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大人都坏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大人都坏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大人都坏 可别小瞧了尖嘴猴腮男这一扑,这一扑有着一个学名,叫飞鹰扑食,取相于大自然里老鹰自上而下捕猎时的招式,这一招的关键在于出其不意,速度快力量大,往往能一招溃敌。 这如果对上的是不普通人,这位号称是东三省第一散打高手的尖嘴猴腮男,或许就能蒙混果断,收的满堂喝彩。 可关键他对上的是咱们林大兵王,堂堂的漠北狼王,可是当之无愧的狠人,本来就狠,还学了内家功夫又受到过江南老魁的指点,更是亲手将北方外加功夫的总是级别人物仇云鹤给干废了…… 好了,那些英勇的事迹,多的就不提了,大家伙心里都清楚。 “我去你大爷的!” 林昆直接又是一脚踹了出来,冲着这尖嘴猴腮男的小肚子就踹了过来,要说他这一招也真没什么特别的,至少在普通人看来,就是很普通的一脚,三岁的娃娃都会踹,要硬说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简单明了的就一个字——快! 快的像闪电……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尖嘴猴腮男那一脸好似英勇就义般的决然,在一声撕心裂肺吼破了喉咙一般的惨叫中,瞬间支离破碎的连渣都不剩,那一张确实没有任何美感可言的脸,一下子变的更加难看起来,脸色煞白,翻着白眼,五官严重扭曲变形,就差一口鲜血喷出来,挥洒出一片血滴来。 呼通…… 闷响,震颤的周围都跟着一晃,尖嘴猴腮男砸在了沙皮狗暴发户的奔驰车上,那黑色的大奔的机关盖,被砸了一个大坑,沙皮狗暴发户顿时懵了,脸色骇然而又心痛的望着自己的爱车,这可是自己刚刚提的大奔啊,就这么就…… 林昆可并没有就这么放过尖嘴猴腮男的意思,走过去将他从车上给拽了下来,此时的尖嘴猴腮男已经是半昏死状态,林昆果断的一个巴掌甩了下来,啪的一声响,直接把尖嘴猴腮男给打的苏醒了过来。 尖嘴猴腮男晃了晃脑袋,看清楚了眼前的林昆后,顿时哭声的就哀求道:“大哥,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冒充是高手了,我就是学过几天的野路子,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 林昆咧嘴一笑,笑容里透着一股阴险的味道,道:“是么,我可是说过了,要打你的满地找牙,这赌约可得履行啊。” 尖嘴猴腮男满脸的惶恐,惊骇道:“大,大哥,不,不要啊……啊!!!” 啪啪啪! 大巴掌抽了下来,一个接着一个,就看着尖嘴猴腮男本来瘦了吧唧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肿了起来,打了多少个巴掌已经数不清了,尖嘴猴腮男脑袋耷拉着,眼眶里频频的翻着白眼,显然已经是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林昆把他的脑袋一歪,捏开他的下巴,就听哗啦啦的一阵响,那惨白带着血色的牙齿,就像是石子儿一样掉了一地。 哎我勒个去,这场面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血腥至极! 楚静瑶怕澄澄看了之后害怕,赶紧一把捂上了儿子的眼睛。 另一边,沙皮狗暴发户算是彻底的吓着了,两条腿一哆嗦,呼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他身旁的女人也好不到哪去,也是靠着车慢慢的瘫软了下去。 “哟,这就吓瘫了?”林昆转过身向沙皮狗暴发户走过来,揪起了他衣领冷笑道:“今个老子就给你上上课,不是特么谁的女人你都能调戏的,调戏了老子的女人,一个字,死!” “大兄弟,大兄弟我错了,要多少钱你尽管开口,只要留我一条小命……” 沙皮狗暴发户挣扎着跪在了地上,脑袋砰砰的往地上磕,很快那满是皱纹的额头上,就磕出了一层腥红的血水来。 