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姐弟殒命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姐弟殒命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姐弟殒命 趁着夜色,丁锦玉给丁涛办理了出院手续,一个人推着丁涛,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向机场赶去,她打算今天晚上就带弟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权势再高也得有命去享用才行。 路上,她给林昆打了一个电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大致的意思就是之前都是误会,她也是被周汉涛架着所以迫不得已。 林昆在电话里表现的很大度,说了一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路上小心,周汉涛可不是一个肯轻易放人的善茬。” 挂了电话,丁锦玉的心砰砰跳乱起来,一旁的丁涛回过头看着她说:“姐,别害怕了,是祸躲不过,大不了咱们一起扛,现在周汉涛给你的条件是优厚,可不也是把你当做棋子,真要和林昆作对,后果绝对不乐观。” 丁锦玉笑了笑说:“涛子,跟姐说实话,你真的更看好林昆?” 丁涛苦笑说:“就周汉涛和林昆而言,我当然更看好林昆,一系列的事情到现在,我发现姓林的真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二世祖,找几个国外的佣兵就能给解决的。” 丁锦玉望向窗外,苦笑一声说:“周汉涛这次也算是计划周密,找来了王勤虎的弟弟王勤豹,这个王勤豹不是简单的人物,真要将他哥哥的仇记在林昆的头上,胜负未定。” 丁涛道:“姐,管他们最终谁胜谁输,都跟咱们没关系。” 话音刚落,望向车外的丁锦玉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只见出租车的后视镜里,一道刺眼的强光迅速的逼近。 丁涛顿时紧张的叫喊了一声:“姐,后面有车跟着我们!” 丁锦玉的脸色一怔,旋即马上冷静下来,从包里掏出一把袖珍的手枪,冲驾座上正透过后视镜往后看的司机说:“司机师傅,麻烦你快一点!” 瞥到了丁锦玉手里握着的手枪,这司机就是想慢,也不敢慢了,通常遇到这种情况,他应该马上找一个开阔繁华的地方,把车靠边一停,什么恩怨下车说去,跟他没关系。 司机暗暗的一咬牙,脚底下的油门狠的一踩,本来排量就不是很大的出租车,咆哮着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声音,向前蹿了出去,可即便如此也根本甩不掉后面的车。 一脸冷漠的郁镇坐在黑色的奔驰车里,从眼前那辆出租车开开驶出医院的时候,他就悄然的跟在后面,刚才给周汉涛打电话汇报情况,果不出所料这个丁锦玉要跑。 周汉涛的意思很简答,丁锦玉是王勤虎死亡的目击证人,如果被王勤豹找到她,那王勤豹很有可能知道王勤虎死亡的真相,到时候那个握着鬼冢的男人可就要将矛头对准他。 杀死王勤虎本意就想是栽赃给林昆,要是引火烧身就太违逆本意了,就王勤豹的凶名,手下的查尔斯那帮人真要和他对上,也不一定就百分之百的有把握,到时候再搞的个两败俱伤,岂不是被暗处的林昆给捡了便宜。 周汉涛这一次从吉森省来到省城,为的就是下一局大棋,把林昆这条过江龙也好混江龙也罢,彻底的给屠了。 周汉涛的在电话里只说了一个字——杀,郁镇挂了电话后,嘴角冷的一笑,脚底下油门狠的一踩,黑色的奔驰车嗷的一下向前面的出租车撞过去,呼通一声撞了个趔趄。 车里丁锦玉急声尖叫,冲那司机喊道:“快,再快点!” 那司机下的脸都白了,也是无可奈何的说道:“小姐,我真的已经尽力了,脚都快踩到油箱里了,跑不过后面那辆奔驰车啊!” 说着,司机瞥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丁锦玉,趁着她发愣的功夫,脚底下猛的一脚刹车,车子停在了马路边上,这司机迅速的解下安全带从车上跳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丁锦玉和丁涛都被晃了一个趔趄,脑袋重重的撞在车窗上,丁锦玉揉着脑袋恢复神智,旁边那辆黑色的奔驰车已经停了下来,车上郁镇冰冷着一张脸叼着一根烟,目光看过来。 丁涛吓破了胆儿,道:“姐,是周汉涛的人,怎么办!” 丁锦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丁涛说:“小涛,一会儿你自己先跑,跑的越远越好,姐随后跟上。” “姐,你疯了么!那可是周汉涛手下的杀手,你怎么可能……” 话音未落,丁锦玉已经推开车门下去,手中握着袖珍手枪,对着车窗后的郁镇就准备开枪,可这时奔驰车的车门突然打开,车门猛的撞在了她的腰上,她手中的枪砰的一声响,脸上的那决然的表情,却是变的说不出的痛苦。 “姐!” 车里的丁涛大叫,他本来是要逃的,他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可当看见自己的亲姐姐就这么死在自己的面前,佝偻着身体站在郁镇的面前,血水顺着她的肚子一滴一滴的往下淌,他的心里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决然涌起。 “我跟你拼了!” 身上还缠着绷带的丁涛,向着郁镇就扑了过来,郁镇的手只是轻轻的一挥,一道黏着血腥气息的寒光闪过,从丁涛的脖子上抹了过去,丁涛顿时双眼瞪大,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周围不少的车辆停下来围观,郁镇掏出手帕擦了擦手里的匕首,拣起丁锦玉手里握着的枪,冲着夜空砰砰砰的就是三枪,周围那些围观的人顿时吓的一脚油门逃之夭夭…… 郁镇拿起手机,对着地上的姐弟俩的尸体拍了一个照,发给了周汉涛之后,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道:“周少,人我已经解决了。” 电话里传来周汉涛阴冷的笑声,道:“好,这一下姓林的就是跳进黄浦江里也洗不清了,唯一的证人已经挂了,王勤豹那个疯子到时候一定会和他斗的你死我活,哈哈!” 郁镇道:“周少英明,没什么事的话,我去郊外找个地方躲几天。” 周汉涛道:“有事情我会再通知你,你自己小心点。” 郁镇挂了电话,上了黑色的奔驰车,踩着油门离开,到了一个偏僻的路口,下车把车上夹着的假牌子给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