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三枪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三枪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三枪 铛的一声铿锵声响,一根一米多长,泛着铁锈掉渣的钢管插进了旁边的水泥地里,钢管是从楼下扔下来的,冲着的是莫枯的天灵盖,刚才莫枯只要是稍慢一秒钟,脑袋怕是已经被洞穿了。 回过头向楼上一望,楼上站着几道人影,嗖嗖嗖的又是一连串的钢管扔了下来,那一根根一米多长的钢管,像是一根根利箭一样飞了下来,铿铿铿的迅速追着莫枯扎在地上。 钢管和那水泥地碰触的瞬间,火星迸溅…… 嗖! 迎着面门,一根泛着铁锈的钢管扎了过来,再往后退已经是死角了,莫枯眉头微微一皱,双手往腰间一把,唰的两道寒光乍起,只见左手的寒光向着那钢管就劈了下去…… 喀嚓! 极其清脆的一声响,就仿佛利刃劈在了干燥的木桩上一样,应声,那泛着铁锈的钢管,从中间裂了开来,铛啷啷掉在一旁。 莫枯紧跟着快速的闪到了一旁的一根水泥柱后面,不料对面楼上的一个台阶上,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西方大汉,手中正端着一把ak47,漆黑黑的枪口对准他,脸上笑容阴森。 莫枯脸上的表情陡然大惊,嗒嗒嗒枪响的一瞬间,他整个人迅速的贴着地面,向一旁滚了出去,身体上面嗖嗖嗖的又是一阵钢管飞来的呼啸声,一连三根钢管从他的身上掠过扎在了地上。 方才,倘若他是直着身子冲出去的,这会儿身上恐怕已经多了三个血窟窿了。 “stop!” 络腮胡子的查尔斯大喊一声,楼上拎着钢管的几个人全都停了下来,紧接着查尔斯用英文冲着莫枯此时躲避的地方喊道:“莫,你的势力看起来比传说中的一点也不差,可惜你的这些个手下们太过大意了,你还来救他们,真是愚蠢!” 说着,查尔斯的手一挥,在三楼的位置,两个手下押着六个被绑了手脚的佣兵出现,莫枯稍稍的从暗处透过头,那六个人都是他的手下,他最信赖的阿大也在其中。 阿大是最早跟莫枯的几个兄弟之一,其他的几个人这么多年来都牺牲了,只有阿大一直陪在他身边,阿大本来是当初那一群佣兵里身手最弱的,他的长处是不论什么时候脑袋都很清醒,如今也算是经过了千锤百炼,阿大的身手是他手下的这一群佣兵里最强悍的,脑袋同样也是最聪明的。 阿大几个人全都被堵着嘴,被推到了楼层最边缘的位置,这时查尔斯又说话了,用英文说道:“莫,我替你裁决这群没用的手下吧,然后我们再光明正大的打一场,你输了手里的两把刀归我,我要是输了,我把脑袋摘下来给你!” 说着,查尔斯冲不远处挥了下手,那名越南人模样的手下,手中的弯刀唰的一下抹了跪在地上的佣兵的脖子,那名骷髅佣兵团的佣兵,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喉咙就被割裂了,鲜红的血水呲的一下喷溅了出来,紧接着被从楼上推了下来。 呼通…… 莫枯躲在暗处亲眼的看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就这么被人给屠了,血水染红了那满是灰尘的水泥地,却像是一只染进了莫枯的心里。 “不要!” 一声绝望的怒吼从莫枯的喉咙里喊了出来,一瞬间他的双眼通红,脸上的青筋暴凸,两只手紧紧的握着短刀的匕柄,发出一阵咔嚓喀嚓的声音,那精铁打造裹着布条的刀柄仿佛要被捏裂了一样。 “哈哈……” 查尔斯和他的一群手下发出一阵嘲笑声,就听其中一名俄罗斯人模样的手下嘲讽道:“说‘不要’的可都是娘们!” 此话一出,这几个人又是一顿的哈哈大笑。 莫枯躲在暗处,咬着牙冲查尔斯喊道:“查尔斯,你为什么要做的这么绝,大家都是佣兵,互相给个方便不好么!” 