不相信是姜夔生杀了他哥哥,我本名叫王宇,也是几年前才随哥哥改成了王勤豹,而且早年的时候他将自己的身世隐藏的很好,根本没有人知道他还有一个哥哥。 既然这样,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在暗处设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