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替天行道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替天行道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替天行道 “肖峰,你怎么乱关人!”沈曼一路追着肖峰,一直到他办公室。 肖峰闷不做声,直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才回过头对沈曼说:“沈局长,你看看他的态度,有这么配合调查的么?” 沈曼不愿意了,道:“就因为态度,就可以随便关人?” 肖峰意识到自己话里过分,支支吾吾起来,道:“也,也不是,我还是怀疑他有重大的作案嫌疑,毕竟最近只有他和王勤虎之间关系闹的最凶,他是第一凶手嫌疑人。” 沈曼道:“肖队长,你我都是刑侦出身的,我们心里都清楚,一个案件的最终凶手,往往都不是最先考虑的第一嫌疑人。” 肖峰据理不让,道:“但这一次我的知觉告诉我,凶手就是他。” “呵……”沈曼是真的有些生气,面色冰冷的看着肖峰说:“你可以关他,但结果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不要来找我!” 说完,沈曼转身就走了,肖峰想要叫住她,但最终也没开口,等办公室的门再次关上,他嘴里小声的不服气道:“我就不信这小子三头六臂,还能闹出个什么花样来!” 肖峰坐回到了办公桌后,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嘴角阴冷冷的一笑,刚才他把林昆关进的牢房,可不是普通的牢房。 禁闭室,是警察局用来关押临时犯人的病房,林昆刚一进来,里面几个穿着一身囚服的犯人,就向他看了过来,目光多是不善。 这牢房里分两帮犯人,一帮是看起来很老实,约有五六个人,蹲在牢房的西边,另一方是一群看起来就凶神恶煞的大汉,扎堆在牢房的东边,为首的是一个光头后脑上刺着刺青的大汉。 一看到这几个满脸凶相的大汉,林昆这心里头马上就明白了,肖峰这小子简直太阴了,是故意要给自己点颜色瞧瞧啊。 不过正好,他还真不怕这牢房里卧虎藏龙,就怕这牢房里一个人也没有,整的一群越凶神恶煞的大汉越好,要是一群软趴趴的老实人,反倒是没了挑战性。 林昆不管东、西这两边人怎么看他,径直的就向牢房的中间位置坐过去,刚弯下身屁股还不等落地呢,冷冷的话语传到了耳畔,“小子,来到了这不先拜山头,不懂规矩?” 林昆回过头,说话的是东边那凶神恶煞的大汉里的一个,竖着个小分头,大圆脸,一双眼珠子瞪的溜圆,皮肤黢黑,打眼那么一看,就像是沙皮狗一样,甚至还不如沙皮狗好看呢。 林昆呵呵的一笑,倒也不坐下来了,道:“咋的了,这里头还有规矩啊,你说给我听听,这儿的规矩是谁立的?” “你小子欠揍是吧!”一声怒吼,这个梳着小分头,相貌堪比沙皮狗的大汉,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当真是威风凛凛。 与此同时,周围的其他几个大汉,也都挪了挪屁股,要站起来,被中间的那个光头大汉抬手示意,又继续坐下来了。 光头大汉冷眼的看着林昆,高高瘦瘦也不像是有个啥子本事的模样,这年头这种人他没少见,没本事还喜欢装13,该给他点教训的时候,就得给他点教训,教教他叫混社会。 为首的光头大汉冷哼一声,冲林昆道:“小子,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林昆看了这光头大汉一眼,道:“也没犯啥事,就是跟这儿的一个大队长不太和睦,被这小子阴了才关进来。” 为首的光头大汉冷笑道:“照你这么说,还是个人物了,不过看你这一身气质打扮,最多也就是个直不起来的小白脸吧,今天东哥我就在这儿给你立规矩,过来磕仨响头,我就当你刚才的无礼只是莽撞,就不难为你小子了。” “呵……” 林昆笑了,道:“大光头,你没开玩笑吧,要我给你磕头?” 光头大汉冷笑,道:“你可以选择不磕,但后果自负。” 林昆笑着道:“从你刚才说让我磕头开始,这后果就已经很严重了,上一次有人跟我说这话,还是好几年前,被我大冬天的给丢进漠北的野湖里,最后冻的只剩半条命了。” 为首的大汉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冷,他周围的几个大汉却是哈哈大笑起来,牢房西边的那几个一脸窝囊相的男人,都偷偷的抬眼向林昆看过来,眼神里没有同情,一副幸灾乐祸。 