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暗中危险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暗中危险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暗中危险 明媚的阳光照进屋里,林昆揉着惺忪的眼睛,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连日的折腾,昨天晚上总算睡了一个踏实的觉。 扯了一件衣服穿上,站在窗前对着明媚的阳光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筋骨,外面的酒吧一条街,这会儿冷冷清清的,低头往楼底下一看,林大兵王顿时紧张的往后退了一步。 楼下,一个黑发披肩的女人,正仰起头往楼上看,正好看在他的这个位置,毫无疑问只穿了上半身一副的林大兵王,走光了,值得欣慰的是楼下站着的是一个美女,而不是丑女。 林昆穿好了衣服下楼,韩心一副气鼓鼓的小模样瞪着他,林昆走到了跟前,挠了挠头说:“大早上的,谁惹呼我们小寒同学了?” 韩心伸手就向林昆掐了过来,林昆作势要躲,但没有真的躲开,任韩心的手指头在他的胳膊上狠狠的扭了一记。 “嘶……” 林昆倒吸一口凉气,道:“轻点轻点,疼,真疼啊!” “看你还敢不敢!”韩心一把松开他,气呼呼的说道。 “这……” 林昆一脸冤枉不解的说:“小韩老师,我最近没得罪你吧,你这一早上来就送了我一记‘掐’,可得把话说明白呀!” 韩心道:“你几天没给我打电话了,你是不是又忘了我!” “这个,这个真没有,我最近事情比较多,所以就……” “借口,全都是借口!”韩心小手一伸,道:“把你手机给我。” 林昆机警的道:“干嘛?” 韩心直接伸手摸进林昆的兜里来抢,林昆作势要躲,但没真的躲,韩心的手刚一滑进他的兜里,却是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啊!” 韩心小脸一红,赶紧把手抽了出来,林昆哈哈笑道:“小韩老师,这儿也没别人,用不着这么羞涩,你又不是……” “流氓!” 冰清玉洁的大眼睛一瞪,这生气的小模样都是这么迷人。 “以后你要常常想着我,有时间就给我打电话,你要主动给我打电话,不能让我主动打电话找你,晚上去我家吃饭!” “等等……” 林昆道:“咱先捋一捋,我这脑袋转的不够快,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就必须我主动给你打电话呢,你给我打不也一样么?” 韩心道:“这怎么能一样,你见过哪个男生追女生,还要女生主动给他打电话的,一味的让女生给男生打电话的男生,就是对女生的不在乎!” “哦,这样啊,好吧,那以后我有时间就多给你打电话。”林昆笑着说:“今天晚上去你家吃饭,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韩心道:“要你管,晚上你去吃饭就行了,不许不去!” 林昆笑着说:“好好好,我去,能吃到小韩老师的厨艺,也算是幸事一件,我今天晚上再带两瓶好酒过去,咱喝点。” 韩心向酒吧门口的黑色野马车看去,“那车是你的吧?” 林昆道:“对啊。” 韩心向野马车走了过去,道:“送我去上班,要迟到了。” 林昆赶紧跟上去,道:“送你去上班?你今天还上班呢!” 韩心道:“我一早上起床就打车过来了,当然要上班了!” 林昆把车门打开,韩心坐了进去,林昆帮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发动了车子,韩心后背往座椅上靠了靠说:“这车蛮不错的嘛。” 林昆笑着说:“坐稳了。” “嗯?” 韩心疑惑了一声,这时野马车已经从酒吧门口倒了出来,来到了马路上,紧接着就听嗷的一声咆哮,韩心就感觉后背仿佛被人重重的推了一下,野马车噌的一下蹿了出去。 野马车停在了艺术学校的门口,韩心从车上下来,目光有些呆滞,从维多利亚酒吧到学校的大门口,这一路上野马车简直就是各种狂奔,什么漂移大甩尾,几乎电视赛车上能见到的招数,都使了个遍。 “小韩老师,你到了。”林昆笑着对韩心说,帮她解开安全带。 “哦……” 韩心木讷的应了一声,推开车门下车,林昆也从车上下来,笑着说:“晚上你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吧,一起去你家。” 韩心的脸上顿时打起了精神,马上摆手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说完,高跟鞋踩在地上,哒哒的就跑进了小院里。 林昆微微发愣,一阵的无语,这是咋的了?难不成被自己那精湛的车技给吓到了?一回头,发现野马车的旁边,不知道多了几个穿着流气的小年轻在那打量着,仔细的一看…… 几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这学校门口被他修理过的那几个二世祖,什么名字记不住了,林昆冲着他们喊了一声:“喂,都瞅什么呢!” 