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漠北土霸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漠北土霸王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漠北土霸王 挂了电话,林昆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但为了不妨碍媳妇儿和儿子的早餐雅兴,他表面上仍是笑呵呵的看不出端倪。 澄澄还是个孩子,自然猜不透太过复杂的东西,楚静瑶就不同了,从刚才林昆接电话时语气的突然转变,乃至林昆此时脸上那平静的表情,都说明了电话里的事情非同一般。 吃过早餐,楚静瑶搭了把手帮着一起收拾碗筷,澄澄坐在外面的客厅里看动画片,楚静瑶来到了厨房里问林昆道:“怎么了,是不是沈城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急着回去么?” 林昆笑着说:“也没什么大事,就算再大的事也得明天参加完澄澄他姥爷的婚礼再回去,放心吧老婆,我心里有分寸。” 楚静瑶点点头,道:“我相信你是有分寸的,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么?如果我本来就不知道倒也算了,既然我知道了个头,你若不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心里也难安。” 林昆咧嘴一笑,道:“媳妇,你这是在关心你男人么?”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说:“到底说不说?不说今天晚上搂着儿子的玩具大熊睡吧!” 林昆马上一个激灵,嬉皮的笑道:“说说说,有媳妇不搂,谁去搂那大熊呀,再说我都这么大的人,早不喜欢那些东西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王勤虎突然就死了。” “突然就死了?”楚静瑶眨了眨眼睛,说:“你让人干的?” 林昆一脸冤枉的苦笑道:“媳妇,怎么你也觉得是我干的呀,难怪沈曼会打电话过来故意试探我,可真不是我干的。” 楚静瑶道:“王勤虎仇家无数,但有势力杀他的,目前在辽疆省恐怕也只有你一个,是个人都会往你身上想。” 林昆道:“我滴个乖乖,那我这次岂不是躺着中枪?那王勤虎狡猾的很,前段时间躲起来了,警察都找不到他,我上哪找去,再说我离开沈城之前交代下去了,不用去找王勤虎,等着他自己出来就好了,没想到这才短短两天时间,他就被做掉了。” 楚静瑶看着林昆,一脸认真的说:“林昆,这对于你来说可能是个麻烦。” 林昆道:“我知道,这么一来谁都会怀疑我,反正人也死了,死无对证,只要找不到王勤虎的死和我无关的证据,这口锅我是背定了,不过我也不在乎,反正人又不是我弄死的。” 楚静瑶道:“我的意思是,如果这个王勤虎还有什么靠山,这个人要来替王勤虎寻仇的话,你将会是第一目标。” “嗯?” 林昆眉头挑了挑,这个问题他之前还真就没怎么想过。 两人这边正说着话,林昆兜里的手机又嗡嗡的振动了起来,林昆掏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接听道:“喂?” 电话里马上传来了一个老头的声音,略微带一点的沙哑,大声的吼道:“小子,我以军区首长的身份命令你,半个小时之内,来南山11号别墅报道,带上你的老婆孩子!” 嘟嘟嘟…… “喂,喂喂!?” 林昆冲着电话喊道,里面已经传来了盲音,楚静瑶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林昆咧嘴笑笑道:“媳妇,快带儿子收拾一下吧,半个小时之内,南山11号别墅,有个大人物想见你和儿子。” 楚静瑶道:“南山11号别墅,那不是我们家的别墅么?” 林昆笑着说:“放心,待会儿我得给咱儿子讨一个大大的见面礼红包,那老头在漠北的地界上占地为王,肥实的很!” 楚静瑶抿嘴一笑,知道打电话的是谁了,出了厨房就招呼澄澄洗漱,小家伙一听说要去见长辈,倒是兴致勃勃的,乖乖的就跟着妈妈去洗漱了。 