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种出个妹妹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种出个妹妹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种出个妹妹 林昆秉着怀疑的态度,把耳朵凑到了老胡的跟前,老胡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番:“其实这个很简单嘛……” 老胡说完,一副坏坏的笑容看着林昆,就这副神态哪还想是漠北军区的一号首长,完全就跟市井上那些狡猾的老头差不多。 林昆一脸诧异的表情看着老胡,眨巴眨巴眼睛,冲老胡竖起了大拇指,钦佩的道:“姜果然还是老的辣,高!” 老胡哈哈的笑了起来,道:“不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这身份特殊,真想要用那个办法,也还是需要时机的,不过这个你放心,万一要是有啥好机会,我一定及时告诉你小子!” 林昆顿时有一股热泪盈眶的冲动,在漠北的时候,他和老胡可谓是明斗暗斗,老胡用各种难度等级巨高的任务来折磨他,他就趁着在军区待着的功夫,去老胡的红砖小二楼里霍霍。 几乎每次林昆从老胡的红砖小二楼里出来,都能听到老胡那痛心疾首的嚎叫传出来,“林昆,一定是林昆那王八蛋干的!” 整个漠北军区,雄踞着华夏镇守着漠北的精锐之师,老胡在这和林昆说起话来嘻嘻哈哈很和善,可在常人的眼里,那绝对是一个高不可攀只能仰视的狠角色,手握雄兵谁敢不服。 “你们说什么呢?” 楚静瑶牵着澄澄的手笑着走过来,一双漂亮透彻的大眼睛看看林昆,又看向老胡,道:“胡叔叔,你给林昆出什么主意了,他这竖着的大拇指到现在也不肯放,也说给我听听呗。” 澄澄仰着小脑袋,也跟着说:“胡爷爷,我也想知道!” 老胡笑着说:“大侄女,其实也没啥事,就是我跟林昆说啊,这国家都放开二胎政策了,澄澄也这么大了,趁着你俩都还年轻,是不是赶紧再给我造一个小外孙闺女出来。” 楚静瑶俏脸一红,羞涩的低下头,“胡叔,这事……” 老胡马上说:“林昆他同意了,并且还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 嘶…… 林昆抽了一口冷气,目光诧异的看着老胡,这家伙也太能编瞎话了吧,再一看楚静瑶那脸红的跟红苹果似的,静瑶这么聪明的一个女人,居然被他这么轻易的就给蒙混过去了。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呀! 澄澄却是仰着小脸,一副清澈无暇的小模样,小眼睛里泛着疑惑,问:“胡爷爷,再造出一个外孙闺女是什么意思呀?” 老胡哈哈笑了起来,弯下腰来把澄澄给抱了起来,说:“就是让你爸爸和妈妈再给你生个妹妹出来陪你玩,好不好呀?” “好呀!” 小家伙顿时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不过马上却又疑惑的说:“这个要怎么生呀,是不是很麻烦呀,爸爸妈妈怕麻烦怎么办?” “这……” 被澄澄这么一问,老胡也是有些脸红了,干脆把雷抛给林昆,道:“这个问题胡爷爷回答不了你,还是问你爸吧。” 澄澄马上转过头,看向林昆道:“爸爸,妹妹要怎么生出来呀!是不是就跟种西红柿一样,挖个坑然后埋下种子,填上土,然后每天按时浇水,就能长出一个妹妹来!” “这……”林昆见小家伙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不忍心说出真相,再说了这真相也不能说啊,说了孩子也听不懂,笑着说:“是呀,不过咱们得选最好的徒弟,用最好的种子。” “哇哦,太好了,我要有妹妹喽,爸爸,等天暖和了你就和妈妈给我种妹妹吧,我会天天给她浇水,等她长出来的。” 