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做个买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做个买卖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做个买卖 一脸纨绔享乐相的周汉涛顿时正了正脸色,把怀里左拥右抱的两个小尤物推开,站起来走到窗边接听了电话,“喂,爸……” 才刚说出两个字,电话里便传来了咆哮声,“你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想造反!偷偷摸摸的去了沈城,我也就不追究了,最近公司账面上从你的名头下流出去那么多钱,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爸,我……” 周汉涛张嘴就要解释,可话到了嘴边,却突然不知道该如何组织,最后干脆把心一横,实话实说道:“这一次我要让姓林的小子死,只要他一死,我马上便将整个辽疆省的地下世界收到我们洪林门的名下!” “哼!” 电话里的周典明显有些不相信,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有能力,但说到要将整个辽疆省的地下世界都归到他洪林门的名下,不免还是觉得有些夸大了,道:“汉涛,年轻可以,但不能气盛!” 周汉涛道:“父亲,我已经有了周全的计划,你一定也看到新闻了,辽疆省原来的老大王勤虎已经死了,这是我计划中的一部分,接下来你再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片刻,最终周典压着满腔火气,道:“好,不过我也要劝你一句,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那林昆不是等闲之辈,能让燕京方面的人有所暗示,为父的说一句心里话,那辽疆省即便是块丰硕之地,也犯不着咱们不顾性命。” 周汉涛道:“父亲,你放心好了,这一次我的计划很周全,即便是做不掉姓林的,我也会全身而退,我也向您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冒险,至于公司账上的钱,我会想办法赚回来。”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周汉涛握着手机的手缓缓放下,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窗外的阳光正明媚,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暗暗小声道:“姓林的,纵使你有三头六臂,这一次也在劫难逃!” …… 沈城邻郊的一个小镇上,明媚的阳光洒在街上,街上热热闹闹的。 几天前,这镇子上刚发生了一起命案,当时把整个镇子都给轰动了。 小镇虽然不大,而且距离沈城的市中心较远,但治安一向不错,最严重的也就偶尔有小年轻的喝多了打架,再就是当地的派出所偶尔接到了某家媳妇的举报,找个小旅店扫个黄。 突如其来的命案,一下子让小镇活跃起来了,家家户户茶余饭后,或者是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喜欢谈论一番。 尤其等到次日的新闻报道出来以后,街上的舆论越发轰烈了,任谁也没想到,命案的主角——死者,竟然是沈城威风赫赫的道上大哥王勤虎! 自打那命案发生以后,每天几乎都会有一帮民警,到那事发的小旅店调查一番,现场已经被反反复复的勘查无数次了,用街上那些土著老百姓的话来说,小旅店的地板都快被踩烂了。 此时,一辆警车停在小旅店的楼下,几名公安人员正在上面进行调查,而就在警车对面的马路旁,两辆黑色的国产轿车停了下来,后面的那辆车里,王勤豹目光平静的望过来。 王勤豹一直平静的坐在车里,开车的是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前面的那辆车里坐着平头男和另外的两个男人,这四个常年混迹在火车站一代,专门干着敲诈行当的无赖现在都成了王勤豹的小弟。 肥头大耳的男人见王勤豹不动声色,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声的问:“大哥,咱们就在这儿干等着?要不要我下车给你买包烟?” 王勤豹点了一下,道:“来一包软中华。” 肥头大耳男人脸上的肥肉一阵抽痛,尼玛软中华,好贵的说,可脸上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意,赔着笑脸说:“好,好……” 那胖子刚下车不久,对面小旅馆里就走出了几个警察,旁边跟这样一个将近四十多岁的女人,正是这小旅店的老板娘。 隔着一条街都能听到那老板娘在那呜嗷的叫喊着:“我说警察同志,你们得讲点理吧,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那混蛋把我给强啪啪了,你们不给我讨回公道,现在又封了我的旅店,你们可真是看我一个女人家的好欺负,是不是欺负我没男人!” 面对这妇女的无理撒泼,几个人民警察还是很有耐心,为首的一个看起来年纪稍大的人民警察,客气的冲那老板娘说道:“这位女同志,我们一切都是依法办事,你这里是案发现场,里面的疑点还有很多,另外我们警方不也给你补助了么?” “一天三百块那也叫补助!”旅店老板娘抬高嗓门道:“我这么大的一个酒店,一天光流水就两三千,三百块好干啥!”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周围凑着看热闹的人心里都算是清楚了,这老板娘摆明了就是在无理取闹想要多讹警察局一些钱,就她这小旅店做多也就十个房间,每个房间最多的住宿费也就五十块钱,就算她每天正常开门营业,也不一定赚上三百。 为首的民警只是呵呵一笑,便不再搭理这老板娘,带着手下上了车离开,这老板娘站在原地冲着离去的警车就大骂:“你们这群披着羊皮的狼,专门欺负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老板姓!” 旁边一个小旅店门口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女人,正在那儿翘着一双肥腿磕着瓜子,歪着脖子就冲这边的老板娘讥诮的喊道:“刘金花,我说你就别那么贪心了,旅店里闹出了人命,警察没把你给关起来,还给你一天三百块的补助,你就偷着乐吧,还在这儿唧唧歪歪瞎叫唤,就不觉得害臊的慌?” 被唤作刘金花的老板娘回过头,眉头一挑就瞪向了胖女人,都说同行是冤家,两人都是开旅店的又是紧挨着的,平日里难免就出现抢客抢生意,所以彼此结下点梁子倒也情理之中。 “死肥婆,老娘在这怎么叫唤碍你事了,你要是有本事管好自己家的男人,别成天到晚往马路对面的洗发廊里钻!” “你……” 磕瓜子的胖女人两颗圆溜溜的眼珠子一瞪,闹了个大红脸,这可不是羞臊的,而是被气的,直接一股火从胸口烧到了头顶,站起来扯开了嗓门就准备冲着那刘金花骂街,却不想突然的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刘金花的身后,看似不是很高大,却给人一种很邪门的感觉,尤其他那双眼睛,死气沉沉的泛着阴狠。 磕瓜子的胖女人马上语塞了,这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就她心里所想,那个男人八成是刘金花那臭婊子在外面勾搭的野男人。 刘金花见胖女人不吱声了,而且眼神有些发直,她循着胖女人的目光就回过头,看到身后站着的王勤豹后,脸上满是疑惑,道:“你谁啊?” 王勤豹嘴角淡淡的一笑,道:“咱们方便到屋里说两句么?” “我的店被封了!”刘金花道。 王勤豹转过身,一把扯掉了门上的封条,道:“现在可以进去了么?” 刘金花暗暗咂舌,这私自撕了封条,可是要受到处罚的,指着王勤豹就说:“你,你,你这是在给我找麻烦,万一……” 王勤豹道:“反正又不是你撕的,你还是一个受害者。”说这话,人已经向旅店里迈了去。 刘金花微微一愣,赶紧跟了进去,倒不是别的,她担心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到她的旅店里头做些什么,好赖不说这旅店现在是案发现场,真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自己还在场,经常一定会过来过问自己的。 刘金花走进屋里,赶紧就把门给关上了,此时的王勤豹坐在旅店吧台前面的一个旧沙发上,看着刘金花说:“咱们做个买卖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