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拦路胖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拦路胖子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拦路胖子 哗啦啦…… 随着每次铜钱落在古木的茶几上,一共六次,形成了一个卦象。 邵浦阳放下手头的扇子,一只手摸着下巴,另一只手掐指盘算着,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朱老和老管家都看着他。 过了几分钟,邵浦阳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不深不浅,看的人心中一阵彷徨,朱老耐得住性子,老管家却是有些耐不住了,小心的问道:“邵先生,卦象怎么说?” “吉中有凶,凶中有吉,其中自有玄妙,我也有些说不准。”邵浦阳慢悠悠的说出来,望着朱老说:“朱老,这并不是我学艺不精,实在是有些事情,上天也不愿意直白的告诉我们,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你所占卜的这个人绝非凡夫俗子。” 朱老点点头道:“小邵,那我们朱家的运势呢,可以问卦么?” 邵浦阳道:“至少还有百年昌盛。” 朱老道:“那百年之后呢?” 邵浦阳笑着说:“朱老,人算终究不如天算,人算百年之日已经是最大的期限了,百年之后的昌盛与否,不是我们的所能左右的,哪怕就是在当下,天命已定,我们凡人也是无能为力的。” 朱老点点头,道:“小邵,我明白了,百年之后的事情,就交给百年之后的朱家子嗣吧,到时候我不过是一把黄土,回归于这天地间。” 邵浦阳道:“朱老,你能这么想最好,天地万物自有它的规律,而我们人类所使用的阴阳之术,不过是偷窥其中一二而已。” 朱老笑着说:“小邵,你太过自谦了。走,我们去吃早饭吧。” 邵浦阳拱起手道:“谢朱老款待!” 朱老道:“小邵啊,我和你师傅的交情你也是知道的,客气的话不用再说了,再说只是一顿普通的斋饭,哪有款待之说。” 邵浦阳道:“说不定再过两年之后,我会有事求朱老,我最近给自己卜了一卦,这皇城是我的福命宝地,有贵人在这皇城之中,但按照七星八位来推断,我的贵人暂时不在这皇城中。” “哦?” “贵人位位于北方偏东,我也在猜想,会不会是朱老所占之人。” “呵呵……” 朱老捋了捋胡须,道:“小邵,你已经得了你师傅的真传,在华夏的风水界,尤其权贵的中间也是得到了极高的认可,你莫非还有其他的想法?” 邵浦阳笑着说:“男儿志在四方,这个到时候我自然会与朱老说,暂时还只是一个想法,怕不太成熟,说出来让朱老笑话。” 朱老笑着说:“好,那我们先去用斋饭!” …… 中港市,海辰别墅区,林昆吃过了午饭以后,就打算回沈城了,打算去把余下的事情解决完,澄澄和楚静瑶站在别墅的大门口依依不舍,楚静瑶只是目光里含着神情望着他,澄澄则赖在他的怀里,一次又一次的问着:“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什么回来嘛……” 林昆笑着在澄澄的脸上亲了一口,道:“爸爸这次应该很快就会把事情处理完,等一切都安排好了,就回来了,带着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一起回来。” “爸爸,你要说话算话哦!”澄澄眼巴巴的看着,满脸的不舍。 “嗯,说话算话,拉钩。”林昆伸出手指和澄澄拉了拉,小家伙嘴里喊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一万年也不许变!” 林昆把澄澄交给了楚静瑶怀里,笑着说:“媳妇,那就辛苦你在家照顾孩子了,沈城那边的事情一安排妥当,我马上就回来。” “嗯。” 楚静瑶微笑了一下,伸手过来替林昆整理了一下衣襟,道:“小心点。”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冲着远处的司蓉儿和慕容白打了响指说:“你们俩别多的那么远,过来吧!” 司蓉儿和慕容白走了过来,司蓉儿尴尬的笑着说:“我和小白就是想过来和你告个别,其实我们是想跟你去沈城!” 林昆笑着道:“为什么?” 司蓉儿道:“我和小白想跟在你的身边,跟你一起建功立业!” 林昆笑了笑,目光看向楚静瑶和澄澄,又看向司蓉儿和慕容白道:“蓉儿,小白,你们觉得我现在的生命里什么最重要?” 司蓉儿和慕容白眨了眨眼睛,林昆笑着说:“肯定不是我现在每天做的事情。” 司蓉儿道:“是静瑶姐和澄澄?” 林昆笑着说:“蓉儿,小白,你们俩替我保护好静瑶和澄澄,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至于什么建功立业,那都是后话,身为一个男人,我得有点自己的事情做,才能对得起自己,但论起最重要的,还是你静瑶姐和澄澄,我不在中港市的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们两个了,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慕容白目光坚定的点点头,道:“嗯,你放心吧昆哥!” 