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杀虎(2)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杀虎(2)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杀虎(2) 王勤虎握紧了拳头,身上的青筋根根暴跳,向着眼前的鬼蝠就冲了过来,他好歹也是有一身真本领的,此时放手一搏。 嗖、嗖…… 两道凛冽的拳风,向着鬼蝠就袭击了过来,鬼蝠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嘴角扯动开一抹阴森的笑容,用英文说道:“有两下子!” 啪! 一声脆响,王勤虎挥出来的第一拳,被鬼蝠很轻松的抓住,紧接着‘嘎嘣’的一声脆响,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鬼蝠握着拳头的手一扭,王勤虎的胳膊顿时扭曲,啊的一声惨叫…… 旅店其他的房间还有没退房的,打开门惊疑的向这边看过来,周汉涛回过头,迎上来看来的目光,笑着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那男的睡了人家媳妇,人家在寻仇呢。” 房间里探出的人马上将脑袋缩了回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要是就图看个热闹,再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可不值当。 砰的一声闷响,鬼蝠抬起脚冲着王勤虎的小腹就踹过去,同时抓着王勤虎拳头的手一松,王勤虎整个人就摔趴在了地上。 王勤虎强撑着想要爬起来,但一条胳膊已经废了,这时鬼蝠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回过头向门外的周汉涛和丁锦玉看了一眼。 丁锦玉走了进来,蹲在了王勤虎的面前,王勤虎满脸不甘恨声骂道:“贱女人,你居然敢来害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丁锦玉平静的脸上露出一抹冷漠的微笑,道:“要不是周先生及时的出现救我,现在说这番话的人应该是我吧。” 王勤虎脸上一阵煞白,道:“孟奎,你们把孟奎给杀了?” 丁锦玉冷笑着道:“王勤虎,你手底下已经没有人了,李南天四大天王废了,十三太保也废了,八大金刚之首也死了,你这人有一个最大的毛病你知道是什么?花一堆的钱,养了一群废物,普通的小打小闹没什么,真正遇到了高手,都是一群饭桶,毫无作用,而且你根本不懂得珍惜!” “你可以把我当成玩物,你可以有别的女人,但你最起码应该尊重我,为了讨好杨光那个老家伙,你居然让我个他睡,你真把我丁锦玉当成谁都能睡的婊子了?你那是在侮辱我!” 王勤虎咬牙切齿的道:“你,你本来就是我的一颗棋子!” 丁锦玉冷笑道:“说一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你把我当棋子,那你对我来说不也是同样?你斗不过林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手下从来就没有棋子,有的只是兄弟和敌人,还有像我这样的,临时合作的伙伴,你猜的没错,杨光和你勾搭的那些个证据,都是我亲手交给林昆的,我得为自己考虑。” “你,你这个贱女人!”王勤虎咬牙切齿的骂道:“我要杀了你!” 啪! 嘹亮的一记耳刮子抽了下来,丁锦玉冷冷的道:“王勤虎,清醒点吧你,你马上就是要死的人了,还嘴硬有用么?” 王勤虎目光决然的望向门外的周汉涛,道:“周汉涛,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杀了我,我弟弟是不会放过你的!” 周汉涛叼着一支烟走了进来,深吸一口吐出一团,道:“虎爷,你还真就说错了,我今天还就非杀了你不可,你要是不死,我怎么栽赃给那姓林的,他武力值太变态了,我那只认钱的师傅都被他彻底的打成废人了,我们需要你弟弟这样强大的队友,但你弟弟太桀骜不驯,很难合作,所以只有靠你了。” 王勤虎痛恨道:“周汉涛,你不讲义气,好歹我们也是合作过的,你,你不能杀我,只要你不杀我,以后这辽疆省的天下我们平分,不不不,只要你不杀我,这辽疆省的天下都是你的!” 周汉涛笑着摇头,道:“虎爷,你怎么就认不清现实呢,你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跟我谈判的筹码,也别说我们曾经合作过,你想着跟我玩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小伎俩,上一次你如果真的真心跟我合作,我至于败的那么惨么?” 