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秀色可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秀色可餐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秀色可餐 明天就是楚相国和江映霞的婚礼,一早上林昆睁开眼睛,就发现澄澄正坐在他和楚静瑶的中间,正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俩。 “爸爸,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跟妈妈打架了?”澄澄歪着小脑袋嘟着小嘴说,话里头有几分天真的小埋怨。 “没呀,儿子,爸爸和妈妈的感情好着呢,谁说我们打架啦?”林昆半个身子从被窝里抽了出来,靠在床头笑着说。 澄澄穿着一件蓝色的很可爱的睡衣,嘟着小嘴一脸认真的说:“爸爸,你看你和妈妈都打架打的把衣服都脱光了,我看电视上那些个大人们打架,打到激烈的时候都脱衣服,但人家都是只脱掉上衣,你和妈妈全都脱了!” “啊?” 林昆顿时脸色一怔,道:“儿子,你咋知道我和你妈妈都脱了?” 这时,楚静瑶迷迷糊糊的还在睡梦中,隐约的听到爷俩的谈话,揉搓眼睛醒了过来,问:“你们俩说什么呢?” 林昆笑着刚要开口,澄澄却是抢先一步,别看咱们澄澄年纪不大,说话可是快着呢,道:“妈妈,你昨晚又和爸爸打架了,我正在教训爸爸呢,不让他欺负你。” 楚静瑶不明真实情况,笑着从被窝里抽出胳膊,洁白无瑕的无胳膊,沾染着破天窗外泄露下的阳光,萦绕着一层光晕,“澄澄,谁说爸爸和妈妈打架了呀,才没有呢。” 澄澄小嘴一撅,道:“妈妈,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和爸爸打架打的很激烈,衣服都脱光了,比电视里的那些个叔叔打的还要激烈,妈妈,我一定好好教育爸爸,不让他和你打架,我听电视里说,打老婆的都不是好男人!” 楚静瑶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脸颊不由的一红,道:“澄澄,你怎么知道爸爸妈妈脱衣服了,你该不会是……” 澄澄道:“我刚才掀开被子看啦!” 楚静瑶顿时脸颊羞红的,哎呀我去,这心情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林昆咳嗽了两声,在被窝里出找了条内裤套上,从被窝里出来,抱着澄澄往楼下走去,道:“儿子,爸爸保证再不和妈妈打架了,你也得向爸爸保证一件事,怎么样?” 澄澄眨着一双清透的小眼睛, 可爱至极的道:“什么事呀,爸爸?” 林昆道:“就是昨天晚上爸爸和妈妈打架这个事呀,你谁也不能告诉,好不好呀?你要是答应爸爸了,爸爸就给你做最爱吃的炸虾球,再给你炸一个秘制炸鱿鱼圈。” 澄澄小嘴一瘪,一副惋惜的小模样,林昆一看这小家伙这么个表情,心里头顿时一凉,道:“儿子,咋的了?” 澄澄很失落的叹了口气,一副小大人的惆怅模样,道:“爸爸,我刚刚已经给外公打电话,把你和妈妈打架的事情……” “啊?” 不等澄澄说完,林昆的老脸顿时一红,这孩子居然把他和楚静瑶那啥子的事告诉老丈人,这可真是要羞死人了。 尽管咱们林大兵王的脸皮一向以厚著称,可也挨不住这么整呀,这明天就是楚相国和江映霞的婚礼,今天也要提前去见一下子自己的老丈人,到时候这得多尴尬呀。 林昆扯动着嘴角,僵硬的笑了笑,说:“儿子,你姥爷咋说。” 澄澄一脸疑惑的说:“我姥爷说,说爸爸妈妈偶尔打架也是正常的,让我以后不要搀和,姥爷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嘛。” 林昆继续扯动着嘴角,脸上的笑容更是僵硬道:“算了儿子,你姥爷说的也没错,你现在还小,大人的事情还不懂。” “爸爸,我为什么不懂呀?”澄澄仰着小脸,一脸的求知欲。 