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朱家兄弟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朱家兄弟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朱家兄弟 出名可真不是啥好事,在场的这些个大佬们,看向林昆的眼光明显变的有些异样起来,瞧众人眼神的模样,也是褒贬不一。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筵席结束以后,众人上了停在岛边的十几辆游艇,这些游艇有的是楚相国的私人财产,有的是在场的这些大佬的,表面上看这些人一个个慈眉善目,走在大街上可能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其中多数都是隐形富豪。 不是每一个有钱的老板都喜欢上电视,更多的是默默的经营着自己的商业帝国,日进斗金都这些人来说太过普通了。 楚相国经常出现在电视和新闻媒体上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枪打出头鸟’,谁叫他在东三省的经济实力太过雄厚。 海上转悠了一圈之后,狂欢还在继续,黄昏时分一群人回到了岸上,又在中港市出名的五星级大饭店万国食府里摆起了酒席,又是一番热热闹闹,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散去。 林昆提前离开,送老管家去机场,分别前,老管家看着林昆,见光里透着坚定,道:“少爷,好好干,别让朱老失望!” 林昆微笑着说:“管前辈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也劳烦你好好照顾我爷爷,等什么时候方便了,我就去燕京看他!” 老管家道:“这个你自然放心,我年轻的时候就跟了朱老,他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亲生父亲一样,我一定会尽心尽力。” 飞机轰隆隆的起飞了,飞机上那闪烁的灯光越来越高,林昆抬头望去,心中的思念似乎随着那远去的背影飞向了燕京。 亲人,简单的两个字,在内心里却是无法用一切衡量。 燕京皇城,入了以后,满大街的繁华令人眼花缭乱,华夏的首都,亚洲排名前几位的经济大城市,有着它独特的魅力。 然而此时的中南海,灯影稀疏,环境静谧,仿佛与这座城市的慈祥隔绝一般,没有喧嚣,没有嘈杂,当得上世外桃源这四个字。 朱家府邸的大门紧闭,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执勤的管家,一个安保人员,表面上看去朱家府上此时没什么人影走动了,但如果真有人要偷偷的进来想要干点什么,不管是从大门进来,还是从墙上跳下来,不出十步就会别拿下。 没有人燕京城的四大家族里到底隐藏了多少高手,最后一次有人到四大家族里的朱家来行刺还是十年前的事情,当时那个人据说是华夏杀手界里的翘楚,结果刚刚进入朱家没走出十步,就被人给拿下了,手中的刀子雪亮,可一点发挥的余地也没有,被关进了代号x的监狱,从此算是废了。 燕京城里的四大家族,每一个家族都像是蛰伏在中南海里的洪荒野兽一般,轻易的不出声,一旦出声便是震天动地。 朱家大少爷朱坤航的小院内,今天晚上他们兄弟四人被朱坤航给召集到了一起,表面上说是兄弟们平常大都很忙,少有时间聚在一起,今天晚上大家伙一起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朱坤航将闲聊的话题一转,抛出了一个所有人都眉头一蹙的话题,他只说了两个字——林昆。 三少爷朱坤宇,四少爷朱昆鹏,四少爷朱坤栋马上都默不作声了,这简单的两个字,像是突然投下的冷场炸弹一样。 朱坤航的目光从三兄弟的脸上一一扫过,此时这酒桌上只有他们兄弟四个,沉默了几秒钟后,朱坤航笑着打破沉默说:“怎么都不说话了?咱们都是亲兄弟,有什么话都不用藏着掖着,看你们三个的表情,应该都知道这个小子吧!” 朱坤宇先开口,道:“大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其他的两个人,朱坤宇和朱坤栋也一起看向朱坤航,朱坤航笑了笑说:“你们觉得突然出现的这个林昆,老爷子对他的态度怎么样?” 朱坤鹏道:“我倒是听说,老爷子暗中帮过他几次。” 朱坤栋道:“三位哥哥,这林昆我知道倒是知道,可他真是二哥的孩子么?如果是的话,老爷子为什么瞒着我们。” 身为朱老的五儿子,朱坤栋是最没有野心,也是最没有能力的一个,除了偶尔喜欢摆摆架子,成天都无所事事的,这人一旦没了野心和能力,想问题就不会想的那么复杂。 