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百万协议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百万协议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百万协议 肖峰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林昆抬起脚,摆出一个即将狠狠的向他胸口踩下来的架势,肖峰顿时吓的面色惨白,两只手一只护在了胸前,另一只挡在了眼前。 时间像是静止了两秒钟,等肖峰慢慢的将手挪开,却是看见林昆站在一旁,居高临下面带笑容看着他,冲他递过来一只手。 肖峰有些愣神,林昆嘴里咬着雪茄说:“愣什么,就打算赖在地上了啊?” 肖峰伸出手,抓住了林昆的大手,林昆用力的一提,将他提了起来。 林昆靠着车屁股半坐在上面,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肖峰也跟着坐过来,林昆手里捏着雪茄,歪过脑袋笑着说:“抽烟么?” 肖峰看了看林昆手里的雪茄,点了点头,“抽的不多。” “这雪茄抽过么?” “没抽过。” “来一根尝尝。” 林昆从兜里又摸出一根雪茄,肖峰接在了手里,林昆又掏出打火机,打火机喀嚓一声,火苗跳动将那拇指粗的雪茄点燃。 肖峰放在嘴里吸了一口,脸上的表情顿时不由的流露出几分陶醉,他抽的烟不多,但一下子也能品出这烟的味道不一般。 林昆笑着说:“这雪茄用的都是古巴最好的红土烟草搓出来的,过去总有人喜欢说,古巴的雪茄都是在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女的大腿上搓出来,现在世面上卖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工厂里的流水线加工出来,但我这雪茄不是,它真是放在那群小麦色皮肤的少女们的大腿上一根一根的搓出来。” “这雪茄的成本不高,但在古巴当地就已经属于稀有的货了,再几经周折的运往世界各地,价格翻了成千上百番不止,就你手里捏的这一根,多的不敢说,遇到识货的几千块是值了。” “咳咳……” 肖峰突然咳嗽了起来,看着自己手里正燃烧的香滋滋的雪茄,一想到这根烟值几千块,他感觉自己抽进肺里的不是烟,都是白花花的超票。 林昆笑着接着说:“这些烟都是我从漠北边境上的那些犯罪分子的手里缴获的,那些亡命徒很会享受,在他们老窝里缴出来的东西,烟是好烟,酒是好酒,女人也都是极品。” 肖峰低着头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真以为给我点了一根雪茄,我就把你当朋友了?我们之间的事还没……” 不等肖峰把话说完,林昆磕了磕手中的烟灰,笑着打断道:“这世界大多数的机会对于一个人来说只有一次,今天晚上我敬佩你是一个好警察,肯放下身价和你聊一聊,明天或者以后我可就不一定有这个心情了,做人要懂得知足。” 这话听在肖峰的耳朵里很刺耳,他一向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从小到大也一直都是成绩优秀,仪表堂堂,受人敬仰。 可此时在林昆的面前,却好似一下子变的一文不值,这种心里的落差令他难以接受。 不过压下心中的一口气,仔细想想林昆说的话,也都是事实。 肖峰苦笑,微微摇头,转过来看着林昆,道:“我是不是应该感激你?” 林昆微微一笑,道:“不用感激我,你应该感激沈曼,我对你并没有太深的了解,是她在我的耳边说了两次,你是一个好人。” “我三岁开始第一次打架,村里比我大的孩子骂我是野种,我回家问我那成天醉酒的爷爷,野种是什么意思,爷爷醉醺醺的对我说,你去把他们全都打倒,野种就跟你没关系了。” “我一个人打到了三个六岁大的孩子,满脸是血,双手也沾满了,那些比我大的孩子倒在地上痛哭着,挣扎着,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画面还能清晰的浮现,那一次我怕了。” “回到家,那三个孩子的爹妈就抡着家伙什追到了我和爷爷住的破院子,那些人说了一些难听的话,我躲在爷爷的身后,爷爷成天到晚醉醺醺的,村里人都喜欢他酒癫子。” “爷爷不在乎,可当那几个孩子的爹妈说要打断我的手脚的时候,爷爷将酒瓶子丢到了一边,把他们的手脚都给废了。” “呼……” 林昆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笑着说:“从那以后我就不害怕了,打架往死里打,只要我打的够凶,周围的人就会怕我,这二十多年来,我打倒了太多的人,也杀过太多的人……” 脑袋一侧,看向一旁听的入神的肖峰,说:“要不是沈曼跟我说你是一个好人,今天晚上我至少要打掉你满嘴的牙,敢跟我叫板还不知死活的人,往往我会让真的生不如死。” 林昆平静的笑脸上,目光深邃而又平静,可看在肖峰的眼睛,却像是一道冰冷的闪电,一下子将他的心震荡的隆隆不安。 