林昆也是被这个小家伙给问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道:“这个嘛,等你将来长大了娶媳妇就知道了,现在说了你也不懂。” “哦……” 澄澄眨巴着一双小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昆说:“爸爸,那我还有炸小鱼和秘制炸鱿鱼圈吃么,我想吃……” 瞧小家伙一副可怜巴巴而又馋嘴的小模样,林昆又是忍俊不禁,抬起手指刮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子,说:“有,只要我儿子想吃,那当然有了,你先等着,爸爸这就给你炸去!” “好哦!” 澄澄开心起来,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说:“爸爸,小灰灰和小海冬青呢?我也想它们了,怎么没把它们带回来呀。” 林昆走到厨房里,系上围巾,回过头冲门口站着眼巴巴看着他的澄澄说:“小灰灰和小海冬青在沈城还有特殊的任务,这一次就先不回来了,等爸爸把沈城那边的事情都办好了以后,就接你和妈妈过去玩几天,好么?” 澄澄仰着小脸道:“那是不是就能见到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了?” 林昆笑着说:“当然了。”他嘴上这么说,是在故意撒了个谎,小灰灰自从斗狗场里干掉了王勤虎的扭玻利顿之后,也受了重伤,这会儿正在沈城养伤,而小海冬青又是寸步不离,这两个小家伙虽说不是同一类的物种,但却有着深厚的友谊,这不光是林昆,就是那些负责照料小灰灰的动物医生,也是十分的感动。 离开中港市去沈城的这一个多月,林昆可是一直没下过厨房,这一回到家里,手还一点也不生,烹炒煎炸一通的忙活下来,没用上一个小时的功夫,一桌丰盛的早餐就端了出来。 楚静瑶也已经洗漱完毕从楼上下来,换上了一身粉红色的衣服,美女不论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漂亮,粉色更适合楚静瑶,把她衬托的不那么高冷,又多了一丝萌萌的味道。 这普通的女人萌也就是那么回事,咱们楚大美女这一萌,那可真就是要了命,不要误解,是美的窒息要人命。 林昆刚刚揭下围裙,眼睛就被楼上走下来的楚静瑶给吸引了,楚静瑶此时的头发简洁的扎在脑后,帘前散落下一缕,这么一眼看过去,还有着一股邻家妹妹的感觉。 感受到林昆火热的目光,楚静瑶微微一笑,坐到了他面前,目光微微有些嗔怪的看着他说:“干嘛这么看我?” 林昆咧嘴笑道:“媳妇,你说你咋这么好看,简直就是秀色可餐!” 澄澄爬到了楚静瑶身旁的椅子上,夹起一个鱿鱼圈放进了嘴里,边嚼着边一脸贪婪而又满足的模样,道:“爸爸,这鱿鱼圈真好吃,你要是天天给我做,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林昆笑着坐下来,盛了一碗稀饭递到了澄澄面前,笑着说:“喝点稀饭,这鱿鱼圈有点咸,别咸着咳嗽了。小家伙,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不见,学会跟爸爸谈条件了呀!” 澄澄嘻嘻的笑道:“爸爸,人家只是喜欢你做的饭菜嘛。” 林昆笑着说:“爸爸不好奇知道你的小秘密,不做这个交易。”边说,又盛了一碗稀饭递到了楚静瑶的面前。 澄澄着急道:“爸爸,是关于妈妈的,你快点想知道吧。” “哦?” 林昆笑着说:“那好吧,既然是关于你妈妈的,那爸爸跟你做这个交易,不过这鱿鱼圈呢好吃是好吃,可是吃多了也不好,里面含的胆固醇高,对身体会有影响的。” 澄澄很乖巧的点点头,道:“那爸爸在我想吃的时候给我做就行了。爸爸,秘密就是……” “澄澄。”楚静瑶不知道这小家伙要说什么,怕胡乱的说什么,赶紧打断小家伙。 小家伙却是嬉笑着说:“爸爸,妈妈的这身衣服其实早就买了,一直没舍得穿,我问妈妈她也不说,原来是故意留着穿给爸爸看的。” “哦,是么?” 林昆笑着看向楚静瑶,只见楚静瑶脸颊羞红的低下头,澄澄说的肯定没有错了。 这时,林昆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沈曼打过来的,拿起来接听道:“沈大美女,什么事想起给我打电话呀……什么?王勤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