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姐弟情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姐弟情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姐弟情 夜场皇后酒吧的牌匾没变,里面的一切都没有变,但坐在里面喝酒寻欢的人几乎都知道,如今这酒吧已经易主,中港市来的那条过江龙,正在将这座城市的地下世界一点一点的吞噬。 老百姓们自然不关心这种事,偶尔说起来也当做是喝酒时的谈资,再有一些个喜欢吹牛皮的人,喜欢瞎喊上几嗓子,大大咧咧的说:“那条过江龙,咱是真见过,一个字——猛!” 夜场皇后酒吧里的斗狗场停业一个星期,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斗狗场了,而是变成了一个自由搏击的俱乐部,面向全社会开放,只要觉得自己有站在擂台上的实力,就可以报名打擂。 这个自由搏击俱乐部,也可以说是地下拳场的创办灵感,是林昆早先的时候在网上看过的一个新闻,在南方有酒吧这么干,一来可以为酒吧谋取利益,二来也为城市里工作生活压力大的人群们提供一个释放的平台。 至于安全方面,只要严格的把控,应该不会出现大的问题。 林昆倒没想过用这个自由搏击的俱乐部赚多少钱,只是觉得过去的斗狗场太残忍了,每天晚上都有斗狗丧命,场面又是那么的血腥,当看到台下那一双双炽热的目光盯着那残忍的画面的时候,众多人的心灵在那一刻应该是扭曲的。 林昆来到了楼上,小灰灰由一个斗狗场里的金牌兽医照料,小家伙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恢复速度绝对惊人。 金牌兽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个子不高,后背微驼,穿着一身唐装式的衣服,看见林昆之后站起来微微低头,恭敬的喊了一声:“昆爷!” 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一见到林昆回来,两个小家伙马上撒欢的向林昆扑了过来,小灰灰身上有伤,倒不似往日那般活泼了,林昆弯下身来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小家伙开心的不得了。 林昆笑着对金牌兽医说:“不用这么客气,我没记错的话,他们都叫你老李对吧?” “是的。” “老李,跟我说说,小灰灰目前的情况怎么样,需要用什么进口药物,不管多少钱你直接跟我打声招呼就行。” “昆爷,这小灰灰的恢复力实在太惊人,我当兽医也有三十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能够自然恢复这么快的动物。” “哦?” 林昆笑了笑说:“老李,不用这么客气,把头抬起来说话,也不用叫我什么昆爷。小灰灰的恢复速度惊人,可能是跟它的血统有关吧,它的父亲是梧桐大山里的狼王。” 老李顿时若有所悟,感叹道:“我说么,这恢复力简直太神速了。” 林昆道:“要是给小家伙再用点进口药,是不是恢复速度能更快?” 老李摇摇头说:“完全不用,药物一旦使用,多少会有依赖性,小灰灰自身的恢复能力这么钱,再用药物反倒怕会影响它自身的恢复能力,别到时候好心办了坏事,得不偿失。” 林昆笑着说:“老李,你是专业的,听你的!” …… 夜色像是一湾摊开的墨水,用它的黑暗给人们带来欢乐与恐惧…… 沈城某高档的私人医院内,一间偌大豪华的病房里,丁锦玉正坐在床头,床上的丁涛被缠的跟木乃伊似的,正在那儿看电视。 窗外的夜色很浓,丁涛习惯了夜猫子的生活,毫不觉得困,看着电视屏幕那毫无营养可言的韩国偶像剧,时不时的哈哈大笑。 丁锦玉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弟弟,这心里头也说不出是个啥滋味。 哎…… 都是一个爹妈肚子里出来的,弟弟跟自己的性格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小时候吧,她的成绩一直都是班级里,乃至学校里的前几名,而弟弟的成绩则一直都是班级里,乃至学校里的后几名。 自己上了名牌大学了,勤奋努力的刻苦学习,又出过留学,在自己拼命奋斗的这几年里,弟弟却在城市里瞎混,如果没有她这个姐姐,她真难以想象弟弟以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 “姐,你有心事?” 丁涛还算有良心,嘻嘻哈哈的笑了半天,觉得老姐一直没个冬季而,歪着脖子向丁锦玉看过来。 丁锦玉笑着摇摇头,说:“没什么心事。” 丁涛道:“姐,我想喝水。” “哦。” 丁锦玉起来给丁涛倒了一杯水,丁涛接在手里喝了一口。 “姐,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没出息?”丁涛笑着看着丁锦玉说。 “嗯?” 丁锦玉微微一愣,笑着说:“没有,你挺好的,只是还有些年轻,再在社会上历练几年,以后成熟了就好了。” 丁涛笑容里透着一丝苦涩,道:“姐,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有数,跟同龄人比起来,我也够让人操心的了,没什么能力,还总想着干大事,结果什么也做不好。” “年轻的时候犯错误正常,小涛,你不用自责,姐相信你。” “姐,你真的不用安慰我,有些话我一直想对你说,也没个机会,其实我真觉得挺对不住你的,咱爹妈没的早,要不是你一直要强,一直照顾着,我都不敢想象自己现在混成啥样。” 丁涛苦笑着说:“其实,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那个刘刚,外人可能都觉得你是在利用他,可你的性子我是最了解,你不喜欢一个男人,是做不出那么逼真的戏的,要不是因为我,你现在可能还在中港市,跟那个姓刘的在一起。” 丁锦玉白了丁涛一眼,佯装嗔怪的说:“你说这个干嘛。” “姐,你不是说要带我走么,怎么突然又决定留下来了?那个姓周的,不会像王勤虎那个王八蛋一样,想占你便宜吧?” 说着,丁涛脸上的表情气愤激动起来,道:“他要是也想占你的便宜,等我身上的伤好了,拿到剁了那王八蛋!” “没有,你别乱想,好好养伤,姐留下来也是有姐的考虑。” “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丁涛欲言又止的道。 “跟姐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丁锦玉慈爱的笑着说:“说吧。” 丁涛道:“姐,你留下来是不是受周汉涛的威胁,他要你帮他对付林昆?” 丁锦玉道:“是,也不是,他没有要挟我,只是给我开了一个难以拒绝的条件。” 丁涛道:“姐,今天我就聪明一回,你心里一定还在犹豫吧?” 丁锦玉有些惊讶的看着丁涛道:“你真能猜出姐的心事?” 丁涛道:“差不多吧,你现在在犹豫,其实主要还是对姓周的没信心,那个姓林的确实厉害,不是一般人能斗的过的,从中港市到现在,但凡是跟他作对的人,慢慢都被拔掉了。” “姐,要我说你也别贪心了,哪怕是姓周的给开出的条件再诱人,你也不能再铤而走险了,林昆能放过咱们一次两次,第三次肯定不会放过,要说我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丁锦玉看着丁涛,笑容里有几分欣慰,道:“小涛,你确实比以前成熟了,至少懂得学会分析事情的利弊了。”说着,又是叹了口气说:“可姐要是放过这次机会,以后可能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姐不甘心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丁涛道:“姐,你这么想就不对了,什么叫普通人的生活?咱们小时候在乡下,那日子过的苦吧,现在比起那个时候好多了,咱们换一个城市去发展,以你的能力到企业里当个高管不成问题,年薪二三十万,也够活的体面了。” “我以后也不再给你惹事了,踏踏实实的找一个保安的活儿干,一个月两三千块钱,省着点花应该也够了,再攒点钱娶个媳妇,给咱们老丁家留个根,也算对得起爹妈了。” 丁锦玉道:“小涛,你真是这么想的?” 丁涛苦笑道:“不这么想还能怎么想,现在看看自己身上的一身伤,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以后这样的日子我是不想过了,就找一个地方踏踏实实的安定下来算了。” 丁锦玉脸上露出了微笑,欣慰又高兴,从小到大弟弟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安慰过她,这一刻她真的觉得弟弟长大了。 “好,姐听你的,明天天一亮,就安排我们离开这儿!” “对了姐,临走前你不妨给林昆送个人情,做人留有余地,说不定以后什么事就能用上了,林昆是个能人,我算是服了。” “行啊你,现在都学会做人要留有余地了,你不是挺看不上林昆的么。”丁锦玉笑着说。 丁涛苦笑道:“没办法,谁让他那么牛x,我就算是不敬佩他这个人,也该敬佩敬佩他的气度和能力,我一辈子也达不到啊。” 丁锦玉想了想说:“你说的有道理,明天我就先见他一面。” 丁涛道:“一定要小心,不要被周汉涛的人给发现了,和林昆比起来,那个周汉涛看似出身名门,实际上就是一小人。” 丁锦玉笑着说:“放心吧,这个姐心里有数,别看电视了,早点睡吧。”说着,起身去把电视关了,躺在临床上。 病房里一下子暗了下来,丁涛歪着脑袋向丁锦玉看过去,笑着说:“姐,有你真好,下辈子要是可以的话,我还做你弟弟!” 丁锦玉笑着说:“别在这臭贫了,下辈子应该我当弟弟,你当姐姐,也让你尝尝这照顾弟弟的滋味,我也享受一下被照顾的滋味。” 丁涛抗议道:“我才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