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男人的事情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男人的事情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男人的事情 沈曼把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原委是这样的,有一群疯狂的盗车贼,前些日子从中港市登陆,结果被中港市的警方警觉,这群疯狂的盗车贼只好从中港市一路逃到了沈城。 中港市警方派出代表,也就是沈曼,来沈城与当地警方配合抓捕,去年在华夏的江浙一带,这群疯狂的盗车贼连偷豪车十几辆,转手通过走私的渠道卖到了世界各处,涉案金额巨大。 江浙一带的警方曾全力破获此案,奈何这一伙人行踪诡秘,而且每一次的行动都计划周全,当江浙一代的警方实时抓获的时候,这些人早已经坐着走私的船只,逃往了别国。 沈城有一群的地下赛车迷,也有许多的赛车俱乐部,其中多是官宦家的子弟,开的都是各种新型改装的豪华跑车,沈曼推断这伙疯狂盗车贼此次逃往沈城的目标,是这些车。 林昆以前听说过这种盗车贼,猖狂的很,一旦遇到警方抓捕,还敢和警方真枪实弹的对射,去年在江浙一带就有民警丧命,当时的那篇新闻报道,林昆在网上看到过,殉职的民警被一枪洞穿了脑门,那枪法绝对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 林昆抽了一口烟,缓缓的吐出来,道:“有这些人的具体资料么?” 沈曼道:“很少,大约只知道这群人为首的是一个高丽人,手底下有十几个人,这些人应该都有过从军的经历。” 林昆道:“没有问江浙一带的警方要一些有用的信息么?” 沈曼道:“这个张副市长联系过,但江浙一带的警方至今没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张副市长怀疑为首的这个高丽人有背景。” 林昆道:“难不成有人偷偷摸摸的把相关的信息都抹掉了?” 沈曼道:“有这个可能,不过想在我们华夏的警局系统里,抹掉污点信息,这绝对不是一般有势力有背景的人能办到的。” 林昆看着沈曼道:“你在沈城待的这段时间,有什么进展么?” 沈曼道:“我一直在暗中调查,也让小惠帮忙监控那些赛车俱乐部里的豪车,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的动静,但这群人目前应该还在沈城,只是不知道藏在了什么地方。” 江小惠道:“我们得到消息,最近沈城的地下赛车俱乐部要举行一场联合比赛,这种比赛一年只有一次,含金量很高。” 林昆道:“含金量很高的意思,就是来参加赛车的选手以及参赛的赛车,都有很高的标准?” 江小惠道:“是的,每年这个时候,我们交警都会暗中的控制局面,以防有任何的意外发生,造成不好的影响。” 林昆道:“为什么不把这些人直接抓起来,地下赛车是违法的吧?” 江小惠苦笑道:“这里面有些复杂,参赛的都是官宦富贾家的子弟,他们有严格管理系统,几年的赛车下来,倒是从来没有发生伤及无辜的事件,我们警方也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群人在那豪华的包间里玩的正high,估计一时半会儿是散不了场,江小惠得留下来陪她的这群可爱的同事们,林昆提前把帐给结了,另外又存了几万块钱在这儿,让江小惠有什么需要尽管花,这么多同事都在这儿了,不能小气。 江小惠很是不好意思,这种歉意的心理,让她觉得林昆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了,临分别时还特意的跟林昆说了句抱歉。 沈曼和林昆一起离开了,她不太喜欢这种吵吵闹闹的环境,两人刚刚走出这家烤肉店的大门口,就看见了站在路边,靠着一辆黑色轿车抽烟的肖峰。 看见林昆和沈曼走出来,肖峰掐灭了手中的烟,大步的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坚定决然,尤其望向林昆的目光明显来者不善。 “肖队长……” 沈曼开口打了声招呼,哪知肖峰直接无视她,站在林昆的面前和林昆针锋相对起来,两人的身高略微有些差异,目光几乎在一个平行线上,能清楚的感觉到肖峰的目光里有杀气。 林昆的脸上挂着微笑,道:“肖队长,这架势是要揍我喽?” 肖峰道:“你敢不敢!” 林昆笑着道:“拿出个男人样,光明正大的打一场?输赢怎么算?” 肖峰道:“没有输赢,我就是想教训教训你小子,白天穿着警装没办法,现在脱掉了这身警装,我就能好好教训教训你!” 