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借刀杀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借刀杀人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借刀杀人 ‘嗤啦’的一声响,仿佛皮肉硬生生被剌开发出的声音…… 听在耳朵里,令人的心底一阵发麻。 丁锦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惊恐的目光看着眼前,孟奎的那张脸在迅速的扭曲,方才的一脸阴狠,此时两颗眼珠子瞪的贼大,那白色的眼球隐隐有要从眼眶里凸出来的架势。 “额啊!” 喉咙里发出一声惨叫,孟奎僵硬的想要扭过身子看个究竟,这时又是噗嗤的一声响,仿佛利器刺入了背心,刺穿了心脏。 孟奎脸上的表情又是剧烈的一颤,整个人呼通一声倒在地上,血水迅速洇染开来,在古木色的地板上染出了一个大圈,满屋子的血腥气味弥漫开来,隐隐中带着一股臭气。 “啊!” 丁锦玉忍不住的一声尖叫,身体砰的一声靠在了身后的墙上,眼前的孟奎死了,死状吓人,堂堂王勤虎手下八大金刚之手,就这么轻松的像是被人宰小鸡一样给杀死了。 再看眼前的人,是一个戴着鸭舌帽脸颊瘦削的外国人,挺着一个大鼻子,嘴角挂着一抹阴森的笑容,露出一角白牙,他手里握着刀子,那明晃晃的刀刃上,沾染着热腾腾的血液。 “丁锦玉……” 声音而又拗口的中文,从眼前这个外国人的口中说出来,丁锦玉的身体顿时像是遭受点击一样,猛的又是一阵抽搐。 病床上躺着的丁涛已经被吓的面色惨白,两颗眼珠子瞪的溜圆,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想要出声喊上一句:“别碰我姐!”可两瓣嘴唇就像是被胶水黏上一般,怎么也张不开,裤裆下倒是一股温热,一股尿骚味蔓延了出来。 吓尿了…… 丁锦玉嘴唇颤抖着,牙齿互相打着架,发出一阵咯噔咯噔的声音,深呼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勉强的冷静下来,“你……” 握着刀的外国男人走过来,微微一笑,道:“不要害怕,我不是来杀你的,而是来救你的,杀你的人已经死了。” 丁锦玉眉头皱了起来,满腔疑惑的道:“你是谁派来的?” 外国男人嘴角阴森的一笑,道:“一个想见你的人派来的。” 医院的走廊里,一个年轻的小护士推着打扫病房的小车,来到了602的门口,这602刚刚退的房,屋子里一片漆黑。 推开门,马上一股浓浓的血腥夹着臭味袭来,小护士疑惑的打开灯……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霎时间回荡在整个楼层,十分钟后,警车停在了楼下,肖峰急匆匆的带着一群警察冲进了医院。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上,丁锦玉和浑身缠着绷带的丁涛坐在后排,前面开车的是一个外国大块头,副驾座上的是刚才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外国人,此时他摘下了鸭舌帽,露出一张格外削瘦的头颅,一双眼睛深深的往里凹,眼眶泛黑,给人一股极度不舒服的感觉。 丁涛靠在丁锦玉的身旁,声音胆颤的小声道:“姐,我怕……” 丁锦玉看着自己这可怜的弟弟,内心里关爱的同时,又是一阵的绝望,就这样一个没有用并且毫无胆识的男人,一辈子想要有出息怕是也不能了,她无法安慰,她心里也同样没底。 丁锦玉透过后视镜,打量着前排的两个男人,嘴唇张了张,问道:“到底,到底是谁想要见我,是想要我们姐弟俩的命么?” 前排的两个外国男人互相笑了笑,副驾座上的瘦削男人用他那拗口的中文说:“到了你就知道了,要你们的命,你们早就没命了。” 丁锦玉深吸了一口气,用英文回了一句谢谢,心底稍稍踏实了一些。 越野车开进了市区边上的一片别墅区,沈城是一片平原,难得看见山,这片别墅区就是傍着一个小山坡建造的。 