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不做封疆大吏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不做封疆大吏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不做封疆大吏 听到‘燕京’两个字,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吃过午饭,楚静瑶带着澄澄出去散步,有两名警卫陪同保护,林昆和老胡来到了二楼的阳台,泡上一壶茶,点上一根雪茄。 老胡看着林昆,笑着说:“小子,你的雪茄快抽完了吧?” “啊。” 林昆笑着答应一声,道:“这雪茄的味道是醉人,但我拿这玩意儿更多的是耍酷,就这拇指粗下的东西往嘴里一叼,够酷!” 老胡笑着指着林昆说:“你小子还是那么吊儿郎当,老婆孩子都有的人了,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稳重一点?” 林昆吐出一个烟圈,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摆出一副很惆怅的模样,道:“这辈子怕是没有希望了,下辈子吧。” “我去你大爷的吧。”老胡笑着抬脚踹了过来,踹在椅子上,道:“要我说你小子天生就是个痞子胚,这天下的祸害。” 林昆看向老胡道:“老胡,听你这话里的意思是在夸我么?” 老胡呵呵的笑,道:“行了,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再熬两年就要从军区首长的位子退下来了,不跟你臭贫了,咱们唠点正经的?” 林昆磕了磕烟灰,说:“好啊,什么是正经的,唠吧。” “你小子……”老胡笑着说:“咱们还是先说说董武海这下子吧,你对他背后的董家一定好奇,喂喂喂,别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就我还不了解你,我要正式说了,你赶紧给我好好听着,这里面的事情我分析和你有关系。” 林昆叼着雪茄,眯着眼睛道:“他一个古武世家里出来的二世祖,天生不怕死,仗着一双拳头要打败全军上下的高手,这种天生脑袋少了根弦的二货,跟我有个啥关系嘛。” “哟哟哟,这人骂的,可比以前在漠北的时候还要毒呢。”老胡哂笑道:“你小子还记不记得当初是怎么骂我的?” 林昆咧嘴一笑,摆摆手道:“老胡啊,咱们不是立下过规矩么,旧事不提,就算是提,也只提那些美好的回忆。” 老胡道:“咋的,怕我重翻旧账忍不住脾气,再踹你两脚?” 林昆道:“老胡,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啊,当初要不是你故意刁难我,我也不至于在禁闭的小牢房里对你破口大骂,归根到底还不都是因为那时候咱俩不熟,要是熟了肯定不能骂。” 老胡笑着骂了句,“刁民。”接着说:“别的咱先不说,就说这董武海,还真是有些本事的,至少从福建那边走到这儿来,未尝一次败绩,其他军区的几个兵王伤的还都不轻。” 林昆道:“这不是他董武海有多牛,而是现在的战斗设备太牛,导致了军队里出的多是综合型人才,格斗能力是一方面,武器掌握是一方面,专业的技术操作等等又是另一方面,再说了,像我这种的顶级人才,你以为哪都抓一大把啊?” “行啦,你小子也别自恋了。”老胡故意卖了个关子道:“要说这董家虽是古武世家,但也是好几代人也不问政事了,而且董家的成分也算不上是根红苗正,这董武海被推荐去给国家首长当保镖是必须有人推荐担保的,而且这个推荐担保的人来头还不能小了,你猜这推荐人是谁?” 林昆道:“燕京那么大,这你让我去哪里猜,老胡你爱说说,不爱说我就不听了,都多大个人了,还在这卖关子。” “嘿,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老胡狡猾的一笑,道:“今个我还就不信了,勾不起你小子的好奇心,担保的这个人姓朱。” 林昆的眉头又是一挑,脸上的表情忽然的一变,“姓朱?” 老胡往那长椅上仰了一下,翘起了二郎腿道:“在燕京城里,朱姓的有来头的人物,我不说想必你也该知道是谁了吧。” 林昆压低了声音说:“我爷爷?” 