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杀虎(1)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杀虎(1)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杀虎(1) 风,吹过大地,揭开了天边的乌云,露出那光灿灿的大太阳…… 新的一天开始,安静了一夜的城市,又开始忙碌了起来,夹在城郊与城区中间的小镇也是同样,王勤虎站在旅店的窗前,掀开窗帘的一角,看着街上的行人,那从旅店里走出的年轻男女,女人扭着大屁股靠在男人的肩上,男人脚步有点虚。 这一对就是昨天晚上住在他隔壁的,一晚上折腾了七次,每次都是半个小时以上,害的咱们虎爷实在憋忍不住,花了二百块钱,让旅店的老板娘从对面洗发店里找来一女的。 “老板,你还日不啦,不日的话我可穿衣服走了,别说我服务不好,做我们这一行的,口碑很重要的,要不没生意。” 王勤虎回过头,床上的女人正在喋喋不休的说着,这定眼一瞧,王勤虎的身子剧烈的一颤,哎我尼玛,昨天晚上灯光朦胧的没看出来,现在外面天色已明才看清,眼前这女的…… 算了,多的不说,就一个字,丑! 就这么一个丑八怪,自己昨天晚上硬是趴在她的肚皮上搞了三发,王勤虎心中一阵作呕,他堂堂沈城的虎爷,身边从来就不缺少美女,甚至一些个二三线的女明星他都睡过。 想到这儿,心中难免一阵凄凉,这可真是虎落平阳,自己已经落魄到这地步了。 床上那满脸小雀斑又吐着浓妆的女人似乎瞧出了王勤虎的心思,安慰一声道:“大哥,我丑是丑了点,但也挺好用的吧,昨天晚上你硬是来了三次,也就五十块钱,你值了!” “五十?” 王勤虎眉头一挑,自己明明给的那老板娘二百块钱啊。 “哎呀大哥,你不用反应这么激烈,我们这一行的吧都有规矩,人家给介绍生意的,都得拿提成,而且是拿大头的,不管你昨晚给了老板娘多少钱,她反正就给了我五十。” 女人有些不耐烦的敦促道:“老板,你还来不来啦,不来我可走了。” “滚!” 王勤虎凶巴巴的一声吼,顿时把床上的女人吓的一哆嗦,女人想要抱怨一声,这昨天你晚上刚在人家身上捯饬够,不能天一亮态度就这么差吧,可一看王勤虎那冷冰冰的表情,顿时吓的只能赶紧穿衣服,拎着一双高跟鞋就跑了。 “md,老子居然也被人坑!”王勤虎心中气愤,穿上了外套,踩着一双拖鞋就来到了楼下。 老板娘正在那儿嗑瓜子看电视,见他走了下来,一副深意的表情问:“老板,昨天晚上给你找的那妞活儿不错吧?” 王勤虎笑着向门外瞥了一眼,那女的刚刚狼狈的逃进对面洗发廊,回过头对旅店的老板娘道:“活儿是不错,但我的活儿更好,这不一早上就给吓跑了。” 老板娘磕着瓜子笑着说:“哎哟老板,你可真是会说笑。” 王勤虎掏了掏兜,笑着说:“昨天晚上这事你办的漂亮,我再多给你两百表示感谢。”边说,边佯装在兜里摸了摸。 老板娘一听还有钱拿,这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嘴上谄媚的阿谀道:“哎呀,你们这些当大老板的就是不一样,出手就是阔绰呢,以后有好的姑娘,我一定多多给你介绍。” 王勤虎道:“哎呀,你瞧瞧我这脑子,兜里一分钱也没揣。” “啊?”老板娘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你这不是逗老娘玩么。 王勤虎道:“老板娘要不这样吧,你跟我上楼来拿一趟。” “也行吧。”老板娘盈盈的一笑,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正常。 老板娘随着王勤虎走进了房间,王勤虎转过身来把们给反锁上了,老板娘顿时一惊,手里头捏着的瓜子也不再磕了,转过身有些紧张的看着王勤虎道:“老板,你这是……” 王勤虎的眼中一道幽绿的光芒闪过,道:“干什么?老子给你了二百块钱,你就给老子找来一个五十块的烂货!剩下的一百五十块钱,老子得从你身上给找回来,呵呵……” 王勤虎阴冷的笑了起来,这老板娘要说也是见过世面的,边往后退边恐吓说:“你,你不要命啦,知道我是谁罩着的么,咱这街上的大飞哥,你今天要是敢碰我,我马上让他……啊!” 