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来了个狂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来了个狂人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来了个狂人 二楼阳台上的老胡急了,道:“小董,你快给我回来!” 拦在林昆面前的小青年却是一脸决然,仿佛没听到一样。 林昆呵呵的笑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林昆这小青年一眼,道:“不是漠北军区的吧?”回过头冲楚静瑶和澄澄道:“媳妇,你先带着儿子进去。” 楚静瑶有些担心,但什么也没说,领着澄澄就往别墅里走,澄澄回过头看着林昆,小声的问楚静瑶,道:“妈妈,那个人是要跟爸爸打架么?” 楚静瑶笑着安慰说:“放心吧,爸爸一定没事的,咱们给爸爸加油好不好?” 澄澄马上冲林昆大喊一声,道:“爸爸,把他打趴下!” 闻言,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冲即将迈进门槛的澄澄做了一个‘ok’的手势,而林昆面前的小青年,却是冷冰冰的瞪了澄澄一眼,本以为这一眼能把澄澄给吓住,甚至吓哭,结果人家澄澄根本不害怕,还冲他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 楼上的阳台,老胡着急的喊道:“林昆,你下手轻一点啊!” 林昆笑着摇摇头,道:“老胡啊,这个我恐怕不能答应你,我不喜欢他瞪我儿子的眼神,不管你从哪儿搞来的这个家伙,我今天都得给他上上课,年纪轻轻的别这么猖狂!” 被老胡唤作小董的这位小青年,全名董武海,目光阴森的瞪着林昆,嘴角咧开一抹不屑的笑容说:“漠北狼王,说话够猖狂呵,我刚在漠北军区把你们狼牙兵团其他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打趴下了,现在就让我领教领教你这狼王的威力!” “嗯?” 林昆眉头轻轻的一皱,道:“你说你把我狼牙兵团的兄弟都打趴下了?” 董武海下巴微微一扬,满脸傲气的道:“轻伤三个月,重伤半年,你那个好兄弟小伍,被我断了一条胳膊,不过你放心,咱们都算是一个体制里的,我没有彻底的废了他。”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浑身上下一股冷冽的杀气迸发出来,仰起头看向楼上的老胡,道:“老胡,他说的是真的么?” 老胡急的直跺脚,冲那董武海喊道:“小董,你说这些干嘛,你们家的老首长就没教过你做人要低调一点么?” 董武海扬着下巴,满脸的傲气凛然,道:“抱歉,漠北首长,我们董家的人,从娘胎里出生那一刻,就不会低调。” “董家?” 林昆冷冷的一笑,掏出手机就拨出了,响了五六声后,对面传来了小伍的声音,这小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明媚,没啥异常,道:“昆哥,你咋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呢?” 林昆语气低沉的责怪道:“小伍,我警告你,兄弟们再有任何事情,你他女良的不跟我说,我就去漠北废了你!” 小伍语气有些哆嗦,道:“昆,昆哥,那姓董的真去找你了?都怪兄弟们没用,没一个能把这小子给放倒的!” 林昆咬牙冷声道:“重点不是这个,是你的胳膊,还有兄弟们身上的伤!” 小伍语气平静的说:“昆哥,你小心一点,这家伙变态。” 啪! 林昆挂了电话,将手机揣回兜里,突然的一拳就向眼前的董武海砸去,这一拳凝聚了至少八成力量,呼啸的拳风凛冽炸响,像是在狂风中扯起一面大旗疾劲的撕扯着,头顶的阳光明媚,但这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下降数度。 董武海眉头轻轻的一皱,挥出一拳就跟林昆硬撼,顿时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像是火车撞上了山丘,一股猛烈的气势以两人为中心爆发了开来,一股劲风凛冽的呼啸而起。 铿铿铿…… 林昆接连向后退了三步,稳住身形,而对面的董武海仅退了一步。 