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刺头们的哀求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刺头们的哀求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刺头们的哀求 肖峰正坐在办公室里端着个茶杯,桌子上放着的一个小蓝牙音箱里放着他喜欢的音乐,他在等,等禁闭牢房那边的民警匆匆跑过来向他汇报,然后他再慢悠悠的走过去看林昆的笑话。 闭上眼睛,肖峰似乎可以想象到林昆被摁到地上打的鼻青脸肿的模样,那禁闭牢房里关的几个犯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肖峰眼睛睁开,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喜,来了,没想到这么快! “进来!” 肖峰正了正脸色,冲门口喊道。 吱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二十多岁的两名警察,一脑门子汗的跑了进来,其中一个脑袋上的帽子都跑歪了,喘着粗气汇报道:“肖,肖队长,禁闭室那边出事了!” “哦?” 肖峰故作沉着,道:“出什么事了。” 另一个民警正了正帽子,说:“禁闭室里打,打人了!” 肖峰心知肚明,表面上却摆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道:“怎么样,严重么?” 民警道:“严重,都趴在了地上。” 肖峰冷哼一声,摆了摆样子说:“这些人太不像话了,总是这么欺负新人,你们不用慌,我去教训教训他们!” 说着,肖峰抬步就向办公室外走去,两个二十多岁的民警互相看了看,怎么感觉自己汇报的,和肖队长理解的不一样呢? 两人也不再多说,闷着头就跟在了肖峰的后面,向禁闭牢房走去。 肖峰的心情不错,背对着两名手下,嘴角咧开一抹得意的笑容,心中暗暗的道:让你小子跟老子装,看你还敢不敢! 可当肖峰走到了禁闭的牢房门口,往那儿那么一站的时候,他整个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呆滞的,或者说彻底的惊呆了。 眼前的牢房里,不管是那几个被他视作刺儿头的大汉,还是那几个老实巴交的,除了林昆和另外的一个蹲在地上的小子完好无事外,其余的全都躺在地上咿呀的痛叫着。 “这……” 肖峰回过了头,冲身后的两名民警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两名民警支支吾吾,目光里有着一丝胆怯的向林昆看去,道:“都,都是被他打的。” 肖峰的眉头顿时一皱,冲着林昆就喊道:“你敢随便打人!” 话音刚落,不等林昆回答,躺在地上的几个刺儿头大汉,还有另外那几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全都挣扎着爬了起来,聚到门口向肖峰哀求道:“警官大人,求求你赶紧把这位大侠弄走吧,他刚才说了,等他歇一歇,还要再打我们两轮!” “我们,我们这身子骨实在是挨不住了,你看我们的脸,还有我们的身上,他下手太狠了,我们快要被打死了啊!” “警官大人,我们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敢再轻易犯事了,求求您把这位大哥给请走吧,我们实在是承受不起啊!” …… 一下子,整个牢房里到处都是哀求声,肖峰的脑门子顿时大了起来,那无数的小黑线垂下,目光向林昆看了过来。 林昆一脸很平常的笑容看着肖峰,道:“肖警官,你干嘛这么瞪着我,是他们先要跟我动手的,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就你还遵纪守法!”肖峰声音低沉,脸色也阴沉的厉害。 他本来是想把林昆关进来,让这家伙吃点苦头,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让整个牢房里的人都吃了苦头,还惹的这一群犯人在这哀求他,他如果不把这小子给放出来,接下来不一定折腾出什么事呢,万一打的重伤或打残了两个,这责任自然是要落到他的头上。 沈曼听说禁闭牢房这边有情况,倒也没着急,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就她对林昆的了解,八成是那些烦人被他打的呜嗷乱叫。 结果一点也不出所料,看到聚在牢房门口的一群犯人之后,那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模样,再看一眼林昆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沈曼忍不住的想笑,但出于身份原因还是忍住了。 