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受委屈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受委屈了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受委屈了 火车进站,林昆伸了个懒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这么一站起来,那些原本站起来想要往外走的人,全都站着不动,好似主动的在给他让路。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来,走到一旁扶起那个大爷一起往外走,大爷有些担心的小声对林昆说:“小伙子,咱们快点走,你刚才打了人,我怕会有人来住你。” 林昆笑着说:“谁抓我呀?” 老大爷一脸担心的说:“警察呀!刚才的那个两个乘警走了以后,我这心里头一直也没敢落地,他们会不会等你下车再抓你?” 林昆笑着说:“大爷,你想多了,他们真要是来抓我,早就抓了,他们也不傻,看了监控以后,也能查出来这事我做的对,这年头总是有那么些叽叽歪歪的人,需要教训教训。” 两人说这话,就从火车站里走了出来,林昆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块钱,这五百块钱是他兜里所有的现金,拍到了老大爷的手里,道:“大爷,这是我的一番心意,你拿着。” 老大爷说什么也不肯要,道:“小伙子,这怎么行。” 林昆笑着说:“大爷,这也没什么,我也是农村出来的,你让我想起了我的长辈,这些钱也不多,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这……” 大爷还想要说什么,林昆已经把钱硬塞给了他,转过身摆摆手走了,大爷握着手里那热腾腾的五百块钱,满眼感动,口中喃喃道:“好人呐!” 林昆正晃荡着往外走呢,身后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响起,只见刚才在车厢里被他甩了一巴掌的女人,匆匆的走了过去。 这娘们快步的走起来,屁股一扭一扭的,天生的一副浪荡相。 火车站外的停车场,楚静瑶开着一辆新买的普通的国产家用车,和澄澄从车上下来,就准备去接站,她之所以买一旁普通的国产家用车开,其实也没别的原因,就是为了低调。 早先的时候有一辆合资的家用车,结果被林昆送给了张大壮。 这边娘俩刚从车上下来,旁边的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里,就响起了一声口哨,车窗摇下来,冲着楚静瑶就喊道:“美女,留个电话呗!” 楚静瑶微微皱眉,没有搭理,火车站这种地方,三教九流的什么样的人都有,这时就听那奔驰车里传来一声不满的骂骂咧咧:“次奥,领着一个孩子,就开始装清高了!” 砰! 奔驰车的车门打开,车上下来了两个人,一个肥头大耳,一个尖嘴猴腮,这对组合滑稽的都可以上春晚了。 尖嘴猴腮的男人围着肥头大耳的男人转,这肥头大耳的男人脸上横肉叠合,脖子上拴着一根小拇指粗的大金链子,一副沙皮狗、暴发户的模样。 而那尖嘴猴腮的男人,看上去没什么,就是纯粹的一个狗腿子,但他的双手上布满了老茧,两条腿呈罗圈腿状,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而且从他这身形来判断,应该功夫不浅。 沙皮狗暴发户冲尖嘴猴腮男递了个眼色,尖嘴猴腮男的眼中一抹寒光闪过,几个快步就拦在了楚静瑶和澄澄的面前。 “美女,别急着走嘛,俺们老板说了,留一个电话。”尖嘴猴腮男眯着眼睛,一脸猥琐的上下打量着楚静瑶,一个字——美,两个字——太没,一堆字——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 而且,目光再斜的往旁边的小男孩脸上一撇,嘿,孩子都这么大了,少妇比起那些不喑世事或者黑木耳的少女,可是更有魅力的。 