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巴掌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三十六章:巴掌

第一百三十六章:巴掌 在磨盘镇的地界上,于亮要是认了那头号的大王八,绝对没有人反对,全镇子的人就没有不怵这位只手遮天的衙内的,平时见着了都恨不得绕着走,他身边跟着的那些个小弟,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个都是小王八,傍着于亮这棵大树仗着他的狗势,坏事一个比一个干的多。 两个小弟围向林昆,林昆不觉得怎么样,像这样的小混,他一拳能打倒两个,但冯佳慧的父亲冯远志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生怕他吃了亏,赶紧就向于亮求情道:“大侄子,今天就给你冯叔一个面子,别难为我这亲戚,成么?” “面子?”于亮哂笑一声,满脸鄙夷不屑的看着冯远志,道:“老冯头,你都不认我这个未来的女婿,我干嘛要给你面子?你的面子算个吊啊!” 冯远志的脸顿时涨的通红,冯佳明别看年纪小,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见于亮如此当众的羞辱他的父亲,马上就气势汹汹的站了出来,指着于亮的鼻子就骂道:“于亮,你算什么狗东西,凭什么这么说我爸!” 啪! 话音刚落,紧接着就响起了一声清脆的耳刮子声,冯佳明捂着半张脸,嘴角隐隐的溢出了血迹,周围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一巴掌不是于亮打的,也不是于亮手下的小弟打的,而是冯远志亲自掴上去的。 “你个混蛋小子怎么说话呢,他是你未来的姐夫,有这么跟你未来姐夫说话的么!”冯远志忍着心痛,咬牙冲冯佳明呵斥道:“快向你姐夫道歉!” 冯佳明捂着脸,表情木然悲伤,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冯远志,这个十八年未曾打过他一下的父亲,心里的委屈顿时尤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 “我不!”冯佳明坚决的说出了两个字后,转身向人群的外围跑去。 冯远志的心里有多痛,林昆看的清清楚楚,他的目光是那么的纠结,他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懊悔,不过冯远志却没有马上去追上冯佳明,而是继续向于亮求情道:“大侄子,佳明他不懂事,我已经教育他了,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还有叔家的这两位远房亲戚,你能不能……” 于亮阴霾的脸上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上前一步毫无长幼尊卑的拍了拍冯远志的肩膀,得意的笑着道:“冯叔,既然你都认了我这个未来女婿,那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是不是,你这两个亲我就不难为他们了。” “谢谢大侄子!”冯远志连忙感激道。 “不过……”于亮又是冷冷的一笑,还是那句威胁的话:“三天,我就给你三天的时间,我要是见不到咱们家的佳慧,到时候可别怪我……” 于亮转过身,冲身后跟着的几个小弟招呼一声,“哥几个,我们走。”临走前目光深深的向韩心看了一眼,嘴角淫邪的一笑,满是调戏的味道。 于亮走了,看热闹的人群也散了,这时学校里快步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戴着个全框的金属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脸上的表情却很是苦大仇深,冯远志本来是想跟林昆和韩心说几句话的,让他们别招惹于亮那一伙的人,看到学校里走出的这个中年男人后,他只要迎了上去。 “张校长……”冯远志表情尴尬的喊了一声,这中年男人正是磨盘镇高中的校长张举,也住在磨盘镇上,跟冯远志也是老相识了。 “老冯啊,这事让我很难办啊,佳明在学校里一天,于亮那混蛋就……”张举突然压低了声音,并停顿了一下,眼神四周的看看,生怕这话传到于亮的耳朵里,然后才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接着说:“那混蛋天天到学校闹事,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家长都向我反应,说要不是把佳明开除了,他们就联名把我告到市教委那里……这事我实在是难办啊。” 冯远志一脸的歉意,从兜里摸出烟递给张举,道:“张校长,我知道这事让你为难了,我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但是佳明那孩子成绩好,眼瞅着就要高考了,这时要是把他开除或者让孩子转学,我怕会耽误他学习。” 张举深吸一口烟,长叹一口气,道:“老冯啊,佳明那孩子确实是个好苗子,可我真的很难做,我在学校里待了一辈子,眼瞅着再有两年就退休了,这时要是因为这事把我给撸下来了,你叫我以后怎么办?” “我知道……”冯远志一脸愁苦的道:“张校长你放心,这件事我马上就解决,我也不瞒你说了,佳慧那孩子已经回来了,这两个是他的朋友。” “佳慧回来了?”张举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看着林昆和韩心问道:“你们真是佳慧的朋友?” 