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一脚的威力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一脚的威力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一脚的威力 一听到澄澄那哽咽的声音,咱们林大兵王那一向笑眯眯的眼睛顿时一瞪,嘴里叼着的那刚刚点燃的香烟往地上猛的一摔。 火星四溅…… “儿子,爸爸马上就过来!” 整个人已经快要气炸了,但说话的口气还是十分的温和。 “嗯。” 澄澄本来一脸的坚强,可一听到林昆的声音,内心里的委屈马上就汩汩的涌了出来,挂了电话,小家伙仰起下巴,一脸坚定的看着眼前的尖嘴猴腮男和那沙皮狗暴发户道:“你们都在这儿等着,我爸爸马上就过来,教训你们两个大坏蛋!” “哈哈,好啊,小朋友,我们在这儿等着,到时候咱们……” 尖嘴猴腮男猥琐的笑道,话音未落,不远处哒哒哒的高跟鞋声急促传来,那个火车上被林昆打的女人小跑过来,看到沙皮狗暴发户,那一双晶洁如玉的大眼睛里满是泪光闪烁,声音嗲嗲而又满是委屈的道:“储哥,就是那个人……” 女人转过身,就向林昆的方向指去,脸上的表情剧烈的一变,大声喊道:“储哥,不好!那个王八蛋想要跑!” 沙皮狗暴发户顿时眼珠子一瞪,吼了一嗓子道:“兄弟们,开工啦!” 应声,周围的两辆面包车的车门哗啦啦的拉开,跳下来了一群二十多岁一身痞气的小青年,一个个手里都拎着家伙什。 楚静瑶和澄澄都看到了正跑过来的林昆,林昆肩上扛着一个包裹,整个人气势汹汹的,澄澄顿时开心了起来,挥着小手喊道:“爸爸!” 楚静瑶的脸上也是闪过一抹开心,但一看到周围跳下来这么多的小混混,她的脸上却是又浮现出一抹担心的神色来。 林昆只有一个人,而眼前的这群小混混却有十几个人,即便心中清楚林昆的战斗力有多恐怖,但还是免不得担心。 一群手里拎着家伙什的小青年,马上就把林昆团团围住了,这些个小青年在中港市,那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混混,只听说过中港市教父林昆的大名,却不知道这教父长的啥模样。 要不怎么说,没文化真可怕,这日常文化要是匮乏起来,也是够可怕的。 “站住!” 为首的一个剃着毛寸发型的小青年钢管一横,拦在了林昆的面前,那龇嘴獠牙一副穷凶恶极的模样,确有几分吓人。 林昆停了下来,黑着脸庞看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青年,这小青年仰着下巴一副嚣张得意的模样,打的一巴掌都嫌多余。 所以,咱们林大兵王也干脆,直接一脚冲着他的小肚子踢过来,眼前这小青年正沉醉在自己威风凛凛的得意中,忽然间就觉得小肚子一凉,紧接着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觉得肚子像是被一列火车撞上了一样,轰的一声巨响…… 咣! 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一声凄厉而又撕心裂肺般的惨叫,这前一秒还满面嚣张得意的小混混,整个人大字型的砸在了身后面包车的前脸上,脑袋歪着,翻着白眼,舌头耷拉的老长…… 吱嘎吱嘎! 整个人贴着挡风玻璃滑了下来,瘫软到了地上,那面包车的挡风玻璃突然哗啦一声,顿时碎裂成了无数的玻璃碴子。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懵了,扭过头向地上瘫软的小青年望去,一个个脸色煞白,再回过头看向面前这个看似瘦削的高个小青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与形容不出的骇然恐慌。 一脚踹飞一个大活人,这么残暴,这么具有暴力美感…… 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个疑问,眼前这个家伙到底还是不是人,难不成真有外太空来到地球上潇洒走一回的赛亚人? 还是超级赛亚人! “滚!” 林昆只淡淡的吐出一个字,眼前这一群方才还气势汹汹,仿佛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们削不了的人的小痞子们,马上吓的落荒而逃,钻进了各自的面包车里,轰隆隆的咆哮离开。 