楚静瑶目光嫌恶的看着眼前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对于咱们林大兵王而言,看惯了楚美女这类的大美女,再看普通的女人很难有感觉,对于咱们楚大美女也是同样,这瞅惯了咱们林大兵王平时那吊儿郎当的模样,再瞅眼前的这种男人,好像一个是黄金,一个是狗屎,根本入不了眼界。 不等楚静瑶开口说话,身旁的澄澄仰着小脑袋,目光清澈的看着眼前这个坏叔叔,道:“麻烦你让你一下,我和妈妈要去接爸爸。” “接爸爸?” 尖嘴猴腮的男人猥琐的一笑,沙皮狗暴发户也已经来到了眼前,沙皮狗暴发户一双眼睛绿幽幽的看着楚静瑶,都快喷出火来了,他这个拴大金链子,开奔驰的暴发户,最不缺的就是钱,用钱他睡过太多的女人,除了一些个普通的模特,甚至一些二三线的明显都睡过。 但那些睡过的女人和此时眼前的这个女人比起来,简单而又直白的来说,简直就是太不入流了,眼前的这个美女是鲜花,那些女人最多也就是一朵喇叭花,甚至是狗尾巴草。 沙皮狗暴发户咧开嘴角,一丝亮晶晶的哈喇子淌了出来,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楚静瑶说:“美女,有老公不要紧啊,关键是有没有钱,我唐某人最不差的就是钱,我可以给你钱!” 说着话,这位自称是唐某人的沙皮狗暴发户,目光又是鄙夷的向楚静瑶身后的那辆国产的家用轿车瞥了一眼,开这种车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不会是什么有钱人吧,普通的工薪层? 又是不等楚静瑶开口,澄澄开口,小家伙目光清澈,小脸白皙,这一眼看过来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小陶瓷娃娃一样可爱,而且小家伙今天的心情超好,马上就要见到爸爸了,这小脸上始终洋溢起笑容,道:“胖叔叔,我们家不差,我妈妈干嘛要你的钱,我姥爷有钱,我爸爸也有钱。” “哈哈!” 沙皮狗暴发户和尖嘴猴腮男一起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沙皮狗暴发户鄙夷的看着澄澄说:“小家伙,你说你爸爸有钱,有多少钱啊?一百块,还是一千块?” 澄澄一下子犯难起来,他只知道爸爸和姥爷都有钱,可具体有多少钱,他一个小孩子家那里知道,支支吾吾的说不上来。 按照楚静瑶的个性,在商界驰骋了这么多年,往往都是见着什么人说什么话,但对于眼前的这两个男人,她可是一点好脸色也没有,目光嫌恶的说道:“麻烦让一让。” “哟,还挺有个性嘛!”沙皮狗暴发户咧开大嘴笑道,“这样的妞我最喜欢,一天晚上两万块,怎么样?嫌少了,可以再加!” 楚静瑶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旁边的澄澄尽管人小不懂事,但多少也听说了这不是什么好话,马上站到了楚静瑶的面前,一副要保护妈妈的小模样,横眉冷指的冲沙皮狗暴发户道:“两个坏叔叔,我警告你们马上让开,我爸爸一会儿过来了,会打趴你们的!” “哟哟哟……” 尖嘴猴腮男哈哈大笑,伸出手来掐着澄澄那白嫩的小脸,道:“小家伙挺会吹牛皮的嘛,我倒要看看你爸爸是怎么把我们打趴下的,咱俩要不要打个赌,我能把你爸爸打趴下?” “你放手!” 楚静瑶也一个巴掌拍过来,把尖嘴猴腮男捏在澄澄脸上的手打开,澄澄被捏的疼了,一双臻黑的小眼睛里满是泪光,不过小家伙却是倔强的没有掉一滴眼泪,恨恨的瞪着尖嘴猴腮男,瘪着嘴道:“你给我等着,我给我爸爸打电话!” “哈哈,好啊,打电话过来,叔叔教一教你什么叫坏人!”尖嘴猴腮男猖狂的笑道,抬起楚静瑶刚刚拍了他的那只手,放到鼻尖前轻轻的一嗅,一副猥琐陶醉的模样道:“嗯,真香啊!” 林昆走出了火车站,这时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宝贝儿子的,笑着接听了电话,对面却是传来了澄澄有些哽咽的声音,咱们林大兵王的眉毛顿时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