林昆和韩心点点头,两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张举马上问冯远志道:“老冯,佳慧现在在哪呢?” 冯远志道:“家里。” 张举忽然又幽幽的叹了口气,道:“老冯啊,难道你真想让佳慧那孩子嫁给于亮那个混蛋?要知道那可是会害了佳慧一辈子啊,那小子他不是个东西啊!” 冯远志愁苦的道:“我还在想办法,但我也实在没什么办法可想了,老于家的爷俩在咱们磨盘镇那就是天,咱们平头百姓的谁能得罪的起?” 身旁还是有学生来回路过,张举谨慎的将冯远志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道:“老冯啊,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你想听不想听?” 冯远志马上想抓住了一根救命草一样,道:“想听,当然想听了!” 张举继续压低着声音道:“你可以到市里去上访啊,请市里的领导来替你做主。” 冯远志听完之后眼睛一亮,但紧接着又变的小心翼翼起来,一脸为难的道:“张校长,你说的这个办法我不是没想过,可咱就是平头百姓一个,上访怕是也不招人待见,那于大川不是号称市里头有人么,我真要是上访了被他知道了,扳倒他还好说,要是扳不倒的话,他肯定会报复的!” 张举看着冯远志,目光里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不过也没有埋怨他的意思,毕竟于大川父子在磨盘镇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了,也不见有谁通过上访来扳倒过他的,几年前镇上倒是出了一个上访户,结果镇子还不等走出去,腿就被人打断了,而且家里的房子还被人放火烧了,表面上这些事都跟于大川父子无关,可背地里的老百姓们可不那么想。 张举是读过些年书的,一时间那股子文人的忧国忧民的劲儿翻涌上来,抬起头望着夕阳染红的天空,幽幽叹道:“磨盘镇的天儿太阴暗了啊!” 韩心之前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细节,趁着冯远志和张举窃窃私语的时候,她把心中的疑惑都向林昆问了出来,林昆如实的将他所知道的回答,听完之后韩心顿时气的轻咬贝齿,愤恨的骂道:“那个人渣简直太无耻了!” 回包子铺的路上,林昆和韩心跟冯远志一起,傍晚是包子铺最忙的时候,冯远志之所以还来学校门口,就是怕于亮趁着放学的时候在学校门口堵截儿子,冯远志一边走一边跟林昆和韩心叮嘱道:“小林小韩啊,在这磨盘镇有一个人不能惹,见了最好能绕着走,就是你们刚才见到的那个人。” 林昆和韩心同时点点头,林昆笑着向冯远志说:“冯叔,刚才给你添麻烦了。” 冯远志摆摆手,道:“不是你们给我添麻烦了,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那于亮本来就是冲着我们家来的。”说着,冯远志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学校离包子铺不算远,两三公里的路程,放在城里也就两公交站的距离,几个人回到包子铺的时候,包子铺已经热闹的翻天,不大的包子铺里坐满了人,有的在外面排着队,屋里的空调嗡嗡的工作着,也难敌这炎夏闷热的气氛,见冯远志回来,来吃包子的许多熟人都向他打招呼。 “老冯,这两个年轻人是谁啊?” “男的是你姑爷,女的是你未来的儿媳妇?” “哈哈……”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乡下人就是喜欢拿这样的话开玩笑,林昆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自然不在乎,韩心也不去计较,既然都已经回来了,两人也干脆就到了后厨来帮忙,冯远志和妻子李花起初不让,但拗不过林昆和韩心的坚决,就只好让他们两个干些力所能及的轻便活。 不想让镇上的人太早的知道冯佳慧回家了,冯远志夫妇不让冯佳慧到饭店里露脸,厨房里不见冯佳明的身影,冯佳慧说弟弟回来后只跟她打了声招呼就上楼了,情绪好像有些不对,李花疑惑的问冯远志道:“老冯,佳明在学校遇到什么事了?” 冯远志不想让老婆担心,就笑着说:“没有,可能白天学习太累了吧。” 李花有些不相信,怀疑的看着冯远志,“真的?” 冯远志把话语权转给了林昆,道:“不信你问小林嘛,是不是啊小林?” 林昆正准备往外面端包子呢,听到冯远志的话后还一脸的疑惑呢,见李花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他也跟着笑了笑,道:“叔叔说的没错。” 说起来也巧了,恰好是冯佳慧今天回来,冯远志夫妇准备早点打烊,一家人早点坐在一起说说话,今天的生意却是异常的红火,一直忙活到晚上八点多钟才消停下来,这让林昆和韩心都十分的惊讶,这磨盘镇看似不大,没想到吃包子的人居然这么多,韩心开始的时候还能做些轻便的活,最后干脆累的到楼上休息了,她本来就是一个皮肉金贵的小姑娘,平常哪做过这种粗活,林昆倒是越战越勇,要不是他从头到尾都在帮着忙活着,就今天晚上这生意,冯佳慧一家三口还真忙活不下来。 八点半包子铺提前打烊了,冯远志夫妇精心的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所有人都落座下来的时候,唯独少了冯佳慧的弟弟冯佳明,冯远志起身到楼上去叫冯佳明,冯佳明没有给他开门,李花马上就觉得有事了,就要问冯远志个究竟,这时林昆站了起来,笑着说:“冯叔冯审,我上去叫叫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