为首的光头大汉冲那个小分头的丑男递了个眼神,小分头点了下头,便向林昆走了过来,他身高很林昆相仿,稍稍矮了那么一两个公分,但身形却比林昆要健硕魁梧的多。 林昆瞧了这小分头一眼,冷笑道:“干啥,要动手啊?” 小分头大汉也不废话,大嘴巴一咧,一声愤懑的咆哮,挥着拳头就向林昆的脑门子砸了过来,那气势那力量那牛逼哄哄的感觉…… 啪! 林昆看似很随意的一抬手,将这小分头丑男的拳头攥在了手里,一副很费解的表情说:“长的丑也就算了,你特么的还竖分头,你妈就没告诉过你,你这发型太特么的磕掺了么?” “小子,你找死你!”小分头丑男嘴里喊叫着,心中恨意盎然,用力的把拳头抽回来,就准备把林昆给打趴下,可把浑身上下吃奶的劲儿都要使出来了,可最终还是挣脱不动。 “再使点劲儿。”林昆轻佻的笑道,瘦削的小身板往那一立纹丝不动。 “啊!!!” 小分头丑男咆哮了起来,林昆笑着揶揄:“叫唤就有用了?”说着,手上的力量猛的一加大,同时顺时针的一扭…… 嘎嘣嘎嘣! 清脆的两声响,小分头丑男惨叫起来,整条胳膊错位脱臼,那黑黢黢的脸庞上,豆粒大小的汗珠一下子就渗了出来。 “小子,你敢伤我兄弟!”坐在老房东边的那个为首的光头大汉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身边的几个大汉也跟着站了起来。 “看不惯老子,来打老子啊!”林昆笑呵呵的道,抬脚冲着眼前的小分头丑男的小肚子一踹,砰的一声响,只听这丑男又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直接硬生生的被踹倒趴在地上。 “兄弟们,干他!” 为首的光头大汉一声令下,身边的七七八八满脸凶煞的大汉,一起挥着拳头就向林昆扑了过来,西边蹲着的那群窝囊的男人,赶紧往里边躲了躲,怕待会儿溅到了身上血来。 外边的警察看到这儿的情况,马上持着警棍过来就要阻止。 从警察拿着钥匙开门,再到过来开牢房的门,也就算算二三十秒的功夫,然而就在这二三十秒中间,眼前这七八个大汉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咱们林大兵王给放倒在地,捂着脸,捂着胸口,捂着肚子,更惨一点的捂着老二,在那啊啊痛叫。 最终就剩下一个为首的光头大汉在那儿站着,林昆嘴角冷的一笑,这为首的光头大汉,满脸的凶煞瞬间化作了深深的恐惧,一个大耳刮子抽了下来,啪的一声响,一脑门子栽到了地上,半边脸肿了起来,嘴角淌出血丝,牙都松动了。 “不许动!” 两名民警举着橡胶棍对林昆恐吓道,林昆只是转过头,冷冷的一个眼神抛过来,这两名二十多岁的警察顿时吓的一哆嗦。 林昆不再搭理他们两个,向着蹲在西边的几个人走了过来,这几个人赶紧往后缩了缩,一副胆怯的模样,林昆低下头冲着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问道:“你犯什么事了?” 这尖嘴猴腮男抬起头略微的看了林昆一眼,便马上把头低下了下去,支支吾吾的说:“火车站偷了别人的钱包。” “惯犯?” “嗯……” 林昆又问向另一个男人,道:“你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这个男人低着头说:“公交车上摸人屁股。” 林昆道:“摸人家小姑娘的屁股?” 这男人闷着头嗯了一声。 林昆又问另一个男人,道:“你又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学校门口收保护费。” “小学门口?” “高中……” 林昆就这么逐一的问着,站在他身后举着警棍的两个人民警察感觉自己丝毫的存在感也没有,其中的一个二十多岁的民警终究是按耐住了,大吼一声:“你当我们不存在啊!” 林昆回过头笑了笑说:“我在这儿伸张正义替天行道呢,劝你们还是别在这儿跟我吵吵吧火了,去把你们肖队长叫来吧。” 两个民警对视了一眼,尽管握着警棍,但谁也不敢上前去,眼角的余光在地面上一撇,那八九个大汉都还在那躺着呢。 两个民警警告了一声,道:“小子,你,你别乱来啊!” 边说,两人便一脸紧张的退了出去,直奔肖峰的办公室去了。 而蹲在西边墙角的几个人,在一个个说出了自己犯出的事后,除了一个帮自己弟弟出头打人,其他的几个全都被林昆给打的趴在了地上。 打完后,林昆拍了拍手说:“以后都特么的给我老实点!” 躺在地上咿咿呀呀的这些人心中有苦难言,自己犯了事有警察来处置就已经够说的了,现在哪儿跳出来这么一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