王勤虎整个扑了过来,一下子把这老板娘给压在了床上,老板娘拼命的想要挣扎,王勤虎也不惯着毛病,一个大巴掌就甩了下来,啪的一声脆响,老板娘被打的老老实实。 衣服脱光,王勤虎生硬的来了一杆炮,这老板娘像是尸体一样躺在床上,看着王勤虎的眼睛里满是愤恨,王勤虎冷的一笑,道:“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放聪明一点,你要是觉得那个大飞哥能奈何得了老子,老子就弄死他给你看看。” 一瞬间,老板娘害怕的要命,她从眼前的这个男人的眼中,看到了一层从未见过的阴冷与死亡的气息在缭绕着。 四十分多钟后,王勤虎靠在床头上点了一根烟,这老板娘的姿色说实话,比起他曾经上过的那些女人,简直太不入流了,不过比起昨天晚上的那个满脸小雀斑的丑八怪,却是好上不少。 老板娘躺在他的旁边,一副被人给硬伤的凄凉,眼角甚至还泛着绿光。 王勤虎歪过头,冷笑一声道:“行了,别特么的装清高了,就那松地儿,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给搞过了,昨天晚上那一百五十块钱,就当是老子刚才的那一发,你要是还想赚钱,就给老子再搞一发一出来,老子给你五百块钱!” 老板娘脸上的神情马上一动,歪过脑袋看着王勤虎道:“真的?” 王勤虎吐出一口烟,道:“老子像差那点钱的人么?” 老板娘毫无犹豫,脑袋马上钻进了被窝里,在王勤虎小腹的位置凸了起来,在那儿上上下下的鼓捣着,王勤虎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望着床头柜上的手机,昨天晚上到现在,孟奎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他应该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吧。 王勤虎闭上了眼睛,心中暗暗的祈祷:“豹子,快回来……” 旅店外,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停了下来,车里头坐着丁锦玉和周汉涛,前面开车的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两个人,一个大块头,一个瘦削男。 周汉涛笑着问丁锦玉:“丁小姐,确定是这家旅店么?” 丁锦玉点了点头,道:“昨天我跟着孟奎来这儿的。”指了指那个挂着窗帘的位置,道:“应该是那个房间。” 周汉涛笑道:“好。”转而对前排的瘦削男道:“鬼蝠先生,麻烦你了。” 瘦削男阴测测的一笑,道:“周老板,不用太客气。” 鬼蝠戴上了鸭舌帽,推开车门下车,丁锦玉转过头看着周汉涛说:“周先生,我也想要跟着上去,我有话对王勤虎说。” “哦?” 周汉涛笑了笑,道:“好吧,你现在是我的人,我也跟你一起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旅店房间的门被踹开了,王勤虎这会儿功夫正把那老板娘压在身子底下耕地,这突然的一声巨响,吓的他差点缩阳,扭过头不等看清楚状况,一只大脚就冲着他的脸踩了下来,他整个人直接被从床上给踹了下去。 “啊!” 老板娘一声尖叫,赶紧扯着被单遮住身子,鬼蝠一掌劈在了她的脖子上,老板娘脖子脑袋一歪,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王勤虎浑身赤裸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皱紧着眉头盯着眼前的鬼蝠,道:“你是谁派来的?”说这话的功夫,目光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丁锦玉和周汉涛,恨声道:“你们两个狗男女居然勾搭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