王勤虎道:“周先生,你听我说,上一次是我的错,我们这一次还可以,还可以……” 周汉涛冲鬼蝠递了个眼神,冷笑说:“送虎爷上路吧。” “不要……啊!!!” …… 一声凄厉的惨叫过后,整个小旅馆里陷入了死寂,街上来来往往行人的嘈杂,嗡鸣般传了进来,隔壁紧闭的一扇房门后,一个中年秃顶的大哥,喘着粗气靠在门后,床上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娘们,也是吓的小脸煞白,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噔噔噔…… 下楼的脚步声清晰的传来,中年秃顶男暗暗的松了口气,床上的小尤物想要说话,中年秃顶男赶紧打了个手势,示意噤声。 小尤物指了指桌子上的手机,打了个口型说:“报警!” 中年秃顶男赶紧小心翼翼的返回床边,拿起手机坐了下来,刚要拨出‘110’,回过头问小尤物,“你叫什么名字,老家哪儿的,今年多大年龄,家里兄妹几个,来城里几年了……”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堆问题,小尤物眨了眨眼睛,警惕的说:“大叔你要干嘛,问的这么详细,想查户口啊?” 中年秃顶男翻了个白眼,道:“妹子,咱们现在是要报警,待会儿警察来了,我要是不提前多了解你一点,万一被扫黄了怎么办?” 床上的小尤物马上恍然大悟,目光钦佩的向中年秃顶男看过来,并且毫不吝啬的竖起拇指,道:“大叔,嫖客我见的太多了,但像你这么心思缜密的还是头一次遇到!” 中年大叔颇为得意,甩了甩他那不多的头发,自觉的很英俊的道:“那当然,就咱这智商,那可不是盖的!” 小尤物咯咯的笑道:“对呀,聪明绝顶嘛,大哥你先打电话报警吧,完后我再把我的详细情况跟说一说。” 中年秃顶男抓起了电话,“喂,110么,我这儿是……” 十分钟后,当地的派出所就派人前来勘察了,作为第一目击证人,中年秃顶大叔和小尤物被留了下来,当地的派出所民警,也只是做一些最基本的工作,封锁现场,拍照取证。 差不多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市警察局的人来了,来了一个局长,后面跟着一群干事的民警,这一群干事的民警里,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追捕过王勤虎的肖峰。 来到已经上了警戒线的尸体旁,肖峰面色凝重的蹲下身来,王勤虎的尸体是趴在地上的,整个尸体从外表上看,没有什么大的致命的伤,只是后背有些淤青,再就是右臂有些不正常。 趁着法医出报告的功夫,肖峰来到旁边的房间和报警人,也就是那个中年秃顶大叔谈话,那个那尤物也在场,她也是作为第一目击证人被留下来的,按说她根本就没看见啥,硬说自己是第一目击整人留下来,是因为听说这第一目击证人如果提供的线索对破案有帮助,能得到一笔优厚的赏金,于是她就琢磨着留下来跟中年秃顶男分点钱。 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肖峰觉得眼前这一对男女有些异常,就问道:“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中年秃顶男马上笑嘻嘻的回道:“我们是情侣,趁着彼此都有时间的功夫,来这小旅店里欢聚一下,没想到却碰上了这么一档子事,警察同志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问我她的情况,我都了解。” “呵呵……” 肖峰冷冷的一笑,道:“好,那我就问问。”目光转向了那小尤物,顿时中年秃顶男和小尤物脸上的表情都愣住了。 刚才,小尤物只把她的信息告诉了中年秃顶男,但中年秃顶男却并未告诉她。 肖峰看着小尤物开口问道:“说说吧,你们俩怎么认识的,他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老家是哪里的,有过婚姻经历否。” 小尤物:“……” 肖峰冷冷的一笑,道:“扫黄打非我经历的太多,像你们这样的根本瞒不过,待会儿跟我回警局做一份详细的笔录吧。” 小尤物顿时脸色煞白,中年秃顶男也是一脸的怅然,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小尤物的眼里满满的都是不满,压低着声音小声的骂道:“你个呆子,不是说自己的智商高么!” 现场的取证以及法医的鉴定结果都出来了,肖峰陪着局长回到了局里,走廊里刚好遇到了沈曼,沈曼最近也是来沈城办案,一直待在肖峰他们局里,两人笑着打了声招呼,沈曼问:“听说那个王勤虎被找到了,是真的?” 肖峰笑着说:“沈局长正好我有事要问你,我到旁边的会议室聊。” 十多分钟后,肖峰把该说的话都说了,沈曼的表情很过激的道:“不可能,这人绝对不可能是林昆杀的!” 肖峰语气平静的道:“沈局你先别激动,但目前就我的分析,林昆的嫌疑最大,只有他近来和王勤虎结的仇最深。” 沈曼看着肖峰,说:“那你的意思是,要去中港市拿他回来?” 肖峰摇摇头,道:“这个林昆我了解过,和余省长的关系不一般,我不想这么冒然的打扫惊蛇,而且万一出现了什么误会,余省长那边也不好解释,所以我想请沈局帮忙。” 沈曼道:“怎么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