肖峰看着林昆,道:“你杀过人?” 林昆笑着说:“你应该已经调查过我吧,以前在漠北当过兵,特种兵,全华夏的特种兵手上,有几个没沾过血腥?你们这些人民警察待在城市里舒舒服服的,边疆可都是我们这群当兵的在守护,犯罪分子的血,敌国特务的血,太多了。” 林昆抽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团白烟,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还想继续跟我打么,我可以奉陪。” 林昆微微一笑,目光平静的看着肖峰,肖峰沉默了两秒钟,摇摇头道:“不打了,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但就是不服气。” 林昆笑着说:“因为沈曼?” 肖峰沉默不语,但也没有否定。 林昆笑着说:“这个我可帮不了你,不过倒是可以在她面前替你说点好话,不过估计也没多大的作用,她的性子太犟。” 肖峰道:“可是她喜欢你!” 林昆笑着说:“你怎么知道?” 肖峰道:“我又不傻,她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她就是喜欢你!” 林昆笑了笑说:“要不,咱们定一个协议吧,你要是能把沈曼追到手,为她披上婚纱,你俩结婚那天,我给你一百万。” 肖峰诧异的看着林昆,道:“你,你难道不喜欢她?” 林昆笑着说:“都是男人,也用不着装大尾巴狼了,沈曼那么一个漂亮而又性格飒爽的姑娘,会有男人不喜欢么?除非那男的是同性恋,真的就女人一丁点的兴趣也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订协定?你希望我把她追到手?” “喜欢又不一定非要在一起,而且我已经有老婆孩子了,我不想再欠更多的风流债,辜负了美人儿的青春年华,这深重的罪孽我可不想去担。”林昆洋洋洒洒,说的倒是轻松。 肖峰还有些怀疑的看着林昆,道:“你刚才说的话当真?” 林昆笑着说:“必然当真,想要美人儿和钱都抱在怀里,你可要好好努力了,沈曼对你的印象不错,这很难得,据我所知她以前可是很少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你有戏。” “不过丑话还是要说在前头,你如果是一个负心汉,我林昆别的本事没有,把你从一个活蹦乱跳的人给整成废人,这对于我来说一点难度也没有。” 林昆伸了懒腰,转身向驾驶座走去,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要回去睡觉了,你可以不把我当朋友,但也千万别把我当敌人。” 说完话,林昆拉开了车门,坐进了车里,发动机一声咆哮,野马车后排那片炫丽的车灯亮了起来,一脚油门轰下,整辆车如同一条奔驰的野马一般,蹿入了寂静的夜色中。 肖峰原地愣神,直到野马车彻底的消失在了视野里,才转过身离开。 林昆回到维多利亚酒吧,也只是刚刚十一点多钟,酒吧里热闹喧嚣,蒋叶丽正在二楼的一张桌子旁和陆婷喝着酒。 两个女人平静如水的微笑着,相谈着,聊着那女人之间的话题。 侯小宝今天晚上有一个特殊的任务,蒋叶丽亲自安排的,陪好今天刚刚过来的王福。 王福也是一个性格豪爽之人,正和侯小宝以及王猛几个人大杯的喝着酒,来到了这儿可一点也没有陌生的感觉,几下就跟侯小宝几个人热乎了起来,聊着这来来往往的美女。 林昆见他们几个喝的高兴,也就没过去打扰,噔噔噔的上了二楼,坐在了蒋叶丽的身边,笑着说:“我回来了。” 蒋叶丽看了看林昆,却是不打算搭理他,林昆笑着说:“干嘛呀,冷着一张脸,这是不欢迎我回来了,还是对我有啥意见?” 蒋叶丽道:“回来了连门也不进,就跑去警察局了,心事不浅呀。” 林昆自顾的倒了一杯酒,咕咚咕咚的下肚,笑着说:“没辙,这不是王勤虎挂了,警察局那边怀疑是我干掉的么。” 蒋叶丽道:“王勤虎的死有些蹊跷,到现在也没摸清楚是谁干的。” 林昆笑着说:“丁锦玉最近有消息么,应该已经离开沈城了吧?” “丁锦玉?” 蒋叶丽眉头轻轻的一蹙,笑道:“好像还真没有走。”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笑着说:“我这刚回来,先不去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了,明天再说。” 看向陆婷说:“对了,小雅已经从燕京回来了,你是不是也要回中港市了,你要是去那边,我就让志坚也过去。” 陆婷微笑着,如同一湾平静的湖水,道:“不用了,还是让他留在这边帮你的忙吧,王勤虎的弟弟王勤豹不简单,知道了王勤虎死的消息以后,这笔账一定记在了你头上。” 林昆两只手抱在后脑勺上,笑着说:“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王勤豹真要跟我拼死拼活,大不了我就奉陪喽。你们聊吧,我上去看看小灰灰和红烨,两个小家伙一定也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