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坐山观虎斗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坐山观虎斗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坐山观虎斗 (请个假,今晚回老家,估计回去会很晚,今天一更……欠下的后续找时间补上。) 林昆张开手就要推开杜婉怡,喉咙突然一凉,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了上面,他整个人顿时一僵,眉头轻蹙的看着杜婉怡。 也怪他自己太过大意,对杜婉怡一点防备也没有,这把匕首是藏在杜婉怡的手腕后面,趁着林昆分神的功夫突然发难。 杜婉怡目光冰冷的盯着林昆,语气更是决然的道:“你和莫叔之间的事情我知道,你们最多是惺惺相惜,没有人会为了一个算不上朋友的人去冒险,所以我不相信你会替莫叔报仇!” “莫叔生前有一对心爱的短刀,叫骷髅双绝,是莫叔用他人生第一笔佣兵费请东方名将打造的,我不但要你替魔术报仇,还要你帮我这一对刀拿回来,莫叔的东西决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林昆笑了笑,说:“既然想要我替帮你报仇,还要拿回两把刀,干嘛还用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打算先杀了我,然后我的鬼魂替你报仇?” 杜婉怡目光依旧冰冷,道:“我知道你从不亏欠人情,尤其是女人的情,当初你能为了百凤门的蒋叶丽平了疯皇集团,替她报了她男人的仇,今天我就把自己给你,你也替我报仇!” 说着,浑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杜婉怡就要向林昆吻过来,粉嫩的嘴唇近在尺咫,脸上决然的表情势在必得,用刀逼迫着要把自己给一个男人,这在今天之前,都是她不曾想过的。 她杜婉怡生的貌美,暗中喜欢她的男人无数,她如果站在大街上喊一声自己想要男人了,那男人肯定乌泱乌泱的排长队。 杜婉怡刚微微的张开嘴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尤其握着匕首的手腕,像是被死死的勒住,一股钻心的疼痛。 林昆笑着向后退了一步,一只手捏着杜婉怡的手腕,道:“妹子,还是省省吧,虽然你脸蛋漂亮身材也不错,但趁人之危这种行当,你昆哥我还真不屑,你也犯不着拿刀架着我的脖子把自己给我,强扭的瓜不甜,你犯不着这么执着。” 说完,林昆松开了手,杜婉怡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由先前的决绝变的说不出的绝望,抡起手中的匕首就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林昆的眼睛突然瞪大,赶紧伸手过来抓住她的手腕,用力的一捏,杜婉怡啊的一声痛叫,手中的匕首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林昆大吼道:“你这个疯女人,你特么就这么想死么!?” 杜婉怡泪水涌流,失望而又哀伤的道:“莫叔死了,我却什么也做不了,连帮他报仇也做不到,我还活着干嘛,不如死了算了。” “怎么就不能报仇了,我有说过不帮老莫报仇么,昂?”林昆大声吼道。 杜婉怡抽泣了一声,半信半疑的看着林昆:“你真会替莫叔报仇?” 林昆黑着脸点了点头,对她刚才的过激行为表示不满。 杜婉怡道:“可是你和莫叔之间没什么深的交情,就算莫叔把暗中的那个人的信息告诉了你,也只是还你当初放过他的人情。” 林昆道:“那就让老莫再欠我一个人情,我也不着急,下辈子还上就行。” 杜婉怡道:“那骷髅双绝呢?” 林昆道:“以前在乡下的时候,我听老人们说起过,利器不能入坟,会对死者的魂魄近乎毁灭的影响,那刀既然是老莫生前的爱物,我自然会给取回来,但不能埋到地下,你留在身边吧。” 杜婉怡道:“你有信心?” 林昆拣起地上的衣服给杜婉怡披上,笑着说:“没有。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也是实话实说,毕竟那个查尔斯还有他手下的那些人不是善类,我只能说会尽力而为。” 林昆坐了下来,接着说:“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全力以赴,我林昆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自然说话算话,更何况那个查尔斯和他手下的人也是冲着我来的,只要我活着,就没理由让他们活着离开,总得给那些欧洲的佣兵团一点震慑,我们华夏可不是他们这帮收了钱只顾着收个人性命的家伙随便进出的。” 