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热热闹闹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热热闹闹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热热闹闹 “欢迎回家!” 林昆推开七号别墅的大门,热情洋溢的笑声迎面袭来,别墅的大厅里热热闹,慕容白、司蓉儿、八指、牛大壮等等,诸多中港市的好朋友几乎全都在场,李春生和章小雅也在。 章小雅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挽起了林昆的胳膊,一张俏皮可爱的小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道:“林昆哥,惊喜不!?” 林昆笑着摸了一把小丫头的鼻子,说:“什么时候回来的?” 章小雅道:“昨天晚上刚回来的,大壮哥陪着我一起回来,听静瑶姐说你今天回来,我就没提前打电话骚扰你。” 林昆目光有意识的向面前的人群里看去,眼神里有那么一丝丝的小复杂,章小雅察言观色的凑上来,贴在他的耳边嘻嘻的小声道:“放心吧林昆哥,歆艺暂时要留在燕京上学,她本来也要跟我一起来找你玩的,可宋爷爷不同意。” 林昆白了这小丫头一眼,道:“小妮子胡说什么呢。” 章小雅嘻嘻的笑道:“行了,林昆哥,你不就是怕后院起火么?像我这样的小妖精起不了事,但歆艺可就不同了,歆艺那么漂亮那么优秀,可是足以跟静瑶姐平分秋色的。” “小雅,你跟昆哥说什么呢,别站在门口了,快进来吃饭吧!”司蓉儿站在屋里笑着招呼道,说着也向林昆走了过来,竖起大拇指道:“昆哥,你在沈城闹的事我们都听说了,赞!” 林昆哈哈笑道:“赞什么赞,你林昆哥只是比较走运罢了。”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来到了餐厅里,偌大的一张餐桌旁围满了人,这时门铃响了起来,章小雅蹦蹦跳跳的去开门,金凯拉着挺着大肚子的闵小优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东西,道:“不好意思啊各位,路上有点赛车,来的有点晚了。” “凯哥,嫂子,快过来坐!”林昆站了起来,笑着招呼道。 “昆子,回来啦!”金凯笑着走过来,和林昆来了一个熊抱,道:“沈城的事干的漂亮,总算给王勤虎那孙子点颜色瞧瞧了,在辽疆省横行霸道这么多年,总算有人治他了!” 林昆笑着说:“坐下来咱慢慢聊!” 叮咚…… 门铃又响了,章小雅又屁颠屁颠的去开门,这一次来的是张大壮和何翠花,张大壮一脸憨憨的笑容说:“不好意思,我这开车的水平差,路上遇到了个人总别我,来晚了。” 说完话,张大壮的目光就落在了金凯的脸上,金凯也是微微一愣,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同时说道:“你怎么在这!”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不过从两人脸上的表情里,倒是也都猜出了,金凯刚才所谓的路上有点小塞车纯是扯淡,一定是刚才在路上和张大壮互相别车,别来别去就来晚了。 金凯道:“这是我兄弟家啊!我来这儿吃饭,你来干什么!” 张大壮老实巴交的一张脸上,却是毫不相让的道:“这儿是我发小的家,我也是来这吃饭的!” 说完,两人便是四目对视,滋滋滋的杀气在中间蔓延。 林昆马上隔在了两人的中间,笑着道:“哟呵,没想到你俩这认识的方式也挺特别的,不打不相识,待会儿可要互相喝上三杯,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互相可得帮衬着点。” “来来来,我给你们两位好好的介绍一下。”