董武海呵呵冷笑,眼神中满是鄙夷之色,语气更是轻蔑的道:“漠北狼王,也不过徒有虚名罢了,刚才的一拳,你至少用了八分的力量,而我仅用了五分的力量,你不是我的对手。” “这一次我从南到北,每个军区都走了一圈,每个军区里的兵王都被我踩在了脚底下,听说你以前是全国军区比武的冠军,只要能把你踩在脚下,我就有资格应聘国家首长的保镖了。” “像你这种对于普通人来说,强的不能再强的人,对于我这种真正的强者来说,只能成为我通往成功道路的垫脚石,呵呵。” 董武海越说越猖狂,眉间的轻蔑更是令人觉得有些恶心,道:“你不用这么平静的看着我,你可以愤怒一点,我喜欢看你们这些所谓的兵王愤怒的表情,这会和你待会儿凄厉的惨叫声,形成鲜明的对比,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美感来!” 林昆没有搭理这个狂妄的不可一世,又惹人厌恶的家伙,而是仰起头看向楼上的老胡,道:“老胡,我如果把这个小子给打残了,会有人关我禁闭不?” 老胡笑道:“放心,绝对不会有人关你禁闭,谁要关你禁闭,我就跟他拼了!” 林昆又问道:“那个董家貌似挺厉害,会来找我麻烦不?” 老胡道:“谁要是因为这件事敢找你麻烦,我就亲自开上咱们漠北的坦克,带十万铁甲雄狮灭了他满门,不扒瞎!” 林昆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说:“好,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阳台上的老胡冲着董武海的背影说:“小董啊,该帮的已经帮你了,你自己不听劝,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负责。” 董武海背对着老胡,语气里同样轻蔑的说:“胡首长,我知道你巴不得我被你这小子给打的满地找牙,好替你出一口恶气,不光是你,华夏的几大军区的首长都有你这种心情,谁手底下最得意的兵被我给打趴下了,脸上都没光。” 老胡有些不耐烦的道:“行了行了,你们俩别墨迹了,赶紧开打吧!” 这会儿,楚静瑶和澄澄已经在两名漠北士兵的陪同下来到了阳台上,澄澄挥着一双小拳头冲楼下喊道:“爸爸,我不喜欢这个叔叔,打他!” 楚静瑶连忙捂住澄澄的嘴,说:“澄澄,小孩子别乱说话。”她的心里却是隐隐的担心起来,毕竟那个董武海看起来不简单。 林昆甩了甩刚才对上的那只拳头,嘴角淡淡的一撇,脚底下突然猛的一蹬地,嗖的一下,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董武海蹿了过来,这一次他身上的气势与力道更盛,周围的空气仿佛被他带动的即将沦陷一般,风声更是呼啸凛冽。 董武海脸上的表情纹丝不动,眼看着林昆的一拳即将凿中他的胸口,他突然的一掌挥出,铿的一声金属裂鸣般的声响,紧紧的将林昆的拳头抓在手中,林昆的眉毛微微一动,第一反应是想要抽回拳头,可不料这小子的力量出奇的大。 董武海猛的一扭胳膊,想要直接把林昆的胳膊给扭脱臼,林昆顺势凌空一个旋转身,不等落地,双脚就向董武海踢了过来。 砰砰砰…… 一连三脚全都被董武海用另一条胳膊接下,紧跟着林昆一记鹰爪式,向董武海的喉咙扫了过来,董武海被迫紧退,松开了林昆的拳头。 林昆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小子确实比想象中要厉害的多,回过头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查查那个董家,到底何方妖孽。 董武海轻蔑的笑道:“漠北狼王,刚才已经是你的十成力道了吧,你不说不喜欢我瞪你儿子的眼神,要打趴下我么?呵呵,我看你是没那个机会了,你就要跟你那漠北的狼牙兵团的兄弟一样,进医院里躺上一年半载了,哈哈!” 笑声猖狂,二楼阳台上的老胡面色凝重了起来,他本以为林昆指定能将这小子给打趴下,狠狠的教训这小子一顿,可眼下就是外行人都能看的出,林昆是处于极端的劣势。 楚静瑶脸色也十分的不好看,她想上前阻止,可她一个弱女子即便真的过去阻止,不会帮到林昆不说,反而会给他添麻烦。 本来一脸兴奋的澄澄,这时脸色也是暗淡了下来,隐隐有些害怕,抓着楚静瑶的手,仰着小脸小声的说:“妈妈,爸爸不会有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