见肖峰被气的满脑门子的黑线,沈曼笑着走过来,给了他一个台阶下,道:“肖队长,要我看还是先把林昆放出来吧,这牢房里斗殴很正常,可出了问题影响不怎么好。” 肖峰没脸正视沈曼的目光,他现在心里头算是明白了,就凭他一个小小的刑侦大队的队长,想要斗的过牢房里的这小子,几乎是丁点的可能也没有。 再说了严格的意义来讲,把林昆给关进来,他确实有违规的嫌疑,一旦上头的领导问罪下来,一顿批评是免不了的了,而且林昆和余宗华的关系,他也是提前调查有过了解的,更不好得罪。 刚才把林昆给关进来了,也是出于心里头的一口醋,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他也该清醒一些了,索性顺着沈曼的台阶就下了。 “听沈局长的意思。” 说完,肖峰转身走了,低着头从沈曼的身边走了过去,沈曼向两名民警示意打开牢房的门,看向林昆说:“出来吧。” 林昆两手一摊,却是硬要赖在里面,道:“我才不出去呢。” 牢房里的那些个鼻青脸肿的犯人一听这话,一个个浑身又是哆嗦了起来,身上伤痛还在继续,这位爷居然还不走了。 沈曼道:“行了,你就别赖在这儿了,你就当是行善做好事,别留下来吓唬这些人,瞧瞧你把他们都吓唬成什么样了。” 一群鼻青脸肿的犯人听到这话,顿时对沈曼感恩戴德起来,那看向沈曼的眼光里,没有丝毫的淫秽亵渎,有的只是浓浓的敬仰与钦佩,就那个为首的光头脑门子上刺青的男人,一算泪眼婆娑的看着沈曼说:“女,女菩萨啊……” 人群里,又有人小声的抱委屈说:“他打人太狠了。” “嘿,让你们乱说话了么!”林昆吊儿郎当的一句话,周围的这些个犯人顿时吓的往沈曼的身后躲,一个个浑身发抖。 “都给我站过来,想趁机占我们沈警花的便宜是吧!” “没,没有……”一群人唯唯诺诺的,赶紧从沈曼的身后站了起来。 沈曼看着林昆,不得不说她都开始有些佩服这个家伙,居然能把这一群平时不受管教的犯人,给吓唬的这么老老实实。 沈曼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道:“林昆,你现在跟我走,我请你吃这附近的烤羊腿,那家店在这附近可是很有名的。” “烤羊腿?” 林昆摸了摸下巴,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道:“我得考虑考虑。” 周围的一群犯人心里头刚刚燃起的希望,哗的一下又被冷水给浇灭了,一个个满脸哀怨的看着林昆,却又不敢直视,心中不断的嘶吼着:“大哥,你这到底是要弄啥子咧!” “要说刚才的肖警官让你出去你不出去也就算了,现在这么漂亮的女警花都要请你去吃烤羊腿了,你还要考虑!” 沈曼深吸一口气,脸色突然冷了下来,伸手过来就捏住了林昆的耳朵,二话不说就那么硬生生的把咱们林大兵王往外拉。 “哎,哎,哎……” 林昆一边歪着脑袋,一边吃痛的叫喊道:“疼疼疼,耳朵要被扯掉了,你这女人太泼辣了,将来谁敢娶你啊!” 沈曼也不吭声,就在周围这群犯人,以及门口的民警惊讶的目光中,硬是把咱们的林大兵王给拖了出去,一直拖出了禁闭区才松开。 牢房里,一群犯人目瞪口呆,互相看了看,只觉得刚才的那一幕太特么不真实了,那么漂亮的女警花,那么牛掰变态的家伙,最终居然是扯着耳朵从牢房里硬生生拖走。 尼玛,这可真算是长见识了,天下之大还真是啥人都有啊。 至于门口的那两个民警,惊讶的互相对视,其中一个小声的说:“我觉得咱们肖队长没戏了,这沈警花好像和刚才的那个人关系不浅,看起来粗横野蛮,内情肯定不简单!” 另一个民警点头道:“这下看来咱们肖队长是遇到对手了。” “是啊,不过我听说那个人好像是林昆,你知道他吧?” “他是干啥的?菜市场卖海鲜的,还是鸿宾楼里掌勺的?” “屁!” 说话的民警神秘兮兮的道:“你丫的不想活了,知道那王勤虎怎么死的么?” 说到这儿,旁边听话的民警神色一变,道:“是他杀的?” 说话的民警摇摇头道:“可别瞎说了,哎我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王勤虎最近被谁打的脾气都没有,你不知道?” 听话的民警这才恍然,满脸惊诧的说:“你说是那个人,中港市来的那条过江龙!我就说嘛,我看那个人不简单。” “屁!” 说话的民警鄙夷道:“谁都能看出来他不简单,正常人,谁都能一下子打倒这么多的人,一个个还都不是善茬子!” 走廊里,沈曼撒开了林昆的耳朵,林昆捂着耳朵一脸委屈的说:“沈大美女,有你这么粗鲁的么,耳朵都快掉了!” 沈曼哼了一声说:“谁让你又到警察局里还惹事了,扯掉了也不多!正好拿到烤羊腿那儿给你烤了,就你这耳朵味道一定不错!” 林昆一脸冤枉的说:“这是我要惹事么,你也都看到了,明明是那个肖队长他吃你的醋,然后往我身上撒气。” 沈曼道:“你少贫嘴!”说着,就要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林昆却是一把拉住她,说:“哎,不能赖账,说好的烤羊腿呢!” 沈曼头也不回的道:“我回办公室收拾一下东西,谁要赖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