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揭穿阿大(2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揭穿阿大(2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揭穿阿大(2 杜婉怡走进了阿大的房间,后背突然一阵凉飕飕的,回过头,正好迎上了阿大那贪婪的目光,循着阿大的目光稍稍的往下一挪,杜婉怡的脸颊马上微微一红,心中一阵厌恶。 阿大马上尴尬的笑着说:“婉怡快坐,我给你倒杯水去。” 杜婉怡坐了下来,看着在一旁倒水的阿大,本来她没觉得阿大怎么样,但经过林昆刚才那么一说,她马上觉得此时的阿大和过去跟在莫叔身边的阿大越来越不像了,就拿刚才来说吧,在过去阿大一定不会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屁股看。 “喝水。”阿大笑着把水杯放到了杜婉怡的面前,自己手里也攥着一杯。 “阿大哥……”杜婉怡将杯子握在手里,说:“你能给我讲一讲莫叔和其他兄弟遇害那天的具体情况么?” 阿大道:“婉怡,你这是何苦呢,听完了之后只会让心里更难过。” 杜婉怡目光坚定的说:“可是我想知道,我想知道莫叔和兄弟们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们就像是我的亲人,我要知道!” 阿大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跟你说说,在我没逃走之前,莫叔和其他的兄弟们跟那一伙雇佣兵拼在一起,奈何那群雇佣兵的实力太强悍,咱们的兄弟都顶不住,也就是莫老大能跟那些人抗衡一下,结果……” 阿大的脸上涌起一阵悲伤道:“我就亲眼看着咱们的兄弟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血泊中,被那些个混蛋踩在脚下,是莫老大最后关头为了挡下了一刀,抓着我的肩膀我要走……” “莫老大!” 阿大仰起头,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悲伤起来,道:“你放心,只要我阿大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杜婉怡脸上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目光里透着阴森森的杀气,正仰着头好似无病呻吟的阿大身体猛的一抽搐,低下头看向杜婉怡,迎上那冰冷的目光,诧异的道:“婉怡,你……” 杜婉怡道:“阿大,亏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哥哥看,你居然背叛莫叔,背叛我们所有的兄弟,要不是你,莫叔和兄弟们就不会死!” 阿大一脸深深的诧异道:“婉怡,你这是在说什么呢?” 杜婉怡冷哼一声,道:“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你个畜生!” 阿大脸色一沉,道:“婉怡,我明白你心里的难过,可你不能轻易的就污蔑我,咱们都是跟在莫老大的身边,我的忠心谁都看的见,你这大半夜的突然跑来说我是叛徒,过分了吧!” 杜婉怡冷笑道:“好,那我今天就先把话数清楚,再杀了你替莫叔和兄弟们报仇!” 阿大嘴角跳动了一下,眼睛微微一眯,盯着杜婉怡说:“你都知道了?” 杜婉怡道:“现场的兄弟们全都是被绑着被杀死的,你却说是和对方拼死的,你根本就没有机会逃出来,除非……” “哈哈!” 阿大忽然大笑,道:“看来还是被你给发现了!不对,应该是姓林的那小子发现的吧,不错,我就是叛徒,是我亲手杀了除莫老大以外的那些兄弟,他们给了我一把枪,我就那么一枪接着一枪的把他们全都给打死了,我没办法啊……” “我要是不打死他们,我就得死,我不能死,我前些年在烟城认识了个姑娘,她给我生了一对双胞胎,我不爱那个女的,可我爱我的孩子,我必须留着我的命,看着他们长大!” “你……”杜婉怡气急的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阿大冷笑道:“对,我是小人,可我并不觉得我欠莫老大和兄弟们什么,大家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过的,谁还没救过谁的命,如今我只是把他们欠我的命给拿回来了,我欠他们的留着下辈子再还!” “不过,你……” 阿大的眼睛又是微微一眯,流露出一抹猥琐,盯着杜婉怡道:“你这细皮嫩肉的小婊子,跟了莫枯这么多年,为了他守身如玉,值得么?