查尔斯笑着说:“莫,就因为我们都是佣兵,你才更应该明白一个道理,我们佣兵都是拿钱办事,只认钱不认人。” “本来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伙伴,可惜你背叛了周先生,你的头颅是我先给周先生的见面礼,他已经答应给我一大笔的佣金了,这佣金可比我在非洲战场上冒着枪林弹雨要高的多。” 查尔斯呵呵的一笑,道:“几年没来华夏,真没想到华夏的市场是这么的优厚,以后看来我应该考虑常驻华夏了。” 莫枯道:“真就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了么,我愿意付出代价!” 查尔斯道:“除非你留下你的脑袋,我或许可以放了你的人,否则的话,他们会一个一个的从上面掉下来,死在你的面前,我给你半分钟的时间考虑,莫,你要考虑清楚哦。” 莫枯手中握着两把匕首,这两把匕首是他的心爱之物,叫骷髅双绝,是他当初拿到第一笔佣金的时候,请东方名匠打造的,一双匕首一公一母,公的长九十公分,主攻,母的长六十公分,主防。 这两把匕首跟了他也将近二十年了,斩杀过无数人,以至刀身雪亮,但隐隐中泛着一层红色的光晕,那是被血染的。 “二十、二十一、二十二……”查尔斯大声的数着道。 莫枯深呼了一口气,大声的向楼上的诸位兄弟喊道:“兄弟们,你们跟着我莫枯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我莫枯亏欠你们,在我的心里,一直也都把你们当成亲兄弟来看,今天我就用我的命换你们的命,出去了以后,记住替我把小三子好好给安葬了,这孩子也没什么亲人,但在孤儿院有一个老婆婆对他不错,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替那老婆婆养老送终。” “小三子是送不了了,我也送不了了,你们可不能辜负了小三子的心愿,佣兵这条路不好走,你们如果不想再继续走下去,就去阿大那分一笔钱,找一个环境好的地方发展去吧。” “你们要是还想继续当佣兵,赚着一份满是血腥充满激情的钱,就跟着阿大好好干,他会成为一名好的领袖的!” 说完,莫枯举起双手,从那暗藏的水泥柱后慢慢的走了出手,手中的两把刀泛着一层浅浅的红光,楼上站着的几个佣兵的眼睛顿时一亮,瞎子都看得出那两把刀好的不一般。 楼上,那几个跪在地上的被堵住嘴的骷髅佣兵团的佣兵呜呜的叫喊着,他们意思是说:“莫哥,不要出来,回去,我们不用你的命来换我们的命,你要替兄弟们报仇啊!” 可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了,莫枯的心意已决,脸上的表情坚定似铁,一步一步的从水泥柱的后面走了出来…… 砰! ak47一声枪响,回荡在这栋烂尾楼里,像是炸响的二踢脚。 嗖…… 弹光一闪,噗嗤的一声轻响,从莫枯的背心里穿透了出来。 莫枯的身体猛的一颤,眼神里的咣咣迅速散去,但目光依旧坚定的望着楼上的兄弟们,像是在对他们说:“好好活下去。” 脚底下还在往前迈着,嘴角已经淌出了鲜血,这时空气中又是一声ak47的枪响,子弹再一次穿透了他的背心,这一次他的身体猛的一摇晃,差一点就倒在了地上,一缕阳光从楼顶照了下来,落在那两把淡淡红光的匕首上,一瞬间…… 匕首的红光乍现,仿佛察觉到了主人即将殒命,在悲鸣一样。 从古至今,但凡是被称作神兵利器的好武器,和主人间都会有着一种默契,这不是被神化了,而是一把武器跟着主人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就能够与主人之间建立起一种说不出的很玄妙的联系来。 就好比总喜欢用一双筷子吃饭,吃了几年之后,会发现只要用这双筷子吃饭,总会觉得比用其他的筷子吃饭香。 砰! 又是一声枪响,三枪,ak47那强大的威力,再一次船头了莫枯的身体,莫枯眼神里的光芒熄灭了,身体猛的一个趔趄,栽倒在了地上,手中的两把短刀铛啷啷的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