林昆笑着说:“敢,这有什么不敢的,我还从来就不怕……” 话还不等说完呢,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光溜溜的一拳已经擂到了林昆的脸颊上,拳头上的威力巨大,打的林昆倒退了一步。 “肖峰,你疯了!”沈曼马上大叫起来,狠狠的推了肖峰一把。 肖峰默不作声,目光只是凶巴巴的瞪着林昆,林昆抬起拇指,在嘴角轻轻的摩挲一下,吐出了一口血水,脸上的笑容未变,看着肖峰说:“这儿不是打架的地方,咱换个地儿?” 肖峰说:“好!” 林昆走过来,拉开沈曼,笑着说:“这是男人的事,你不用管。” 沈曼大声的道:“你们两个有病啊,有什么深仇大恨非打架不可!” 肖峰一直沉着脸不说话,他现在心里啥也不想,就想痛痛快快的跟林昆打一架,他对自己也有信心,一定能出了心中的恶气。 可这口恶气究竟为何而来,他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去承认,自己内心一向骄傲的自尊心,在这小子的面前严重受挫。 林昆笑着安慰沈曼说:“没事的呀,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再和肖队长找个地方好好切磋。” “林昆,你……”沈曼还想要说话,却是被林昆硬拽着上车。 林昆帮她系上了安全带,沈曼却还想着要下车,似乎今天非要阻止这场斗殴不可,林昆故意把脸色一冷,道:“妮子,你要是再不听话,可就别怪我咸猪手拍你的屁股了!” “你……” “我是流氓,我啥事都干的出来,再说这事我以前也不是没干过。” 一听这话,沈曼脸上的凌厉之气马上就蔫吧了下去,他是流氓,他真的什么事都干的出,口中却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说:“你,你敢!” 林昆关上了车门,从不远处的肖峰招了下手说:“肖队长,先把沈曼给送回住的地方,咱们再找个地方切磋。” 肖峰闷葫芦不作声,回到了自己的车里,跟在林昆的后面。 野马车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小区门口,这是沈城警方给沈曼租住的房子,临下车的时候,沈曼看了看后面的车,一脸担心的冲林昆说:“肖队长人不错,你可别伤了他。” 林昆一脸慈眉善目的微笑说:“放心吧,我这人一向心慈手软,他想要找我打架,我就陪他打一架,保证不让他住院!” 沈曼知道林昆是在说笑,心里头还是有些担心,可也正如林昆所说,这是他们男人之间的事情,男人有男人解决问题的方式。 望着沈曼走进小区,林昆摇下车窗,冲后面的肖峰打了个手势,沿着马路向着前面就开了去,林昆也不知道要去哪,只是想找一个僻静一点的地方,免得被一群人吃瓜群众围观。 行驶了一段时间,路过一个偏僻的路段,林昆把车停下了,推开车门下车,靠着坐在车屁股上抽出根雪茄叼上。 肖峰也从车上下来了,脸色阴沉而又严肃,揭开了两颗领口的钮扣,握着拳头就向林昆走过来,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身上的那股子凌厉之气也越来越强势,来到了近前之后,罩着林昆的面前就是狠狠的一拳凿下,路灯光下一道虚影……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丝毫的紧张之色也没有,眼看着那大拳头就要凿中自己的鼻梁,脚底下的大脚板子突然一亮,速度更快。 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肖峰脸上的表情急剧发生了变化,先前还是一脸坚决的模样,这会儿却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那硕大的拳头本来眼瞅着要砸中林昆的面门,可就是差了那么一分一毫,居然再往前不了分毫,接下来他的身体便躬了下去,拳头距离林昆的鼻梁也越来越来,随后他再也止不住退势,脚底下铿铿的向后倒退,一口气退了五步停下。 “哼!” 肖峰不服气的冷哼一声,抬手揉着肚子,重新站直了身子,目光冷冽的瞪着林昆说:“再来,刚才是我大意了!” 林昆依旧半靠着坐在车屁股上,嘴里的雪茄吧嗒的吐出一口馨香的烟气,挥散在夜色的黑暗里,仿佛能飘荡的老远。 肖峰再一次挥着拳头扑了过来,这一次他有意识的去防林昆的脚,结果眼看着又要砸中林昆的时候,自己那硕大的拳头却是啪的一声被攥在手里,随后林昆快速的站起来,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完美大背摔,就听轰隆的一声。 坚硬的水泥地,宽厚的大身板子,砸在上面的声音绝对够闷。 肖峰咬牙切齿,尽量忍住不让自己痛叫,可最终那满腔痛苦积压的声音,还是爆发了出来——啊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