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查找真相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查找真相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查找真相 一听说做买卖,这位三十几岁不过风韵还算不错的老板娘,马上眨巴了两下眼睛,甚至还故意转个身,向王勤豹扭了下屁股,声音和态度也马上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捏声细语的说:“唉哟大兄弟,可真没看出来,你原来是想找姐做买卖呀!” 说着话,那脚底下的步伐也变的骚气起来,甚至还故意夹着裤裆,摆出一副小女人的娇媚姿态,向着王勤豹就靠了过来。 王勤豹面若冰霜,一看刘金花着骚模样,心中一阵翻涌,别看他本人长的不咋滴,鹰钩鼻子半秃顶,可像他这种刀尖上舔血的佣兵,玩的女人不说国色天香,那至少也得是一方花魁。 “把你的那股子骚劲儿给我收了!”王勤豹眼睛一瞪,好不吓人。 这老板娘顿时一个哆嗦,好似被吓的不轻,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王勤豹说:“大兄弟,这做买卖的咋还来脾气了呢?” 唰! 空气中寒光一闪,一把九十公分长的岛国短刀出现在了王勤豹的手中,刀刃雪亮,沾着门上窗户透进来的丝丝阳光,泛起一层淡淡的血红色的光晕,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弥漫看一股血腥的味道。 老板娘身子马上剧烈的一颤,脚底下忍不住的哆嗦起来,脸色铁青的看着王勤豹,脸上那仅存的笑容也凝滞了起来。 “坐!” 王勤豹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冲那止不住哆嗦的老板娘说了一声。 老板娘嘴角牵强的笑着,牙齿打架的说道:“大……大兄弟,这光天化日的,有什么话咱好好说,这刀子还是收起来吧。” 说着话,老板娘的屁股慢慢的挪腾到了沙发上去,却是不敢轻易落下。 王勤豹抽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道:“谁杀的我哥,你心里头应该清楚吧,至少也应该见到。” “我……”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把你说出来的都告诉我,否则的话……”王勤豹语气突然一冷,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老板娘,手中的刀子提起来,放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冰凉的刀刃,散发出阵阵的杀气,仿佛只要老板娘轻易的乱动,她脖子上的血管马上便会被割断,喷溅出热血。 老板娘浑身僵硬,喉咙动了一下,咽下了一口唾沫缓缓开口道:“那天早上……我,我其实是看到了一个人,但没看清楚……” 听着老板娘断断续续的把话说完,王勤豹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的监控摄像头,道:“有监控,那个人什么模样应该不难找吧?” 老板娘哆嗦着道:“真不巧,监控那几天坏了,主机被警察局拿去修了,到现在为止也没听说修好,要不然的话,那些警察就不会每天都到我这儿来找线索了,我,我都快要被他们给烦死了。” 王勤豹转过头,看着老板娘道:“再没有别的证据了?” 老板娘连忙摇头,道:“没,没了……”眼神却是格外慌张起来。 王勤豹冷的一笑,道:“看来,今天你是真要去见阎王爷了。”说着,手中的刀子眼瞅着就要剌向老板娘的脖子。 “啊!” 老板娘尖叫一声,大喊道:“别动手,我说,我说……” 王勤豹跟着老板娘来到了楼上,案发的房间围着警械线,地面上还残留着血的印记,看到地上的血迹后,王勤豹脸上的杀气陡然间更浓了,肩膀不由的颤抖了两下,险些落泪。 