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要杀人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要杀人了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要杀人了 沈城某著名大医院,丁锦玉急匆匆来到了高档病房区,推开一扇门,她那不争气弟弟丁涛,正在那跟一个小护士你侬我侬的。 小护士贴着床站着,丁涛将手伸到了那白大褂的下面摆弄,小护士晃动着身子,微眯着眼睛咬着嘴唇,一副陶醉的模样。 听到门被推开,小护士马上神经一绷紧,摆出一副正经模样,但躺在床上一只胳膊打了石膏,另一只胳膊不闲着的丁涛,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在白大褂下面捣鼓着。 小护士伸手拍下去,这丁涛却是一脸淫邪嬉笑的道:“怕什么,这是我老姐,就是我跟你说起的那个富婆,只要有我老姐在,我这辈子就有荣华富贵可以享受,以后你也就……” 丁涛的话不等说完,丁锦玉已经走到了病床边,望着自己这没出息的弟弟,她这心里百般滋味,要不是他是自己的亲弟弟,他早死在大街上八百回了,她耐着性子不冲弟弟发火,于是将那满心的火气,发向了正一脸讨好她的小护士身上。 “你们这是医院么,穿着白大褂,却干着妓女的勾搭,不觉得害臊么,要不要我现在就找你们领导投诉你,啊!?” 丁锦玉冷着一张脸就冲小护士骂道,小护士被骂的一懵,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僵滞,按照床上躺着的这个流氓的话说,只好讨好了他姐姐,嫁进了他们家做媳妇,以后就是享受荣华了。 本以为自己乖巧一点,可以讨好这未来的大姑姐,可没想到上来劈头盖脸的就挨了一顿骂,这小护士也是九零后,也是独生子,也很有脾气的好不好,她不敢冲丁锦玉发作,倒是把满心的怒气,全都撒向了床上那浑身打着石膏的丁涛身上。 啪! 一个结实的巴掌甩在了丁涛伸在白大褂下的手臂上,恨恨的骂了句道:“臭流氓,大骗子,老娘我去尼玛的!” 丁锦玉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自己的弟弟岂是一个小护士就能辱骂的,她刚要开口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护士,这个性也是极其强的小护士冲她吼了句:“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还是先管好你这个没出息的弟弟再说别人!” 小护士转身就走,丁锦玉却是语塞起来,人家小护士没错,自己的弟弟没出息不争气,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姐,别生气,我就是跟她玩玩,这种没素质的娘们,我怎么会真的往家里娶,那不是丢咱们老丁家的人么!” 床上躺着的丁涛浑身上下打着石膏,也就那一只手闲着,闲着还不干正经事,专门勾搭人家小护士往人裤子下面摸。 丁锦玉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丁涛一眼,道:“丁涛,你什么时候能争点气,干点正经的事情,别再让我替你操心了行不!” 丁涛一脸嬉笑,毫无觉悟的笑道:“姐,我这天天干的也都是正经事啊,就说这一次吧,虽然被人打成了重伤,但也得到了虎爷的夸奖,他说我有前途,将来要提拔我呢!” 丁锦玉无奈的道:“小涛,你是真的缺心眼,还是在这跟姐装,那王勤虎为什么要夸你,为什么要提拔你,你心里还不清楚么?不都是因为姐跟他……算了,不说这个了,姐对你没有别的要求,你以后少让我操点心就行了。” 丁涛笑着说:“姐,你放心吧,我这不正在慢慢长大么,这男人成熟都有一个过程,我这才多大,等我三十以后,保证再也不用你操心了。”说着,这小子还很是自己好的拍拍自己的胸脯。 丁锦玉实在是无话可说,嫌恶的瞪了他一眼说:“你那手太脏了,赶紧洗洗吧!” 丁涛把手往自己的鼻尖一凑,深深的一嗅,一脸陶醉的模样道:“姐,不脏呀,我觉得这味道很好闻呢,嘿嘿。” 丁锦玉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对于这个弟弟,她真的是彻底绝望了,可绝望又能怎么样,总不能不管他任由他自生自灭吧。 咱先不说丁锦玉这个女人如何,就她对弟弟的这份情谊,十分令人尊重。 丁涛见丁锦玉脸色难看,这小子倒也没二到连脸色都不会看的地步,马上又说道:“姐,你别生气了,我以后让你省点心还不成么?” 丁锦玉叹了口气道:“希望你能真的说到做到,我今天晚上过来,是要给你办出院手续的,姐给你换家私人医院。” 丁涛马上反对道:“姐,我在这住的好好的,干嘛要换医院啊。” 丁锦玉道:“你一直在医院里可能不知道,王勤虎已经被林昆搞的差不多了,我必须给你换个医院,保证你的安全。” “啊?” 丁涛一脸惊讶道:“姐,姓林的真就虎爷给搞的……不可能,虎爷可是辽疆省地下世界的第一人,他姓林的再牛也不至于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把虎爷给搞的人仰马翻吧。” 丁锦玉道:“你知道什么,林昆绝对不是白给的,王勤虎这一次一定会败的彻底。” 既然自己的老姐都这么说,那几乎就是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丁涛脸色骇然的说:“那姓林的能放过咱们么?” 丁锦玉点点头,道:“他不会难为我们,我现在是怕……” 话音未落,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阵爽朗的大笑声至,相貌彪悍的孟奎大步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人,手里带着刀,目光阴冷的向丁锦玉看过来,道:“丁锦玉,真没想到,你居然会背叛虎爷,今天我就是来替虎爷清理门户的。” 丁锦玉脸上的表情居然一颤,不由的向后退了两步,望着面目凶悍狰狞的孟奎,语气哆嗦的道:“孟奎,你胡说什么呢,你,你是不是想趁虎哥不在,故意来为难我!” 孟奎笑着摇头,道:“丁锦玉,你说错了,我可不是来为难你,我是要来你命的,背叛虎爷的人,都得是这个下场!” 丁锦玉道:“我,我没背叛虎哥,我是一心一意的跟着他的!” 孟奎冷笑着说:“这个你说不算,我是接到虎爷的命令,来其他清理门户的,我也不妨实话跟你说了吧,在沈城只要是虎爷想知道的事情,还真就没有能瞒的过去的,你别以为私底下见了姓林的那小子没人知道,虎爷是什么人?” 话既然已经说开了,丁锦玉的心底一片死灰,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可惜她没能早来一步,把弟弟给接走,丁锦玉一脸无助而又苦涩的向病床上看去,道:“小涛,这一次姐姐恐怕没有办法保你了,咱们下辈子再做姐弟吧。” 孟奎眯着眼睛冷笑道:“丁锦玉,这么说你是承认了,看来虎爷猜的果然没错,是你把虎爷和杨光之间来往的证据给的姓林的,本来我只是来吓唬吓唬你,看来还真吓唬出来了!” 丁锦玉猛然觉悟,但为时已晚了,她也是太过紧张的缘故,所以才如此轻易的着了孟奎的道儿,眼前的孟奎已经提刀走过来,她紧张的大叫一声,“我,我要见虎哥!” “你已经没机会了!” 孟奎挥起了雪亮的短刀,向着丁锦玉的脖子就要剌下来。 眼看着那森寒的刀刃就要剌在丁锦玉的脖子上,这时病房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踢开,紧接着孟奎身后的两个小弟就发出闷哼,呼通呼通的全都倒在了地上,当场毙命。 孟奎感觉背后一阵冷森的杀气袭来,匆忙的转过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