二十分钟后,一家三口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林昆低头看了一眼时间,道:“时间紧迫,待会儿你们娘俩系好安全带。” 楚静瑶诧异的看着他说:“你真要在十分钟内开到南山别墅区?从这到南山别墅区,至少得穿过大半个城区,即便路上的交通不用挤,一路绿灯,怎么也需要二十分钟以上吧。” 林昆咧嘴一笑,“媳妇,这你就交给我好啦,我们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还有就是时间观念必须强,分秒必争。” 说着话,林昆已经打开了车库,黑色的野马车出现在面前,咱们林大兵王的双眼里一道炙热的精光放射而出,这可是他最爱的一辆车啊。 一家三口坐上了车,野马车一声咆哮,开出了别墅区,上了主干路上以后,林昆可是毫不客气的踩油门,野马车那发动机隆隆的咆哮声,如同驰骋在疆野嘶鸣的千里神驹一般,明媚的阳光下,又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嗖…… 车上,楚静瑶有些紧张,看着林昆说:“林昆,你慢点,别出什么意外!” 后排的澄澄却是一脸的兴奋,挥舞着一双小手喊道:“哇哦,好快哦,还是爸爸开车的有激情,我喜欢,超喜欢耶!” 楚静瑶转过头一脸担心的说:“澄澄,坐稳了,系好安全带!” 林昆目光盯着前方,脸上笑容轻松,道:“媳妇,等有机会我带你去漠北,开它一辆ztz最新系列的坦克出来兜风,在漠北的那片大沙漠里奔驰,可比在城里开车要刺激多了!” 说着话,林昆脚底下的油门越踩越猛,楚静瑶有些紧张的说:“我不管你以后,反正现在必须给我保证安全。”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你和儿子都在车上了,我就是心再大,也不能拿你们娘俩的安全开玩笑是吧,相信你老公。” 楚静瑶如花似玉的一张小脸煞白,不过闻言之后,看向林昆的目光中,却是充满了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即便是冒着自己身死,也绝对不会令她和儿子陷入险境的,这一点她坚信。 吱嘎! 野马车停在了南山别墅区11号别墅的大门口,门口停着一辆挂着军牌的军用越野车,这越野车可不是咱们平常偶尔能看到的军绿色的吉普车,而是正儿八经的作战越野车。 那轮子贼款,那车架贼硬实,而且里面的空间大,能容下七八个人,在上面如果加上一个机关枪,就能上战场攻城略地。 林昆从车上下来,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大块头,道:“我滴个乖乖,不愧是漠北的土霸王,开了这么一辆战车过来!” 别墅的阳台上这时传来了一声喊声,“小子,还不错,提前了两秒钟!” 林昆转过身向阳台看去,老胡披着一身军装站在那儿,旁边跟着他的贴身警卫,这警卫有点脸生,实在没什么印象。 “老胡,你这出一趟门,也够拉风的呀,这战车轰隆隆的往道上一碾压,那周围的车还不都得乖乖的给你让路啊!” “屁!” 老胡爆了句粗口,用那带着几分漠北口音的话说道:“这一路上净被围观拍照了,本来预计是十天到这边,结果硬生生走了半个月,差一点就赶不上老楚的好日子了。”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对楚静瑶和澄澄说:“静瑶,澄澄,上面的那个老前辈,就是我以前的老首长,澄澄叫胡爷爷。” 澄澄很乖的喊了一声,道:“胡爷爷好!” “好好好!” 老胡顿时笑的合不拢嘴,打量着澄澄,说:“还别说,长的跟林昆你小子还真挺像的,这当初一听说澄澄是你的亲儿子,我还真有些不相信,不过现在我可是相信了。” 楚静瑶微笑着叫了一声:“胡叔叔好。” 老胡笑着道:“静瑶,比几年前见到那会儿,又漂亮了!林昆这小子没欺负你吧,他要是敢欺负你告诉胡叔,胡叔收拾他。” 林昆抗议道:“哎,我说老胡,你这能不能别一见面就挑起人家庭矛盾啊,我和静瑶的感情好着呢,你把心放肚子里吧。” 林昆牵着楚静瑶和澄澄的手,就准备往别墅里走去,这时二楼站在老胡身旁的年轻人,突然从上面跳了下来,挡在了三人面前。 林昆眉头轻轻一皱,看一眼面前这一脸冷芒的年轻人,又抬头看看老胡,道:“老胡,这啥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