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章:揭穿阿大(1)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揭穿阿大(1)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揭穿阿大(1) 侯小宝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眼神,像是从地狱的夹缝冲钻出来的一样,透着那满是死亡气息弥漫的冰冷,直射心扉。 而站在擂台上这个一身运动装,身材看似一般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背负着满身杀伐回来要找林昆报仇的王勤豹! 和侯小宝只是短暂的对视了一秒钟,王勤豹冰冷的声音便传来,“告诉姓林的,我王勤豹回来了,让他洗干净了脖子等老子去取他的脑袋!” 说完,转过身,一个翻身下了擂台,擂台下面的观众顿时响起一片雷动的掌声,这掌声每天晚上都一样,谁赢了就献给谁,先前那接连三天,即便王猛害的场下不少的人输钱,但他从擂台上走下来的时候,下面的这些人也照样鼓掌。 林昆正在维多利亚酒吧里跟王福交代一些事情,王福听的很认真,他以前在天楚集团做保安,但天楚集团的安保工作,和这酒吧里的安保工作完全不一样,另外林昆还希望他尽可能的接触一些经营管理上的东西,不管林昆说什么,他都在一旁虚心的点头,好似什么东西都答应下来一样。 林昆突然停下,笑着对王福说:“我说的你都能做?” 王福马上啊了一声,尴尬的笑了笑说:“能不能做先答应下来呗,本来咱就是一个粗人,喊打喊杀没问题,但是这经营管理方面……” 林昆笑着说:“不难为你,尽力而为就好。” 两人正说着,这时侯小宝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脑门上出了一层的细汗,来到了林昆的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就汇报道:“不好了,昆哥!” “哦?” “刚,刚才……”侯小宝深吸一口气,道:“拳场那边来了一个人,把王猛给打成重伤,还让我给你捎句话。” 林昆眉头一皱,道:“王猛现在怎么样,送医院了么?” 侯小宝道:“我已经安排人给他送医院了。那人让我告诉你,他要你……” “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尽快说。”林昆道。 “他要你洗干净了脖子的,等着他来取你的脑袋。”侯小宝道,说完,一双不大的下眼睛胆怯的观察林昆脸上的表情。 林昆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少的变化,问:“他说他是谁了么?” 侯小宝马上恍然,道:“说了,王勤豹!”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果然是他。” 王福在一旁问道:“昆哥,这个王勤豹,不会就是王勤虎的……” 林昆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王勤虎的弟弟。” 侯小宝道:“昆哥,那这个王勤豹是不是比王勤虎厉害多了?” 林昆笑着说:“为什么这么说?” 侯小宝道:“猛子的身手一直不错,但在他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林昆道:“猛子要是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一定不会觉得自己输的冤。” 林昆和蒋叶丽一起去医院看望了一下王猛,伤势比想象中的要严重,身上多处骨折,有几处还是严重的骨折,就这情况在床上怎么也得躺上半年,才能恢复个七七八八。 从医院里走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林昆和蒋叶丽走在前面,王福和侯小宝跟在后面去,邱池、李子峰、陈海涛三个人被安排在了医院里守着王猛,别再发生其他的意外。 蒋叶丽问林昆:“既然王勤豹回来了,他为什么不马上来找你?” 这时,侯小宝和王福也一起竖起了耳朵,两人心中也正疑惑呢。 林昆笑了笑说:“我要是猜的没错,他是想趁着王勤虎死去七年的忌日,正好把我的脑袋提到王勤虎的坟前祭拜。” 蒋叶丽眉头微微一蹙,道:“他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林昆笑着说:“他确实有这个实力,常年混迹在非洲的孟加拉国,在那一片地方被称作是战争秃鹫,可以说是孟加拉国一代最凶悍的佣兵,至今好像还没有什么败绩。” 蒋叶丽面露担心的道:“既然这样,那你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下?” 林昆笑着说:“不用准备,该来的总会来,该杀的总得杀。” 回到了维多利亚酒吧,杜婉怡正在三楼林昆的房间门口站着,林昆走过去,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之前献身未遂,杜婉怡再看见林昆,总觉得有些尴尬,微微的低着头,脸颊有些发烫,道:“没什么。” “进来说吧。” 林昆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杜婉怡犹豫了一下,跟了进来。 “随便坐,要喝点什么么?”林昆招呼道。 “不用了,谢谢……”杜婉怡坐在了沙发上。 “跟我不用这么客气,我和老莫虽然交情算不上深,但也不至于浅,能互相欠着人情的,至少也算是半个朋友。” 林昆坐在杜婉怡的对面,笑着说:“叫你来不是为别的事,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身边的阿大我怀疑他有问题。” “啊?” 闻言,杜婉怡脸上的表情很是诧异,愣了大概两秒多钟,笑着摇头道:“不可能,阿大能有什么问题,他跟了莫叔这么多年。” 林昆抽出根烟叼在嘴里,笑着说:“你不介意我抽根烟吧。” 杜婉怡道:“这是你房间。” 林昆道:“那我也的尊重一下女士的意见。”打火机喀嚓一下点着。 杜婉怡看着林昆,脸上的笑容突然静了下来,问道:“你为什么说阿大有问题,莫叔的死难道和阿大有关系?” 林昆笑着说:“往往越是值得相信的人,就越会有猫腻,我本来还想多留他几天呢,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最近外面遇到了点麻烦,一个仇家寻上门来了,攘外必先安内,我得把内部的事情都处理,防止到时候后院起了火。” 杜婉怡的脸上仍闪烁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说:“可阿大跟莫叔也快有二十年了,对莫叔一向忠心耿耿,莫叔的死怎么可能和他……” 林昆道:“我去案发的现场看过了,当时的那种情况下,阿大根本不可能逃出来的,其他的兄弟都是被捆绑着杀死的,阿大当时肯定也是被捆绑的,而对面的人实力又不俗,凭他一个人怎么可能逃出来?” 杜婉怡脸上的表情突然激动起来,道:“你,你找到了莫叔的尸体!?” 林昆道:“按照警察局的要求,尸体需要暂时放在他们那,留待破案找线索,过些天我们应该就能取回来下葬了。” 杜婉怡的眼眶里突然溢出了泪水,口中喃喃道:“莫叔……” 林昆抽出两张纸巾递给杜婉怡,道:“你一会儿不妨跟阿大对峙一下,问他当日的情况,看看他到底怎么说。” 杜婉怡看着林昆,点了点头,起身临走前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如果他真是叛徒,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告慰莫叔和其他兄弟的在天之灵!” 林昆手中夹着烟卷,微笑道:“一定要小心。” 杜婉怡道:“谢谢!” 砰…… 房间的门关上,林昆拿起手机给王福打了个电话,“去阿大的房间外面守着,里面一旦有动静,马上冲进去。” 咚咚咚…… 杜婉怡来到了阿大的房间门口,等了几秒钟,里面才传来阿大的声音:“谁啊?” “是我,婉怡。”杜婉怡面色彭静,心中却是十分的纠结。 她相信林昆的推断,可心里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阿大毕竟是跟在莫叔身旁多年的人,甚至比自己的时间都要长。 背叛往往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自己最信任最亲近的人背叛。 吱…… 门开了,阿大的身上仍缠着绷带,见到杜婉怡有些奇怪,道:“婉怡,这都大半夜的,有事?” 杜婉怡笑了一下,说:“睡不着,就想过来找你聊聊天。” “哦……” 阿大把杜婉怡让了进来,目光却是不自然的落在了杜婉怡的腰间以下,眼眸里一抹冰冷的淫邪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