司蓉儿道:“好,我知道了昆哥!” “好了,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好好的在家待着,等我胜利归来!” 说完,林昆又在楚静瑶和澄澄的脸上亲了一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黑色的野马车发动了,轰隆隆的咆哮声十分的有节奏感,林昆摇下车窗,向着四个人招招手,楚静瑶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还沉浸在刚才林昆的那一番话中,澄澄眼泪含眼圈,嘟着小嘴依依不舍的冲林昆喊道:“爸爸,你要快点回来呀!” 林昆挥了挥手,踩了一脚油门,黑色的野马车噌的一下蹿了出去,望着后视镜越来越远的四个人,林昆这心里也是隐隐有些难受,如果真的可以,他倒是真想停下一切的脚步,陪在楚静瑶和澄澄的身边,每天简简单单,看着澄澄一天天长大。 可他不能,不单单是因为他体内流淌着朱家的血液,而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父亲,他必须要干出一番顶天立地的事业,为自己的孩子做出一个榜样,告诉他什么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 其实,每一个孩子的心里,尤其是男孩的心里都一样,小的时候总会把父亲当做自己崇拜的对象,拥有一个怎样的父亲,往往会影响一个孩子以后的性格以及人生观,说的再大一点,甚至会影响他整个的人生轨迹。 林昆希望在自己的影响下,澄澄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比自己更优秀的男人。 吱嘎! 黑色的野马车驶出了海辰别墅区的大门,狠狠的一脚油门停下了,在车头的正前方,站着一个圆乎乎的胖子,背着个行李,两只胳膊张开做出一副拦住的姿势,林昆眉头挑了挑,要不是认得眼前的这张脸,他还以为自己一出门就遇到碰瓷的了呢。 “王胖子,你要干嘛?” 林昆把头探出了车窗,冲站在路中间的王福喊道,旁边的保安亭里的保安一见到这情况,还以为有人要故意找业主的麻烦,马上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手里握着警棍就冲了出来。 林昆一看这架势,这两名保安的勇气可嘉,可真要是跟王胖子动起手来,两个保安虽然看起来挺壮实的,但结果估计会很惨,他赶紧推开车门,拦住两个保安说:“别冲动!” 这两个保安是新招来的,海辰别墅区的物业为了提升小区的安保质量,特意又扩招了一批保安进来,这两个保安不认得林昆,瞧林昆一副高高瘦瘦的模样,以为是被面前的胖子给吓唬到了,安慰林昆说:“业主,不用害怕,我们保护你!” 林昆哭笑不得的说:“两位兄弟,你们误会了,眼前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他这过来找我有事,就硬把车给拦下来了。” “哦?” 两个保安怀疑的看着林昆,见林昆的模样不像是在撒谎,于是便不再多言语。 “呸!” 王福直接一口唾沫啐到了地上,眼神挑衅的向两个保安看过来。 这两个保安也是年轻气盛,一看这不讨喜的胖子居然这么蔑视他们两个,这心里头的火气也是噌的一下就上来了,说道:“你吐谁呢!” 说着,这两个保安直接就绕过了林昆,向王福就扑了过去。 林昆的眼睛一瞪大,转过身想要再拦住两个人已经来不及了,结果就听两声惨叫,两名保安刚刚冲到王胖子的跟前,本来还没想动手,先理论一番呢,结果直接被王胖子一人一拳给轰飞了。 呼通…… 两个保安倒在了地上,捂着胸口一阵的痛叫,保安亭里另外的两个保安见状,赶紧跑出来支援,手里还拿着对讲机召唤队友。 “来啊!” 王福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脚底下马步一迈就准备大刀阔斧的干一番,“就你们这群花架式,我一个打十个!” 这可绝不是口出狂言,这王胖子的实力,林昆是知道的,说十个多是保守了,就是整个小区的保安都冲出来,估计也不能在他的身上占到便宜。 林昆见状赶紧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扔到了地上,冲那两名躺在地上的保安歉意的道:“哥们,实在对不住了,我这位朋友的脾气有点暴躁。”转过身拉着王福,一把将他给摁进了车里,踩着了一脚油门,野马车一声咆哮蹿了出去。 一直跑出去了老远,林昆一个刹车把野马车停在路边,嘴里叼上一根烟,看着王福道:“你小子这是给我整什么呢!” 王福转过头看着林昆,一脸不服气的说:“林昆,我对你有意见!” 林昆道:“你给我好好说话,别拉着一张脸,我又没偷你们家粮食。” 王福道:“我对你就是有意见,说好了要带我混的,结果就是让我干一些普通的安保工作,你根本没把我当成兄弟!” 林昆呵呵的笑了起来,道:“就这事么?” 王福道:“就这事!” 林昆喀嚓一下,把嘴里的烟点着,道:“说说吧,你想跟我干什么,怎么样才能让你觉得我把你当成是兄弟了,嗯?” 王福道:“我要跟你去沈城,跟你去打拼天下,当你的马前卒!” 林昆微微的一笑,道:“我怎么相信你?” 王福唰的一下,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刀,那雪亮的刀刃,映着窗外的阳光令人心底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