林昆笑着把两人拉近,先拍着张大壮的肩膀道:“凯哥,这是我从小到大的发小,张大壮,他是我在乡下唯一真心的朋友。” 又拍着金凯的肩膀对张大壮说:“大壮,这是我的大哥金凯,对我一直很照顾。你们两个握个手,以后就是兄弟了!” 林昆在中间调停,再加上金凯和张大壮又都不是小心眼的人,金凯从小就在金老爷子的身边耳濡目染,张大壮虽然不是什么干大事的人,但他天生性格宽厚,两人伸手一握,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金凯道:“大壮兄弟,刚才得罪了!” 张大壮憨厚的笑着说:“是我的车技太烂,挡着凯哥了。” 张大壮喊金凯一声凯哥一点也不为过,金凯年龄比他要大上几岁。 今天,这七号别墅里聚集的人可不少,几乎跟林昆关系不错的人都请到了,请帖是楚静瑶亲自一个个发出去的,为的就是能给林昆搞一个像样点的接风宴,让他高高兴兴的回家。 这一顿饭从半晌午,一直吃到了半下午,男人们围在餐桌旁喝着酒聊着天,林昆给他们讲述沈城那边现在的状况,这些人也在向林昆叙述中港市目前的形势。 中港市目前的形势很稳定,百凤门一家独大之后,地下世界里的各路牛鬼蛇神都敬畏着不敢造次,有一些个小混混偷摸的搞点见不得人的勾搭,被刘刚知道了以后,都相应的处置了。 林昆喝了一口酒,把今天火车站遇到的事跟刘刚说了一遍,问刘刚能查到那个沙皮狗暴发户么,刘刚笑着说:“长的这么有特点,而且在火车站那一片,查起来肯定不难。” 说完,刘刚又小心翼翼的探林昆的口风道:“昆子,怎么处置他?” 林昆淡淡的一笑,道:“这种喜欢仗势欺人的家伙,赶出中港市就好。” 刘刚道:“不用再给他点颜色瞧瞧?” 这时,坐在斜对面的耿军狄轻咳了一声,道:“刘兄,我这个辖区警察可是坐在这儿呢,你这‘颜色’可是违法的。” 刘刚哈哈笑道:“耿兄,我这颜色就是‘红黄蓝’,可不违法。” 林昆笑着说:“颜色就算了,我已经给过他了,直接撵出去就行,要是不肯配合的话,咱好好的拾掇拾掇他。” 刘刚笑了一声,说:“明白!” 林昆又看向孙志,道:“孙哥,沈城那边也算是有了开始,你这边最好提前准备好人,到时候那边的财务工作需要有信得过的人去打理。” 孙志应道:“昆子你放心,我手下带了两个徒弟,信得过。” 八指道:“昆子,那王勤虎现在既然逃了,又肯定是藏在沈城里,早晚都是一个祸害,要不要我过去和老姜一起把他给提溜出来?” 林昆笑着说:“这倒不用,该出来的早晚都会出来,咱们用不着费那个劲。” 金凯却是一直在一旁闷不做声,眉宇间缭绕着一抹阴沉,像是有什么重重的心事压在心底,张大壮一脸憨相的向他递过来酒杯,笑着说:“凯哥,我敬你,我们再喝一个!” 对于林昆的这些朋友,张大壮习惯了仰望,不过自打和林昆重逢以后,林昆接连的帮助他,他已经从一个名不见转的低收入的花摊小老板,变成了几家连锁花店的老板。 而且中港市各路的一些大小人物,知道张大壮和林昆的关系以后,也是经常照顾他的生意,张大壮这人又实在,做生意也很实在,如今也算得上是一个了不起的小老板了。 如今的张大壮比过去更有自信了,但对待林昆的这些个朋友,心里却还是有些畏手畏脚的,觉得自己不能和人相提并论,不过这种感觉在他和林昆只见却是没有,在他的眼里,不管林昆如何的出人头地,都是那个小时候和他一起长大的好哥们,他们之间没有高低尊卑,只有那浓浓的情谊流淌。 金凯抿嘴笑了一下,端起酒杯和张大壮砰了一下,仰起头一口干了。 张大壮小声的问道:“凯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金凯苦笑,摇头,道:“大壮兄弟,说出来你也不会懂的。” 话音刚落,林昆却是站在了金凯的身后,拍了拍金凯的肩膀,笑着说:“凯哥你放心,金爷爷的仇还没完,我会让那姓周的小子付出代价的,一命抵一命在我这儿不好使。” 金凯仰起头,满眼感激,心中又想到了爷爷,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