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专治不服二十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专治不服二十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专治不服二十 林昆和董武海对峙,董武海轻佻的伸出手,冲林昆勾了勾手指,这架势充满了挑衅,同时又说不出的猖狂,简单直白的来说,这小子根本就没把咱们林大兵王放在眼里,在他的心里头,什么漠北兵王漠北狼王的,也不过如此嘛。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目光冰冷的盯着董武海道:“小子,你马上就会后悔,后悔瞪了我儿子,打了我兄弟,又冲我勾手指,我八岁的时候有人冲我勾手指,我掰断了他两根手指,从那以后我们老家那一片,没人敢跟我勾手指。” “行了,漠北的狗王,你就别在这吹牛了,王婆卖瓜的本事倒是不差,有本事今天你把我打残了,打的住进医院,我董武海以后钦佩你,见到你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哥。” 董武海讥诮不屑的道:“你要是没那个本事,牛皮吹的再响,也是掉你自己的身价,老胡还有你的老婆孩子都在这看着呢,你要是个爷们,今天就三下五除二的把我放倒!” “呵呵……” 林昆淡淡的一笑,鼻孔里猛吸了一口气,小腹肚脐下三寸位置的关元穴顿时充盈了起来,一股温热的感觉蔓延全身,几乎同时胸前的檀中穴内也渐渐充盈起来,一股躁动不安的力量蕴藏在心中,丝丝的跳动着,急促的想要爆发出来。 噌! 林昆脚下突然一蹬地,地面上发出一声清晰可闻的脆响,这一次他和最开始的时候一样,一只拳头猛的就响董武海砸过来。 董武海冷笑,笑的狰狞猖狂,大喊一声:“给我去死!” 砰! 爆裂般的闷响弥漫在空气中,余音回荡,劲风再一次卷起…… 董武海脸上的表情突然剧烈一变,整个人呼通一声倒飞出去,撞在了别墅的墙上,正栋别墅仿佛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噗! 一大口鲜血从董武海的口中喷了出来,染红了一大块的地砖,明媚阳光的照耀下,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惨烈鲜艳,抬起头,目光有些呆滞的向林昆看过来,眼眶满是不可思议。 “不,不可能,刚才你明明用了十分的力道,怎么会,怎么可能……”董武海嘴角淌着鲜血,满心不甘的吼叫道。 林昆纹丝不动,静静的站在原地,抬步向董武海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小子,你太特么狂了,你又不是老子,你知道老子的身上有多大的劲儿?上来就跟老子硬撼,是不是以为被轰飞的人应该是我,说这番话的人应该是你?” 董武海咬牙切齿,嘶吼一声:“还没完呢!”挥着拳头就向林昆扑来。 “我去尼玛的吧!”林昆抬起脚,毫不客气的就冲董武海的小腹踹去,动作干脆利落,看上去就和普通人打架没啥区别。 砰的一声闷响,董武海的小腹挨了个瓷实,又是倒飞的撞在了墙上,口中又是一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那血就好像不要钱似的,浓浓的血腥弥漫,董武海红着眼眶,方才的那一份决然与猖狂此时渐渐的瓦解,一抹恐惧闪烁上了心头。 楼上的阳台上,老胡脸上紧绷的表情松懈,笑着喃喃自语道:“这小子果然没让我失望。”转过头冲身后的两个警卫士兵说道:“你们两个看清楚了没,真正的高手对决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多余花哨的动作,完全就是绝对实力的碰撞。” 两名警卫员如梦方醒一般连连点头,道:“知道了,首长!” 老胡又转过头向一旁舒了一口气的楚静瑶说:“静瑶,林昆这小子来了中港市以后,这身手好像比以前更厉害了!” 楚静瑶微微一笑,却也没有回答,心中莫名的感到一阵骄傲,自己的男人厉害有出息,做女人的心里跟着高兴。 林昆走到了几近瘫软在墙角的董武海身前,微微的弯下腰道:“小子,你他女良的不是说在吹牛逼么,你也给我吹一个来!”说着话,一只手却是猛的将董武海刚才冲他勾手指的手抓了过来。 董武海顿时吓的大声尖叫,“你不用废了我,我的家族不会放过你的!” 