这几个二世祖抬起头向林昆看过来,那本来满是傲气的脸上,突然间就像是见到了亲爹一样,一个个瞪大着眼珠子就要跑。 瞧他们这几个人的模样,林昆也懒得跟他们扯皮,道:“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别围在我车的旁边,赶紧散了!” 话音一落,这几个小青年马上就像是如临大赦一般逃开了。 林昆坐进车里,放上了一张情歌cd,开着野马车往回返,这时身后的马路上,一辆白色的宝马车缓缓的开了出来,车里坐着几个人,就听车里有人说道:“少爷,那辆野马车是全球限量的,只要一从4s店里卖出来,马上就升值了!” 坐在后排的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笑了笑说:“开这车的小子的车技不错,去摸一下他的地,看看到底什么来头。” 之前说话的声音,又说道:“那这辆车我们还要不要搞?” 面目清秀的少年道:“不着急,再等等,好戏还没开始上演呢,华夏近两年来豪车太多,我还真有点眼花缭乱了。” 之前说话的声音阴测测的笑道:“豪车越多,我们玩的越刺激!” 林昆正开着车慢悠悠的往回晃荡着呢,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他记得这号码,是莫枯的。 和莫枯之间没有太深的交集,以后估计也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所以这号码他只记在了脑子里,但并没记在手机里。 野马车停在了路边,林昆握着手机笑着说:“老莫,什么事啊?” 莫枯道:“我打算离开沈城了,走之前再还你一个人情。” 林昆笑着说:“怎么又再还一个,不是已经还过了么?” 莫枯道:“我不习惯欠别人的,还是多还一点心里踏实。这几天我仔细的调查了一下,摸清楚了‘斗牛士’这次来的几个人的底细,一共来了七个人,领头的叫查尔斯,这个人不简单,过去在三角洲部队和海豹突击队里都有经历。” “剩下的六个人分别是……” 莫枯一口气将得到的资料都向林昆叙述了一遍,说了快十分钟才前后说完,道:“林昆,我要走了,咱们有缘再见!” 林昆笑着说:“谢谢。”话音还未等落,对面已经传来了盲音。 林昆笑了笑,喃喃道:“这一走,以后想有机会再见怕是难喽。”仔细的将刚才莫枯说的话记在脑子里,继续开车走了。 酒店里,莫枯刚挂了电话,房间的门被敲响了,不等他说话,杜婉怡就急匆匆的推门进来,道:“莫叔,出事了!” 杜婉怡的性格一向沉重冷静,突然变的如此,一定不是小事,莫枯马上问道:“什么事,慢慢说。” 杜婉怡道:“我刚才给阿大他们几个打电话,通知他们明天离开沈城,结果没一个打通的,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 莫枯道:“先别慌,他们几个都是资深的佣兵,应该不会出事。” 杜婉怡道:“我是担心他们会不会被姓周的给暗算了。” 莫枯冷静的想了想,这时手里握着的手机嘀嗒的一声响,是短信的声音,他划开手机一看,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 杜婉怡道:“莫叔,怎么了!” 莫枯把手机递到了杜婉怡的面前,道:“婉怡,你猜的对了。” 杜婉怡看完短信后,脸色也是剧烈的一变,道:“莫叔,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莫枯道:“对方是冲着我来的,阿大他们几个都是跟了我许多年的好兄弟,我不能把他们丢下来,就按照他们说的,我去会会这些人,我的刀正好也很久被喝人的血了。” 杜婉怡道:“莫叔,我陪你一起去,哪怕是丢了性命,我也不后悔!” 莫枯看着一脸决然的杜婉怡,欣慰的点点头,道:“好!你先回去准备一下,把该带的武器都戴着,今天恐怕必定有一场恶战!” 杜婉怡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准备。”转身就向门外走去,她脚底下刚迈出一步,身后的莫枯突然抬起手,向着它的脖子就打了下来。 砰的一声闷响,杜婉怡只觉得脑袋一晕,转过身看向莫枯,嘴上想要说什么,脚下却是瘫软,整个人晕了过去。 莫枯将杜婉怡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支笔,就在被单上写下了一行字:…… 房间的门关上,莫枯穿着一件宽大的风衣走出了酒店,腰间别着两把刀,遮在那宽大的风衣后从外面看不见,刀柄上刻着两个骷髅标致。 这两把刀取名叫骷髅双绝,一把长九十公分,一把长六十公分,分为一公一母,极其锋利,是莫枯出道之后,用转来的第一笔佣金请东方名匠打造出的,跟随了他将近二十年。 在酒店的门口拦了辆车,就向短信上写的地址驶了去。 地址是在临近城郊的一片烂尾楼里,莫枯从车上下来,四周看了看,也不见周围有人影,这时兜里的手机又传来了短信的声音,拿出来一看,上面简单的三个字——往前走。 一直向前,走到了烂尾楼里,这时莫枯突然赶紧头顶上一阵凉风袭了下来,他赶紧脚下一个错步躲闪,就听铛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