林昆伸手摁在了沙皮狗暴发户的脑袋上,冷笑道:“先跟我媳妇道个歉,我饶你一命。” 沙皮狗暴发户顿时如临大赦一般,一边喊着谢,一边就要向楚静瑶道歉。 楚静瑶冷冷的说一声:“林昆算了吧,不用他道歉。” 沙皮狗暴发户愣在那不知所措,他内心惶恐中至极,生怕说错了任何一句话,自己的小命就没了,要说着光天化日的不敢行凶杀人,可刚才他是亲眼看见林昆是怎么打老廖的。 被打成老廖的那副德行,活着比死了还受罪,满嘴的牙啊! 林昆又揪起了沙皮狗暴发户,笑着说:“行了,既然我媳妇说不用你道歉了,那就不用道歉了,饶你一命可以,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敢打我林昆女人主意的人,都得……” “啊!!!” 惨叫声响彻的老远,周围的行人纷纷侧目,远远的围观。 林昆把一摊死肉似的沙皮狗暴发户丢到了地上,旁边的女人已经吓晕了,林昆转过身和楚静瑶、澄澄一起坐进车里离开。 林昆开着车,脚底下油门轰隆隆的踩,看着后视镜里的楚静瑶,笑着道:“媳妇,你怎么又寻思买了这么一辆车。” 楚静瑶道:“每天上下学总开好车送澄澄上去,太招眼了。” 林昆笑着说:“招眼怕啥,我让蓉儿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们。” 楚静瑶道:“你不懂,总开好车接送澄澄,对澄澄不好,别的小朋友还有小朋友的家长,会觉得他是有钱家的孩子,孤立他的。” 林昆笑着说:“这是什么逻辑?” 楚静瑶脸色一冷,岔开话题道:“林昆,我们之前是怎么说的?” 林昆疑惑的笑着说:“媳妇,干嘛这么凶,我们说什么了?” 楚静瑶道:“我跟你说过,不要在儿子的面前太暴力,这样对澄澄的身心影响不好。” 澄澄接着话头笑着说:“妈妈,我就喜欢看爸爸打人的样子,好帅!” 楚静瑶道:“澄澄,你可不能有暴力倾向,咱不能随便打人。” 澄澄疑惑的道:“妈妈,那打坏人也不行么?” 楚静瑶刚要开口,林昆抢着说道:“儿子,坏人就该打,在爸爸的世界观里,只要是欺负你和妈妈的人,爸爸就得把他们往死里打,否则这些人不长记性。” 澄澄美美的笑了起来,一脸崇拜的看着林昆说:“爸爸,你好厉害!” 林昆笑着说:“那当然了,澄澄长大了要不要像爸爸一样厉害?” 澄澄挥着小拳头,道:“要!” 楚静瑶在一旁气的都快说不出话了,她不怪澄澄,毕竟孩子还小不懂事,却是不满的看向林昆,说:“林昆,你……” 林昆马上打断道:“对了媳妇,后面的那个袋子里,有我给你和儿子带的礼物,你们俩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哇哦,有礼物,太好了,谢谢爸爸!”澄澄开心的叫了起来,就准备去打开包裹。 楚静瑶却是摁在了手里,透过后视镜看林昆说:“你买的?” 林昆道:“当然了,给你和儿子的礼物,都是我亲自挑的。” 楚静瑶打开了包裹,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粉红色的……她赶紧把包裹合上,一旁眼巴巴看着的澄澄却是着急的说:“妈妈,我还没看到我的礼物,你干嘛把包合上了呀!” 这时,林昆透过后视镜,咧嘴不好意思的冲楚静瑶笑道:“抱歉啊媳妇,我把给你的礼物放上面了,儿子的在下面。” 楚静瑶恨恨的瞪了林昆一眼,心中暗骂了一句臭流氓,把手伸进了包里,摸出了给澄澄带的礼物,是一个变形金刚的模型。 “哇,好喜欢哦!”澄澄抱着变形金刚模型,满脸的开心,又好奇的看向楚静瑶,道:“妈妈,爸爸给你带的什么礼物呀!” 楚静瑶脸颊一红,道:“没,没什么,就是一件衣服。” 澄澄一脸好奇的说:“衣服?很漂亮么,我要看看嘛。” 楚静瑶道:“澄澄听话,这个不给看。” 澄澄嘟了嘟小嘴,看向林昆说:“爸爸,那到底是什么嘛!” 林昆笑着道:“衣服啊!” 澄澄嘟着小嘴,委屈巴巴的说:“你们大人都坏,欺骗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