我心里其实早就把你骑了个遍,今天反正你也看清我的真面目了,那可就别怪我本性暴露了!” 说着,阿大站了起来,身上的绷带扯了下来,向着杜婉怡就要扑过来。 “畜生,你给我清醒点!”杜婉怡手里握着的杯子向阿大泼了过去。 哗啦…… 一辈子的水全都泼在了阿大的脸上,阿大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凝滞,眼眶里陡然一阵凶戾的光芒闪烁,反手就是一个大巴掌向杜婉怡甩了过来。 啪! 一声脆响,巴掌并没有打在杜婉怡的脸上,而是被杜婉怡死死的抓住了手腕,杜婉怡脸上的表情也是变的阴冷起来,用力的一扭,阿大这条本来就挂着伤的胳膊顿时喀嚓一声。 “啊!” 阿大一声惨叫,脸上凶戾的表情更甚,怒吼一声就骂道:“臭婊子,你特么的居然敢还手,那就别怪老子太粗暴了!” …… 门外,王福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抬起脚就准备去踹门,这时胳膊却是被人拉了一下,回过头一看,拉他的正是林昆。 “昆哥?” 王福一脸疑惑的看着林昆,马上着急的道:“里面打起来了!” 林昆道:“再等等,这毕竟是他们骷髅佣兵团内部的事情,如果杜婉怡能靠自己清理的门户,远比我们插手要好。” “哦……” 王福哦了一声,和林昆站在一起,听着屋里面的动静。 里面的打斗很激烈,但惨叫声几乎都是阿大传出来的,这也没什么奇怪,也不是说杜婉怡的实力就比他高多少,实际上阿大的实力是要比杜婉怡高不少的,但他为了掩人耳目,故意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好似经历了一场恶战,身上的伤可都是真的。 房间里的打斗一直持续了能有十多分钟,最终传来一声阿大的惨叫,和隐隐约约的哭泣声。 门开了,杜婉怡头发凌乱满脸是血站在门后,泪水顺着脸颊淌落了下来,一双清透的大眼睛满是泪光的看着林昆,突然一把扑进了林昆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失声痛哭。 背叛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至亲至信任的人背叛…… 沈城郊外的别墅里,周汉涛左右拥抱尽情享乐,这才一早上的功夫,他便提枪上阵搞了身边两个小尤物一个连环炮。 一身西装革履,戴着个金丝眼镜的车承安将昨天晚上发生在夜场皇后酒吧里的拳场里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周汉涛马上哈哈大笑起来,道:“哈哈,好戏来了,来的这么快!” 车承安紧接着又说:“不过还有一个坏消息,查尔斯那边安插在姓林的身边的人,现在联系不上了,估计已经死了。” 周汉涛满不在乎的挥挥手道:“查尔斯那边的事,我们不用操心,我们只管付钱给他们,他们只管替我们办事。” 说着,嘴角又是冷的一笑,道:“王勤豹既然这么快就找上了姓林的,但没有马上动手,估摸着是想等他大哥头七的日子用姓林的脑袋祭奠他大哥吧,我们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车承安道:“可最近沈城警察局方面,好像一直在调查王勤虎的死,我怕被他们查出什么线索来,会对我们不利。” 周汉涛道:“你给鬼蝠和老郁都去个电话,让他藏好一点,等那王勤豹和姓林的拼个你死我活的之后,再出来。” 车承安道:“周少,目前查尔斯一方,还不知道鬼蝠的存在,我们用不用和查尔斯先说一声,免得被查尔斯怀疑。” “怀疑?” 周汉涛冷笑道:“他们只管拿钱办事,至于我们到底雇了几波人,跟他们没关系。对了,下午我要去市内的酒店,这郊外空气虽好,可花花绿绿的感觉少了一些,最近这两天我们就尽情的玩,你密切的注视一下,等那王勤豹和姓林的拼上了,我们再继续下一步动作。” 车承安答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这时,周汉涛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弹了弹手中的烟灰,拿起了手机,一看手机显示的号码,脸色顿时剧烈的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