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以血发誓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以血发誓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以血发誓 沈城北火车站,一个一身迷彩服的男人从车站里走了出来,男人看上去很精瘦,身材也不是很高大,打眼一看可能会把他当做是咱们华夏的士兵,但仔细的一瞧,他身上迷彩服的花纹和我们华夏海、陆、空士兵的不一样。 走出火车站的大门,男人抬头仰望天空,道:“沈城,我王勤豹回来了!” “哥们,打车不!”不远处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凑过来问道。 王勤豹有些疑惑道:“出租车?” 肥头大耳的男人嬉笑道:“你可以说咱是出租车,不过咱不用给出租车公司交份子钱,价格比出租车要便宜。” 王勤豹有些听不懂这男人在说什么,这也不奇怪,他离开华夏已有数年,他刚离开那会儿,华夏还有‘黑车’这个词。 见王勤豹迟疑,肥头大耳的男人笑道:“大兄弟,去哪儿?” 王勤豹道:“去南山陵园。” 肥头大耳的男人笑嘻嘻的接过王勤豹手中的包裹,就把他往车那边领,道:“你放心,价格实惠,安全送达!” 王勤豹跟着上了车,是一辆普通的国产车,车也是比较新的,至少坐上去的感觉,比普通的出租车要舒服。 车子启动,王勤豹坐在副驾座的位置上,司机笑着问:“大兄弟,你那包里放的什么呀,看起来没多少东西,可真重啊!” 王勤豹闭上了眼睛,不打算和这胖子多言语,道:“好好开车吧。” 胖子的眼睛微微一眯,瞥了王勤豹一样,嘴角勾起一抹奸诈的冷笑。 这边,这辆黑车刚刚启动,后面紧跟着两辆车就尾随了上来。 吱嘎…… 突然的一个急刹车,王勤豹睁开了眼睛,周围的环境有些荒芜,他已经很久没回沈城了,暂时瞧不出这是哪,转过头疑惑的向司机问道:“怎么,咱这是到地了?” 肥头大耳男人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先前的那股子热情劲儿没了,换上了一副阴狠狡诈之色,冲王勤豹就吼道:“给老子下车!” 王勤豹有些没搞清楚状况,这时两辆车从后面超了上来,车上下来了三个男人,打眼那么一瞧,一个个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瞪着一双眼睛就向这边走了过来。 王勤豹马上反应过来,感情自己这是被设计了,冲着肥头大耳的司机冷冷的一笑,道:“你确定要让我下车?” 肥头大耳的司机阴冷的道:“配合着点,待会儿能少吃点苦头!” “ok!” 王勤豹呵呵的一笑,解开了安全带就下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这时,四个男人已经围在了他面前,肥头大耳的男人冷笑着说:“大兄弟,一看你就是国外回来的,在国外没少赚钱吧,咱们哥几个手头紧,先借几个钱花花呗。” 王勤豹呵呵的一笑,他身材单薄,跟眼前这四个男人在气势上完全是输的,笑着说:“你们这是要打劫我么?” 旁边另一个小平头的男人不耐烦的道:“麻痹的借点钱花墨迹个球,肥球,去把他的包拿下来,看有什么值钱的没!” 肥球就是肥头大耳开车的那男人,来到了后备箱把那黑色的包裹拿了出来,这包裹看起来不大,而且里面也没装多少东西的感觉,可往里这么一提,却是沉甸甸的。 肥头大耳的男人笑道:“这包里装的该不会是金条吧,那哥几个这下子可发财了,以后半年都不能再出来干活了!” “少废话了,赶紧打开瞅瞅,万一这孙子是个穷鬼,咱们今天这单子又算是白干了!”平头男不耐烦的督促道。 肥头大耳男就要去打开包裹,王勤豹冷笑着说:“你确定要打开?” 肥头大耳男手上迟疑了一下,抬起头冲王勤豹吼道:“怎么,要吓唬老子啊,老子又不是被吓大的,操!” 哗啦…… 包裹的拉链拉开了,顿时一股冰冷的气息蔓延了出来,眼前的这四个男人同时感觉到了这股冰冷,后背都跟着发凉。 “哎呀我去,这他女良的什么东西!”肥头大耳男一把将包裹丢到了地上,感觉自己刚才像是抱着死人的骨头。 王勤豹笑着将地上的包裹捡了起来,掏出了里面的东西,眼前的这四个男人顿时吓的一哆嗦,明晃晃的一把刀出现在他们的前,确切的说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岛国刀。 四个男人本能的就向后退了一步,这把刀看起来十分的邪门,那寒光闪闪中,仿佛能嗅到死亡的气息,叫人心底发毛。 王勤豹嘴角冷冷的一笑,握着刀就向前,这四个男人掉头就想要跑,最先有所动作的是那个不耐烦的平头男,结果他刚要迈开脚步,屁股上就是被重重的踹了一脚。 “啊哟!” 一声痛叫,平头男趴在了地上,其他三个人皆是一愣。 王勤豹手中的刀子一挥,一只脚踩在平头男的脊背上,冲着另外的三人阴测测的道:“不想活命的,尽管跑。” 这语气听起来很淡,但其中所凝聚的那股子说不出的阴嗖嗖的味道,却是让眼前这三个人浑身上下剧烈的一颤,那个肥头大耳男更是两条腿哆嗦了起来,满眼恐惧的看着王勤豹说:“大……大哥,兄弟几个拜错了山头,饶命啊……” 声音里带着哭腔,说话的时候能够清楚的听到牙齿打架的声音,另外的两个男人见状也纷纷学着胖子的说话了起来。 “大哥,饶命啊,小的有眼无珠,下次再也不敢了!”这一声哭爹喊娘的讨饶声,是王勤豹脚底下的平头男发出的。 他们这些人常年混迹火车站一代,专门挑外地来的生人下手,那眼力见可谓是不一般,可就是这个王勤豹,害的他们四个人全都看走了眼,只当是外乡归来的老实人,没成想却是个亡命徒,随身带着刀子还能顺利混过火车站的安检! 王勤豹冷漠的一笑,道:“想活命可以,但接下来的三天,你们必须听我使唤,谁要是敢报警或者打其他的歪主意,我保证让他死无全尸。” 说完,脚底下一挪,那趴在地上的平头男马上爬了起来,和那另外三个男人一起点头哈腰的致谢,并声音啷啷的保证道:“大哥,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大哥,我们绝对忠心与你!” 王勤豹将刀重新装进了包里,坐回了车里,四个往日里凶神恶煞专门欺负老实人的男人微微一愣,紧接着赶紧纷纷上车。 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上了车后,先是笑嘻嘻的递了根烟给王勤豹,王勤豹没有回头,只是微微的向那烟卷一瞥,肥头大耳的男人马上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大哥,我身上都是带着两包烟的,一包里面夹着迷药,另一包留着自己抽……” 不等肥头大耳的男人说完,王勤豹伸手接过了那根烟,不等肥头大耳的男人把打火机递过来,他自己掏出打火机点着了,吸了一口吐出烟道:“南山陵园,别再墨迹了。” 南山陵园是沈城的三大墓地中的一座,在沈城南郊外,建在一座大山上,整个山腰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墓碑和坟冢。 两辆车子停在了陵园的大门口,前面那辆车先停下,在那平头的带领下,三个人下了车之后便向一旁的祭品店跑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提溜来了一大堆上坟用的东西。 “大哥,你看这些东西行么?”平头男小心翼翼的问道。 王勤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手里拎着那黑色的包就向陵园里走去。 陵园的门口有一个岗亭,一个穿着保安服装的老大爷探出头问道:“小伙子,来上坟祭拜需要等下记,留个姓名电话。” 王勤豹淡淡的道:“王勤豹,电话……”说着,回过头向那肥头大耳男看去,肥头大耳男微微一愣,马上会意的凑上来,笑呵呵的冲门卫老大爷说:“我哥的电话坏了,记我电话……” 门卫老大爷奇怪的看了看几个人,目光最后又落在王勤豹的脸上,道:“要祭拜哪一个坟头,逝者的姓名是什么?” 王勤豹淡淡的道:“王勤虎。”说完,许是没什么耐心了,一脚踹开了眼前的铁栏门,咣的一声响,声音很大。 那门卫老大爷见状出口就要责骂几句,甚至还想要吹胡子瞪眼的出来教训一下这个不懂事的后生仔,结果王勤豹回过头一个冰冷的眼神看过来,老大爷顿时吓的一愣,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这门卫老大爷虽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守墓老人,不过可别小瞧了这守墓老人,墓地乃是阴盛之地,敢守墓地的人胆子可都不是一般大的,可尽管如此,他也还是被王勤豹一个眼神就给震慑住了。 不是他胆小,实在是王勤豹刚才的眼神太过冰冷,像刀子。 身后肥头大耳男和平头男以及另外的两个人赶紧跟上,刚才王勤豹说出王勤虎名字的时候,四个人的心里头皆是一震,王勤虎的大名对于他们这些混迹在底层的小混混来说,那绝对就是一个神话,一个只可仰望不敢奢望的存在。 可惜这个只可仰望不敢奢望的神话,被一个过江龙给搞了,四个人面面相觑,这时候四个人的心底都有一个疑问,眼前这个一身杀气的男人,跟王勤虎到底什么关系,刚一下火车就来祭拜,这关系肯定不一般吧,难不成是回来…… 四个人正胡思乱想着,王勤豹停了下来,坟头的位置在山脚下,一个不起眼的小旮旯。 王勤豹背对着四个人挥了下手,四个人马上会意的将祭品拿出来摆在墓碑前,偷偷的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果然是他们沈城第一黑道大哥王勤虎,他居然葬在了这儿! 扑腾…… 王勤豹突然双膝跪在了地上,脑袋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下,眼眶湿润却未流泪,从那黑色的包里拿出那把寒光闪闪的刀,握在手心里抹了一下,鲜红的血液吧嗒吧嗒的滴了下来,与此同时咬着牙关嘴唇颤抖的说道:“大哥,兄弟回来了,我以我们兄弟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发誓,我一定要为你报仇,三天后,我一定会提着林昆的人头来祭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