朱坤宇道:“老五,你就是想的太简单了,如果这个林昆真的是二哥的儿子,老爷子又不想告诉我们,自然是怕我们难为他。” 朱坤栋继续一副不解的道:“我们难为他作甚,都是朱家的血脉,又是我们的亲侄子,二哥的亲骨血回来了,我们应该高兴啊!” 朱坤鹏被这朱坤栋单纯而又善良的心思,气的简直快要吹胡子瞪眼了,他的这个五弟绝对不是智商不够用,小时候学习可好了,甚至在他们兄弟几个里,他的学历最高,只是一点野心和处事的能力也没有,这让他感到很头疼。 朱坤鹏大声的道:“老五,你想东西能不能往复杂了想,成天到晚一根筋儿,就你这样的什么时候能有出息!” 朱坤栋也不生气,笑呵呵的说:“四哥,我有没有出息都无关紧要啊,朱家有你们三个撑着,我享我的清福就好了。” “你……” 朱坤鹏被气的更吹胡子瞪眼,他脾气在几个人里也算是最火爆的,这时朱坤航赶紧阻拦道:“老四,老五就这个性格,你别太往心里去,咱们现在先说说这个林昆吧。” 朱坤宇接过话头道:“我找人调查过他,真的挺不一般,漠北军区里出来的兵王,在中港市闹的风风雨雨,如今整个辽疆省的地下世界,都快要落入他一个人的手里了。” 朱坤鹏道:“而且咱们燕京城里宋家的大小姐,好像也看上了这小子,他现在的妻子叫楚静瑶,父亲楚相国是东三省的富贾,他和楚静瑶有一个孩子,春节期间来过我们家。” 朱坤栋笑着说:“那孩子我听说了,咱家老爷子很喜欢。” 朱坤航道:“老爷子的身子骨虽然一向很好,但耐不住岁月的消磨,假如有一天老爷子真不在,这朱家的家主之位……” 不等话音落下,朱坤鹏道:“大哥,家主之位当然是您来坐了!” 朱坤鹏私下和朱坤航的关系一直很近,所以才会如此说,至于一点野心也没有的朱坤栋,谁来坐这个家主都无所谓,倒是朱坤宇一听到这话,脸上隐隐的有一抹不开心的神色,不过也没表现出来,只是什么话也没说,目光很平静。 朱坤航抬了抬手说:“老四,你想的太简单了,这家主的位子可不是论辈分来排的,朱家的家主之位一向是有能力者居之,咱们家老爷子也不是排行老大,最终不一样被选成了继承人?朱家家大业大,不是普通的家族,这家主之位的候选人,就更得从多方面考虑。” “咱们兄弟几个都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我也就不绕弯子了,除了老五之外,我想老三和老四你们心里也惦记着这家主的位子,我们兄弟之间没什么不能说,也可以互相竞争,但只好守得住底线就行了,不要像老爷子的兄弟三个那样,非要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这事老爷子到现在都不开心。” 朱坤宇、朱坤鹏、朱坤栋三个人齐齐的点头,朱坤栋道:“大哥说的对,我们是亲兄弟,不能为了一个家主的位子不死不休,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应该团结到一起来。” 朱坤航笑着说:“其实,这家主的位子,也不一定是我们这一辈人来做,也可以是我们的孩子来做,前提只好有能力就行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这个林昆一出现,好像立马断了我们兄弟几个路,老爷子对他的满意太让我内心震撼了。” 朱坤宇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老爷子会选林昆做继承人?” 朱坤航道:“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差不多的吧。” 朱坤宇道:“可是……” 朱坤航笑了笑说:“老三,我和你的心情一样,极度的不愿意,虽说他是老二的亲儿子,但我们又没和他从小就在一起,这感情上基本上无从可谈,就跟一个外人差不多。” “我也不瞒着哥几个了,前段时间在几大军区闹的沸沸扬扬的董家小生,就是我向上面引荐的,目的就是为了借刀杀人,当然不一定是要杀死,只要是搞的个残废就行了。” 朱坤宇道:“那个董武海?先后打败了几大军区兵王的小生?” 朱坤航笑着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今天中港市那边感刚刚传来消息,这个董武海已经被废了,废成了个普通人?” 在场的几个人,也包括那一点野心也没有用的朱坤栋,脸色皆是剧烈的一变,道:“是被那个林昆给废的么?” 朱坤航点点头,道:“是!”目光看向脸色惊骇的表情尤为夸张的朱坤栋道:“老五,即便你没有什么野心,也要为你的孩子着想,这个林昆不简单,我们兄弟需要团结!” 朱坤航又叹了口气道:“我的这个小动作,老爷子应该知道了,表面上没有说什么,接下来要是再有什么动作,他一定会处罚我。” 朱坤宇道:“大哥,你的意思是,接下来的小动作我们来搞?” 朱坤航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