老胡道:“咱先不说这人是谁,我严重的怀疑,替董武海担保的这个人,最终的剪头就是想要指向你,要董武海废了你。” “废了我?” “你是朱家嫡孙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知道的也都是朱老的心腹,春节你去燕京城里转悠了一圈,和明星传了绯闻,又和宋家的大小姐还有章家的俏皮小丫头缠在一起,真就以为没啥别的事了?朱家一定是有人猜出了你的身份。” 老胡深吸了一口雪茄,道:“你对朱家其他的晚辈来说,是一个最大的威胁,他们忌惮你的才华,会夺走他们对朱家的继承权,所以暗中的这个人,找到了董武海这个愣头青。” “年轻人嘛,喜欢出人头地很正常,尤其那么一个心高气傲的主儿,这小子一路从南方打到了北方,正是得意的时候,恐怕做梦也没想到,今天会被你这么轻易就给废了。” 林昆低着头沉思,老胡一个眼神抛了过来,问:“你小子的武功精进了不少,而且身上隐隐有古武的影子,遇到高人指点了?” 林昆道:“什么古武不古武的,就是遇到了传统武术的前辈,拜了师傅。” 老胡道:“那你师傅是?” 林昆道:“我师傅姓曲,是北方内家功夫的宗师级人物。” “曲老头?”老胡惊呼一声,旋即哈哈道:“怪不得呢。” 林昆无心去多问老胡,不语沉思,过了片刻之后声音低沉的道:“朱家的人居然已经开始对我动手了,就这么容不下我。” 老胡道:“具体是谁担保的,我还真不知道,但应该是你的几位叔叔大爷吧,就是不知道是他们中的某一个,还是一起担保,这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本来那些小辈们的竞争就激烈,这突然杀出来了你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他们能不慌么?” 林昆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可我是真的不愿与他们为敌,毕竟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哪怕我从小不在他们身边长大,可亲人永远也变不了的。” 老胡笑着说:“你小子啊还是太善良了,你是这么想的,可那些人不是这么想的,你以为电视上演的宫斗戏,里面的那些王爷和太子争皇位的事都是胡编乱造的?那绝对是有历史的影子在里面,你现在的角色应该算是半个太子。” “好了好了,咱先不说这些了,这事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以后多加提防一点,毕竟朱家的人要是出手了,不一定拉出什么怪物来对付你,想要立于顶峰被众人膜拜,就得付出的比众人多。” 老胡又抽了一眼,笑着道:“当然了,你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再过两年我就要光荣的退休了,你要是用兴趣的话,这漠北边疆的封疆大吏,你倒是可以来坐坐,虽然守着一片贫瘠的土地,可在那地方咱说了算,可比大家族里内斗要好玩。” 林昆伸了个懒腰,躺在了长椅上道:“我才不做你那封疆大吏,风吹日晒的,倒不是因为别的,儿女情长我放不下,我不想我媳妇和我儿子去那么远的地方陪我,还是大城市里舒服一些。” “嘿,你小子,你知道我这位子多少人想坐么,现在真要拱手送给你,你还不要,瞧瞧这把你给狂的!”老胡笑着道。 林昆道:“咱们漠北的能人多的是,而且你年纪也不大,干嘛想着那么早退下来,再在那位子上待两年,我将来真要是进驻朱家,背后也好有一面靠的住的大旗,漠北那十万精兵良将放在全国算不上多,但绝对没人敢小觑。” 老胡的眉头动了一下,扭过头看着林昆说:“你小子想干嘛?” 林昆笑着看着老胡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最多是不想叫朱家的这面大旗倒下去,你可千万别以为我想造反,我林昆的脑袋后面没有反骨,危害国家利益的事情不会做。” 老胡哈哈笑道:“好,那我就放心了!” 说着话,林昆的手机里叮咚的传来了一条短信,是陆婷发来的,林昆滑开了手机看了一眼,眉头不由的又是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