小家伙一脸的天真无邪,老胡被逗的哈哈大笑起来,楚静瑶红着脸颊低着头,也忍不住的微笑起来,林昆笑着刮了一下澄澄的小鼻梁,道:“今天晚上请你胡爷爷吃饭,去哪儿吃好呀?” 澄澄眨巴着小眼睛说:“去麦劳劳和肯基基吧,那儿有儿童套餐!” 林昆笑着说:“你胡爷爷大老远的古来,咱就请他吃儿童套餐呀。” 澄澄又眨巴了两下小眼睛,手指头放在嘴里嘬了一下,说:“爸爸说的对,那咱们去万国食府吧,那儿的菜最贵!可惜没有儿童套餐和玩具赠送。” 老胡笑着说:“澄澄,咱们是去吃饭,又不是要玩具,儿童套餐嘛可以让他们做,玩具嘛可以让你爸爸去买,要不咱们还是去吃肯基基和麦劳劳吧,胡爷爷听你的,你爸听胡爷爷的。” 澄澄摇摇头,一副小大人很懂事的小模样道:“胡爷爷,不去吃麦劳劳和肯基基,爸爸说的对,胡爷爷大老远的过来,必须吃一顿丰盛的晚餐,胡爷爷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呀!” “好啊,什么秘密?” 老胡笑着把耳朵贴到了澄澄面前,小家伙小声的说:“万国食府里的服务员阿姨都很漂亮呢,肤白貌美大长腿。” 老胡怔了怔,哈哈大笑道:“小家伙,你这是从哪学的词儿!” 澄澄道:“网上呀,我看那些大人们形容美女,都这么说!” 老胡笑着看向林昆说:“林昆,这小家伙绝对是遗传了你的基因。” 林昆哭笑不得的说:“我亲爱的胡大爷,你别乱说话,静瑶可在这儿呢,我晚上回家要是跪搓衣板了,您老特开心是不是?” 老胡说:“那当然了,你小子在漠北霍霍了我那么多年,我得报了这仇不可。” 一行人嘻嘻哈哈,林昆整个下午也都陪着老胡,老首长,又是一年多没见面,这又是到了他的地界上,要是招待不好,回到了漠北军区,老胡还不得天天骂他小子没良心。 至于楚相国和江映霞的黄昏婚礼,一边有秦雪在忙活,另外林昆也派刘刚孙志他们几个派了过去,这些人都是办事的能手,林昆的任务就是好好的陪楚静瑶和澄澄,这会儿又多了一个老胡。 仔细的想一想,林昆真的很感谢命运,十六岁以前让他在乡下尝尽生活的苦滋味,十六岁之后到了军区遇到了老胡,人生需要导师,从已故的爷爷那,他学会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对生活没有强求之后,人活的也洒脱自然了,哪怕受穷。 从部队里,他学到了钢铁的意志,男人就要顶天立地,尤其军人,作为一名军人,如果腰杆都抬不直怎么保家卫国? 从老胡的身上,他看到了一个站在顶峰上的男人的胸襟与豁达,对待手下的士兵如同自己的亲人,手下的士兵也把他当做可敬的长辈,漠北军区十年未曾易帅,不是国家不想易,新的首长到了军区,根本震慑不住那群虎狼之师。 另外,国家对老胡也是绝对的放心,这是一个骨子里流淌着浓浓军人血液,一心只想着保家卫国的男人,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十万的虎狼之师,即便是百万之师握在他手里,国家也相信他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再就是遇到了自己的亲生爷爷朱老,那是站在整个金字塔最高层的老人,他古井无波而又慈善的面容下,隐藏的是太多岁月的沧桑,他看淡这世间的一切,手中也攥着一切。 林昆的心中里埋着一颗种子,一个充满了野心的种子,他曾经想过,有朝一日如果能像爷爷那样,也算不枉此生了。 黄昏洒落,万国食府的顶级包房里,一张雄浑清透的和田玉做成的圆桌旁,林昆一家三口和老胡围坐在桌旁,这个包间很大,前面有一个小舞台,可以边吃饭边看表演,不过林昆和老胡都不喜欢这种吵闹,也就没让人上去表演。 这边刚刚点完菜,楚相国的电话打了过来,直接打给林昆,道:“林昆,你和老胡在一起呢吧,稍等一会儿,我和你江姨马上过来。” 林昆笑着说:“好的,楚叔。” 楚相国的声音马上有些不乐意道:“还叫我楚叔呐?” 林昆笑着说:“爸。” 楚相国道:“待会儿还有一个人会过来,你一定猜不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