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泪水与绝望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泪水与绝望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泪水与绝望 “呜……呜!” 三楼,跪在地上的被堵住嘴的佣兵们的大声的嚎叫,声音被憋在了嘴里,却在肺腑的中间炸裂开来,他们瞪大着眼睛,望着地上倒在血泊的莫枯,一个个脸上的表情哀伤至极。 血水染红了大地,莫枯静静的趴在地上,他的双眼还未阖上,目光望向的方向,正是查尔斯站着的地方,这个一身英胆的佣兵首领,至死也要盯着查尔斯,怕他会言而无信。 查尔斯放下了手中的ak47,亲自从楼上走了下来,站在莫枯的尸体前,举起了一个军礼,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两把短刀,眼神里目光贪婪,喃喃道:“好刀,果然是好刀!” 这时,楼上的一个华夏人模样的佣兵笑着向查尔斯喊道:“恭喜头得到宝贝!”说的却是一口叽里呱啦的高丽话。 查尔斯将枪挂在胸前,手里握着两把匕首挥了挥,空气中顿时白光泛着淡淡的红光连成一片,查尔斯冲楼上的那名高丽人眼神示意,那高丽人马上拿起一根钢管抛了下来。 嗖…… 钢管的来势很凶,查尔斯抡起了两把匕首,铿铿的就斩了上去,应声钢管斩成了三节,发出一阵喀嚓的清脆声响。 “哈哈!” 查尔斯再次哈哈大笑起来,道:“好刀,果然是好刀啊!等我就用这把刀子,亲手将那姓林小儿的心给挖出来!” 说着,目光向三楼押着窟窿佣兵团佣兵的两个手下递了个眼神,这两个手下一个是身高马大的美国人,一个是身材精悍的越南人,两人会意,从腰间摸出了刀子,挑断了其中一名佣兵身上的绳索。 这名佣兵三十多岁,脸上有几道疤痕,额头上的头发有点城乡结合的意思,被解开了绳索之后,站起来就向越南人扑过来,口中大喊一声:“我阿大今天跟你们拼了!” 越南人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慌张之色,等阿大的拳头打过来以后,他只是向后一躲,同时将手中的刀子抛给阿大。 阿大接住了刀子,然后快速的转过身,在剩下的四名跪在地上的同伴的脖子上剌了下来,唰唰唰唰……寒光闪烁,血光乍现,一道道鲜红的血液喷溅了出来,这几名骷髅佣兵团的成全倒在地上,目光里满是不可思议的向阿大看过来。 阿大脸上的表情冰冷的吓人,将手中那还滴着血的刀子还给了越南人,用越南人打招呼的方式,向越南人致谢。 越南人哈哈大笑,冲阿大伸出手指,用那别嘴的华夏话说道:“心辣手狠,真是大丈夫,你就像一只丧心病狂的秃鹫。” 阿大没有理会越南人的话,目光看向楼下渐渐发冷的莫枯的尸体,口中道:“莫老大,对不起了,跟了你这么多年,我也是迫不得已。” 楼下的查尔斯喊道:“阿大,你现在自由了,不再受骷髅佣兵团的束缚了,至于骷髅佣兵团的那一大笔钱,呵呵……” 阿大生硬的打断道:“查尔斯先生,你答应过不会碰那笔钱。” 查尔斯阴险的笑道:“我当然不会碰那笔钱,但不代表我就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你既然肯卖主保命,我为何就不能出尔反尔。呵呵,阿大你先不要慌,答应你的事情我暂时可以保证,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我还是会杀了你!” …… 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感觉脑袋有些痛,杜婉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周围的一切很熟悉,是自己的房间,当看到床边留着的那张纸条后,她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起来。 “婉怡,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阿大他们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不能地下他们不管,念在我对你有养育之恩的份儿上,请务必答应我,不要为我报仇,找到林昆并留在他的身边,只有他能让我放心你的安危……” 不等看完,泪水已经溢出了眼眶,晶莹硕大的泪珠,吧嗒吧嗒的滴落在了纸上,将那工整而又苍劲的字迹洇湿的模糊。 杜婉怡拿起手机,赶紧就给莫枯打了过去,电话里一直响着接通的声音,一直响到自动挂断也还是没人接,反反复复打了十几次,直到话筒里传来:“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手机从手中滑落,砰噔砰噔的掉到了地上,杜婉怡整个人发愣的坐在床上,脸上沾着泪痕神情绝望,仿佛被抽空了灵魂一样。 莫枯,这个在她六岁的时候把她从孤儿院里收养的男人,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收养她,因为当时在孤儿院附近养伤的莫枯,经常看到她被其他的孩子欺负,他把自己从幼儿园里带了出来,本来是想要将自己培养成小公主一样的女人,从小到大,在她的眼里,莫枯就像是自己的父亲一样,甚至比父亲还要多。 可他真就这么死了?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自己本来已经想过,即便是死也要陪他一起的,为什么要丢下她? 泪水,再次汹涌的夺眶而出,像是雨季里决堤的洪水,带着心痛与悲伤…… 砰砰砰! 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杜婉怡一下子回过了神,擦了擦泪水就从床上下来,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门外的人是莫枯。 “莫叔!” 嘴里喊了一声,杜婉怡光着脚丫就跑到了门口,咔哒一下打开门,她整个人顿时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向后跳了一步。 扑腾…… 眼前,满脸是血的男人扑倒在面前,艰难的抬起头,目光涣散的看着她说:“婉、婉怡,是我……我,我是阿大呀……” “阿大!?” 杜婉怡赶紧蹲下身来,将地上的阿大扶了起来,“阿大,你怎么会这样?莫叔呢,小五小六他们呢,他们怎么没回来!” “莫哥,小五小六他们……”阿大突然一把从杜婉怡的怀里挣脱了出来,脑门砰的就往旁边的墙上一撞,整个人顿时昏厥了过去。 杜婉怡紧张坏了,赶紧把他给扶起来,掐人中给掐了过来。 阿大虚弱的睁开眼睛,泪水从这个杜婉怡从没见过他哭的男人的眼眶里流了出来,不等阿大开口,她心中已经猜到了答案。 阿大哽咽着虚弱的道:“莫哥和小五小六他们都……都死了,是莫哥最后的关头,用命把我给救了出来,他要我转告你……” 杜婉怡已经哭成了泪人,根本不无心去听,这时阿大的眼睛微微一眯,看到了掉落在一旁的纸条,接着说:“莫哥要我告诉你,千万不要为他报仇,那些人太强大了,我们不是对手,他还要我一定带着你去找到林昆,只有他能保护我们。” “我不管,我要报仇!”杜婉怡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就要向门外走去,地上半躺着的阿大赶紧伸出手拉住她的双腿。 “阿大,你放开!”杜婉怡挣扎着道。 “我不放,莫哥貌似把我救出来,就为了保住你一条命,你要是就这么去送死,到了地下我还哪有脸见莫哥!”阿大道。 杜婉怡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满脸泪水的看着阿大道:“可,可我不能就让莫叔这么白死了,我一定要为他报仇!” 阿大道:“我也不想莫哥和兄弟们都白死了,我们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我跟莫哥的时间最长,但现在去报仇只有送死,我们必须从长计议。” “怎么计议?”杜婉怡失落的道,内心里翻涌着悲伤与绝望,对方的强大她能够想象,就凭她和阿大是没办法报仇的。 阿大道:“我们可以去找林昆,林昆和莫哥有交情,他能保护我们,就一定能为莫哥报仇,婉怡,我们得赶紧去找他!” “林昆?” 杜婉怡一脸茫然,再想起莫枯给她留下的纸条,摇摇头又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