林昆抬起头向楼上阳台望去,“老胡,你刚才的话算话不?” 老胡道:“当然算话,我都这一把年纪了,岂有说空话的道理,董家要是真敢找你麻烦,我带上十万铁骑平了它!” 嘎嘣嘎嘣…… 一连串的手指头被硬生生掰断的脆响,董武海啊啊的惨叫,那惨叫声刺耳,听着令人的心底一阵的发麻,董武海挥起了另一只拳头就要向林昆砸来,林昆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手腕上,这脚底下可是毫不留情,就听嘎嘣的一声脆响,直接将那手腕给踩折了。 接下来,完全就是一连串非人类的蹂躏,楚静瑶觉得画面太血腥不适合澄澄观看,就把小家伙给抱进了别墅里,楼上的老胡看的是血脉喷张双眼激动,就差给林昆拍掌叫好了。 如不是上头有命令,要保护好这小子,除非他被人打败了,在漠北军区这小子猖狂至极,老胡早让人给锁起来狠狠的收拾了。 董武海瘫软在地,两条胳膊两条腿都已经完全被废了,几次昏厥,都被林昆大嘴巴子给抽了起来,那张本来还算有几分小英俊的脸颊,这会儿被打的跟猪头没啥区别,嘴里的牙不是被打的松动,就是已经飞了出来。 常言道: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这句话在这董家年轻一辈佼佼者董武海的身上,算是彻底应验了。 林昆拍了拍手,掏出手机照了张照片,给小伍发了过去,远在漠北军区病房里的小伍看到了照片之后,一只胳膊打着石膏,另一只手挥舞着就冲病房里的其他兄弟喊道:“兄弟们,都过来看看,昆哥给咱们报仇了,那小子被废了!” 本来死寂压抑的病房里,顿时炸开了锅一般,这些人都是狼牙兵团的兄弟,都是昔日里跟着林昆打天下的,受了委屈之后本来想第一时间告诉林昆,可一个个又碍于面子不肯说,现在一听说自己的大哥把那狂妄的小子给废了,心里头的一股闷气总算是发泄了出去,众人尽情的呐喊。 南山别墅区,林昆抬起头,冲老胡说了一声:“胡总,这接下来的事就靠你善后了。” 老胡咧嘴一笑,有那么几分狡猾的味道,回过头冲两名警卫说:“随便找两个人把下面的那个废人给送到燕京去。” 林昆又低下头冲那半死不活,眼神里残存着一抹不甘的董武海说道:“小子,记住爷叫林昆,专治不服二十年,以后你们家还有什么人不服气,统统的都给叫过来,爷一个个收拾!” 噗! 听了这话,董武海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宝宝的心里苦啊…… 别墅里,满满的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林昆先敬了老胡一杯,老胡美滋滋的喝下去,道:“自从你小子离开军区,我这身边是清净了不少,再也没有人霍霍我了,可这心里总空落落的。” 林昆笑着说:“行了吧,老胡,你就别在这煽情了,你肯定是遇到难事了才想起我,当初我可是听说了,我离开军区的那会儿,你可是高兴的又放鞭又放炮,还杀了好几头猪呢,往常就是过年的时候,也没那几天搞的热闹。” 老胡脸色一板,道:“胡说,你这是听谁说的,我怎么能干那事,像你这种优秀的士兵退伍,那对我们军区是多大的损失?一定是小伍那小子告诉你的吧,等我回军区的!” 林昆又替老胡满上一杯酒,道:“行了吧老胡,人家小伍这次为了军区可是断了一条胳膊,你要是有良心就好好对我的那些兄弟们,漠北边境上的那些犯罪分子可是靠他们镇压的。” “唉……” 老胡叹了一口气,说:“也不知道咋的,你走了之后,咱们漠北的边境那块又不太平了,好几伙新的匪徒蹿了出来,小伍他们也端了不少,可这些家伙就是不知死活的往上涌,我跟军区的其他几位老人讨论了,都说是因为你离开之后,这些个犯罪分子的侥幸心理强了。” 林昆笑着说:“你就别给我带高帽了,说说吧,那姓董的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有这么一号人,好让我提前准备准备。” 老胡笑着说:“你小子还用准备?我对你有信心,所以想给你一个惊喜嘛。要说这个董武海,是住在藏区的董家,也算是一个古武世家,历代也是出了不少的能人,中间却也是没落过,这不这一代出了个董武海,自称是天下第一,挨着个军区挑战,若是赢了所有的兵王,就能应聘首长保镖。” 林昆眉头却是微微一挑,道:“应聘首长保镖,这事没那么简单吧?” 老胡道:“这就得慢慢跟你说了,跟燕京那边有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