杜婉怡道:“漠北狼王,真的像传说中那么厉害么?” 林昆笑着说:“怎么厉害了?” 杜婉怡道:“华夏的江湖上传,漠北狼王是华夏最顶尖的特种兵。” 林昆笑着说:“特种兵不是佣兵,咱们华夏的江湖上卧虎藏龙,比漠北狼王厉害的人多了去,何况也只是传说而已。” “好了,该说的我们也都说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记住,你是老莫托付我照顾的女人,以后不要随便脱衣服了。” 杜婉怡脸颊尴尬的一红,裹了裹身上的外套走出了门外。 砰…… 房间的门关上,整个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剩下林昆一个人,空气中弥漫着杜婉怡身上散发出的淡淡体香,林昆抽出根烟叼在了嘴里,打火机咔嚓的点着,深吸一口站在了落地窗前。 这窗外静谧幽深的夜空,像一张干净的石板,上面镶嵌了许多华贵而又明亮的宝石,这夜空下的城市娇媚迷人,像是身穿旗袍站在巷子口的女人,她叼着一根细烟,品味着红尘百态。 这一切都只是常人眼中的,此时在林昆的眼中,窗外那浓浓黑暗的深处,翻涌着无尽的血腥与杀戮,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林昆拿出手机给沈曼打了个电话过去,“沈曼,能帮我一个忙么?” 电话里传来沈曼的声音,道:“大半夜的,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林昆道:“我有一个朋友被杀了,想借助你们警方的力量,查出事发地,再找出他的尸体。” “命案?” 沈曼有些惊讶,道:“我马上联系沈城警察方面,展开搜索。” 林昆道:“谢了。”刚要挂电话,电话里沈曼马上又着急的说:“林昆,你先别挂,你可千万别做出来什么傻事,一而且要按照法律的途径来。” 林昆笑着说:“你们警方找出事发地就好,在破案上不要太浪费时间,这次的对手不简单,不要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沈曼道:“你……” 嘟嘟嘟…… 林昆已经挂了电话,电话另一端的沈曼气的跺了一下脚脚:“混蛋,话都不让人说完。”马上就要再给林昆打过去,提示已经关机了。 林昆也是太了解沈曼了,此时的他表面上看起来心思平静,内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凌乱,但理智和仇恨纠缠在一起之后,人往往都会失去平静,一个心智足够成熟的人,往往会强行自己镇定。 沈城某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内,查尔斯手里拎着个黑色的塑料袋,走进了顶楼的总统套房内,周汉涛正半躺在沙发上,左右各有一个身着性感的尤物伺候,一个给他捶着肩,一个给他喂水果,这位在外人眼里看来足够称得上是周家豪杰的周汉涛,骨子里却是流淌着根深蒂固的富少纨绔的奢靡血液。 查尔斯走了进来,周汉涛笑着站了起来,道:“查尔斯队长,怎么样了?” 查尔斯那藏在浓密络腮胡子后的大嘴咧开一笑,将手中的黑色塑料袋丢了过来,一颗血糊糊的脑袋砰噔砰噔的滚了过来。 “啊!” 服侍在周汉涛身旁的两个小尤物顿时吓的尖叫起来,躲到了一旁。 周汉涛提溜起了脑袋看了看,抬起头冲查尔斯竖起了大拇指,“骷髅佣兵团的莫枯,华夏江湖上威名远播,几年前杀了一个军区高干家的二世祖闻名,如今却死在了查尔斯队长你的手下,高,不愧是西班牙斗牛士佣兵团,这一出手果然不一般!” 查尔斯道:“周先生,什么时候对那个姓林的动手,我手下的人已经按耐不住了,早些动完手解决了那小子,我们还回西班牙,在巴塞罗那还有漂亮的姑娘等着我们呢!” 周汉涛一把抓过了推到一旁的两个小尤物,往查尔斯的怀里一推,笑着道:“查尔斯队长,我们华夏也有美女,对于你们来说还是异国风味,让兄弟们在按捺一下,我还有布置。” “哦?” 查尔斯眉头一挑,有些不愿意,道:“还是信不过我们的实力?” 周汉涛摇摇头,道:“不是信不过,是信的过,并且希望能够长期合作,不知道你听过王勤豹这个名字没有,用不上两天的功夫,他就会顺利到达沈城,要为他哥哥王勤虎报仇。” “手握鬼冢被称作不似修罗的王勤豹?”查尔斯微微挑眉道。 周汉涛笑着说:“是他,他哥哥是被林昆杀死的,我们何不先坐山观虎斗,即便最终王勤豹把林昆给杀死了,你们的那份佣金我还是照付不误,这岂不是很两全其美的法子?” 查尔斯微微一笑,说:“听起来确实不错,看来周少爷还真是替我们着想,我相信以后我们的合作会更愉快的!先告辞了……”揽了揽怀里的两个姑娘道:“不过这两个女人好像不够我那一帮虎狼的兄弟,每个人两个才算够。” 周汉涛笑着说:“放心,女人绝对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