一脚,吓走一群人。 那个三十多岁穿金戴银一身金贵的女人吓的傻了眼,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看林昆,再看看林昆,她那半边被打的肿起来的脸颊,一瞬间煞白的毫无血色,伸手不由的扯了扯旁边那沙皮狗模样的暴发户,声音颤抖的道:“你,你这找的什么打手,一点气场也没有,一点实力也没有。” 沙皮狗暴发户也是一脸的惊讶,刚才林昆的那一脚,他可是瞧的真真的,他本来是想看着自己找来的这些个打手,把眼前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高高瘦瘦的家伙给狠k一顿,打了他的人,再撬走他的媳妇,这种恶心事干起来贼有成就感。 可结局太出乎意料了,你哪怕多几个回合把那些请来的打手给打跑了,咱都没意见,你上来就是一脚,就把那些个打手给吓跑了,这就有点太过分了吧,好歹咱是花了钱的,热闹总该让咱看够吧。 沙皮狗暴发户冲身旁那尖嘴猴腮男使了使眼色,尖嘴猴腮男还处于震惊当中,他是一个练家子,刚才林昆的那一脚,别人是看热闹,他看的可是门道,那脚看似简单粗暴,这里头凝聚了太多的学问,包括出脚的角度以及力道的拿捏。 尖嘴猴腮男回过了神,深吸一口气,目光里凝起了一股阴狠。 “爸爸!” 澄澄一下子扑到了林昆怀里,委屈的泪水马上流了出来,指着沙皮狗暴发户和那尖嘴猴腮男道:“就是他们欺负我和妈妈!” 林昆一脸慈爱的摸摸澄澄的头,道:“儿子,别怕,有爸爸在,谁要是敢欺负你和妈妈,爸爸就彻底的废了他。” 澄澄仰着小脑袋,一脸疑惑的说:“爸爸,废了是什么意思呀?” 林昆笑着说:“废了就是把他们给打成两摊肉泥。” 澄澄又道:“那肉泥是不是做肉饼用的?” 林昆笑着说:“正常来说是,但今天这两摊肉泥不是。”说着向楚静瑶看过来,道:“老婆,让你受委屈了。” 楚静瑶故意脸色一冷,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道:“你还知道呀?” 林昆咧嘴一笑,道:“你放心,我这就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知道,这世界上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惹不起。” “小子,你别太狂啊!”沙皮狗暴发户语气有些发虚,指着他身旁的尖嘴猴腮男道:“我,我的这位朋友可是东三省的散打冠军,你要是现在低头认个错,今天这事就……” “就算完了?”林昆呵呵一笑道。 “算你有见识!”沙皮狗暴发户那满是恐惧的脸上,又得瑟了起来。 林昆目光又轻佻的打量向那尖嘴猴腮男,这尖嘴猴腮男可不像那沙皮狗暴发户那般没见识,目光警惕一脸骇然的盯着林昆。 林昆笑着说:“就是不知道,这位东三省第一散打冠军是谁封的?” 沙皮狗暴发户道:“老廖那可是参加过正规的武术大赛,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跟他动手,就等着去医院躺着吧!” “呵呵……” 林昆淡淡的笑着,目光却是愈发轻佻的打量着尖嘴猴腮男,尖嘴猴腮男顿时仿佛被毒蛇盯上了一般,浑身僵硬,扭过脖子小声的对沙皮狗暴发户说:“老板,这个人不好办。” 沙皮狗暴发户顿时不愿意了,嚷着道:“不好办?老廖你什么意思,我花大价钱把你请来,就给我这么一个答复?” 尖嘴猴腮男急着解释道:“老板,你听我说,他……” “来吧,东三省的第一散打高手,咱们切磋切磋,刚才你不是要跟我儿子打赌么,我再追加一条,我保证打的你满地找牙。” 林昆笑着向尖嘴猴腮男走过来,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尖嘴猴腮男咬紧了牙关,却是不敢上前,一旁的沙皮狗暴发户大声吼道:“老廖,你特么的这时候给我掉链子,就马上给我走人,老子兜里的钱多,但绝不养酒囊饭袋!” “来吧!”林昆笑着勾了勾手指道。 尖嘴猴腮男咬紧牙关,眉头紧皱,啊的一声吼叫,就向林昆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