车子开进别墅区后,停在了一栋亮着灯光的别墅门口,前排的两个男人下车,大块头将丁涛搀扶下来,瘦削的男人则带着丁锦玉往里面走,丁锦玉担心丁涛,回过头道:“等等……” 这时别墅的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或者说是丁锦玉曾经见过的人,笑着冲她打招呼道:“丁小姐,好久不见!” 丁锦玉脸上的表情又是剧烈的一颤,喃喃道:“周,周先生。” 别墅的大厅里,周汉涛和丁锦玉对面而坐,丁涛被安全到了别处,两人的面前隔着一张小方桌,桌上摆着一副茶具。 周汉涛向丁锦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丁小姐,尝尝我的茶。” 丁锦玉僵硬的微笑一笑,道:“谢谢周先生。”端起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根本就喝不出任何的味道。 周汉涛笑着问:“怎么样?” 丁锦玉勉强的笑道:“味道不错。” 周汉涛哈哈的笑了起来,道:“丁小姐,你太紧张了,那杯子里的是白水。” 丁锦玉脸上一阵的尴尬,再看那杯子里,可不就是白水么。 周汉涛笑着说:“丁小姐,不用紧张,我今天找你过来,也是想和你合作的,要是想要伤害你和你弟弟,恐怕早就动手了,你现在也没机会坐在我的面前,和我谈笑风生。” 丁锦玉抿着嘴角,露出一丝僵硬而又难看的笑容,“谢谢周先生救了我。” 周汉涛笑着说:“我就长话短说吧,王勤虎这一下基本上是玩完了,他手底下还有一些场子不在他的名下,不会因为债务问题被银行强行收回去,你对这些场子有兴趣么?” 丁锦玉道:“周先生,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汉涛哈哈笑道:“丁小姐,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能力的女人,我想和你合作,或者说的直白一点,我想你替我办事。” 丁锦玉犹豫一下,道:“可是我已经和林昆谈好,退出沈城。” 周汉涛笑道:“你就那么怕姓林的?从中港市被赶到了沈城,又要从沈城退出去,你这么心高气傲的一个女人,能咽的下这口气?” 丁锦玉直言道:“我斗不过他,他能够放过我和我弟弟,已经让我很庆幸了。” 周汉涛微微一笑,道:“王勤虎玩不死他,我周汉涛未必就不能,中港市我败在他的手上,算是给我涨了个教训,这一次不会了,丁小姐,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玩死他?” 丁锦玉心中犹豫,这时一名黑衣手下来到了周汉涛的身旁,躬身毕恭毕敬的道:“周先生,丁先生的伤势已经处理好了。” 周汉涛笑着挥挥手道:“行了,下去吧,别耽误我和丁小姐说话。” 那人答应了一声便退走,丁锦玉脸上的表情复杂了起来。 周汉涛看出她心中的疑虑,笑着说:“丁小姐,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是拿你弟弟来要挟你,你可以问问自己的这里……”伸手在胸口拍了拍,“就这么甘愿被人撵来撵去?你是一个充满智慧的女人,可惜一直也没有遇到明智的主子,我这么说可没有半分诽谤的意思,怎么样再考虑一下吧?” 丁锦玉暗暗的在心里思考着,面前的周汉涛替她喝光了杯里的水,换上了一杯茶,茶香四溢沁入鼻孔,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足足能有两分钟,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纠结。 周汉涛笑着说:“丁小姐,如果你实在做不了决定,我马上安排人送你和你的弟弟离开沈城,只要你心里甘心。” 丁锦玉看着周汉涛,那犹豫不决的目光,渐渐凝聚了起来,伸出那嫩白修长的手指,捏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大口道:“周先生,我只有一个条件,万一事情不成,保我和我弟弟的性命!” 周汉涛笑着说:“放心好了,这一次的事绝对万无一失,这么说丁小姐是肯合作了,呵呵,你知道王勤虎的下落吧?” 丁锦玉眉头微微一动,道:“周先生,你要赶紧杀绝?” 周汉涛阴森的一笑,道:“是赶尽杀绝,也是借刀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