老板娘走到了房间内的床头柜面前,弯下身去就要开抽屉,王勤豹冷冷的说了一声:“最好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 老板娘背对着王勤虎,肩膀止住的哆嗦,道:“不,不敢……” 哗啦一下,抽屉拉开了,这个床头柜的小抽屉看起来和其他的抽屉无异,老板娘蹲下伸自在那捣鼓了一会儿,就听咔的一声响,抽屉外面的把手被拆了下来,露出一小截线来。 “大,大兄弟,这里面或许有你想要的东西,我真的再也没有了。” 老板娘哆嗦着将手中的抽屉把手交到王勤豹的手里,眼神里满是哀求。 王勤豹看了看手里的东西,道:“针孔式摄像机?” 老板娘尴尬的笑了笑,说:“早先的时候有一个男的来跟我谈,只要我往房间里装上这种东西,他愿意给我一笔钱。” 王勤豹道:“什么样的男人?” 老板娘道:“就是最开始来开这个房间的男的,我觉得也没什么,就给答应下来了,后来这房间出了事,我也没敢轻易的把这东西拿下来,怕是被警察给发现,好在警察也没注意到这个东西。” 王勤豹道:“你这有电脑么?” 老板娘马上道:“楼下的吧台那就有。” 王勤豹跟着老板娘又来到了楼下,捣鼓几下后,电脑的屏幕里出现了针孔式摄像头里拍下的画面,像这种针孔式摄像头的拍摄保存一般只有三天,但这个比较高级,能保存十天。 王勤豹直接略过最近几天警方来排查,倒到了王勤虎遇害的那一天,但看到王勤虎被杀的一瞬间,王勤豹天上的青筋不安的跳动了起来,那目光里炯炯的杀气叫人逼息,吓的身旁的老板娘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砰! 王勤豹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吧台上,那纯木打造的吧台顿时吱嘎的一声,险些一下子散架。 画面再往前倒,当看到孟奎出现在画面里的时候,老板娘马上说:“是他……” 王勤豹回过头,老板娘道:“就,就是他叫我装的针孔摄像头。” 王勤豹将画面里的孟奎用手机拍下,往前看了一遍之后,又将画面倒回了王勤虎被杀的那一幕,凶手的照片已经拍到了手机里,但王勤豹仍反反复复的查看着画面,从当时王勤虎脸上的表情反应来看,凶手的身后一定还有人,而且还是王勤虎认识的人。 王勤豹将针孔式摄像机从电脑的机箱上拔了下来,揣在兜里向门外走去,吧台后的老板娘抻着脖子小心翼翼的往外看,脸上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就在她准备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的时候,王勤豹突然又返了回来,老板娘的脸色顿时又是一凛。 砰的一声,一沓厚厚的人民币拍在了吧台上,王勤豹看着惊慌骇然的老板娘的眼睛说:“这些钱是封口费,不准跟任何人提起。” 老板娘赶紧点头,“不会,一定不会……” 等王勤豹再次走出门外,老板娘的脖子僵硬的转动,看向吧台上的一沓钞票,脸上突然涌现出一抹喜悦来,再也找不到半点方才紧张害怕的痕迹,捧起那钞票就啵啵的亲了两口。 王勤豹回到了车上,把平头男和另外的两个男人也都喊了过来,把手机里孟奎的照片给他们几个人看,问道:“他是谁?” 平头男马上抢着回答说:“这个人我认识,是跟在王老大身边的八大金刚之首孟奎孟老大,在咱们辽疆省也是狠人一枚!” 王勤豹道:“能帮我找到他么?” 平头男摇摇头道:“大哥,道上传闻,孟老大前些天已经死了,在王老大之前,被人从后背剌开,死在了医院里。” “死在了医院里?”王勤豹疑惑了一声,道:“具体哪个医院,能查到么?” 平头男道:“这个我不敢保证,不过我可以打听一下。” 王勤豹点了点头,把手机里的另一张凶手的照片,发往了国外的一个号码。 等了十几分钟后,平头男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一脸兴奋的冲王勤豹说:“大哥,查出来是哪个医院了,是……” 王勤豹点了点头,目光突然阴鸷的望向车窗外,作为一名佣兵,他有绝对敏锐的嗅觉,今天本来只是想来大哥身陨的现场来看一眼,没想到却意外收获到了这么多,看来凶手不是林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