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风云人物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风云人物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风云人物 杜婉怡是一个美女,不折不扣的大美女,这种漂亮的女人如此妖艳的往酒店的门口一站,尤其还是在午夜之后,总会令人想入非非。 林昆的轿车停下,和姜夔生从车上下来,这时旁边一辆宝马车也跟着停下来,林昆笑着就要和杜婉怡打招呼,这时旁边的宝马车里,突然冲下来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抢先一步就跑到了杜婉怡的面前,咧嘴淫笑道:“美女,多少钱?” 林昆拉着姜夔生停下来脚步,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眼前的胖子,杜婉怡微微的一笑,那妖媚诱人的小模样更是倾倒众生,肥头大耳的男人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眼珠子都直了。 杜婉怡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冷,脚上穿着的高跟鞋嗖的一下撩起,一旁看热闹的林昆已经提前捂上了眼睛,就听啊的一声尖锐刺耳的惨叫,肥头大耳的男人两只手捂着裤裆就蹦了起来,脖子上拴着的大金链子一甩,金光灿灿的,然而并没有任何的卵用,倒在地上两只手捂着裤裆直哼哼。 林昆和姜夔生走上前来,林昆笑着伸出手,说:“杜美女,晚上好!” 杜婉怡伸出手,林昆握在手里故意捏了捏,杜婉怡的脸颊微微一红,林昆哈哈大笑,杜婉怡眉头轻轻一皱,却是有杀气滋滋溢出,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一脚踹过来的念头。 她的心里清楚,她是绝对在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上占不了任何便宜的,真要是动起手来,最终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杜婉怡把手抽了回来,看了一眼林昆身旁的姜夔生,林昆并没有多介绍,杜婉怡说了一声:“跟我来吧,莫老大在上面等着呢。” 快捷酒店一共六层,规模倒不算小,也不是什么旅游的季节,入住率并不是很高,来到了六楼的一间房门口,杜婉怡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里面传来了一声沙哑的男人声音:“进来吧。” 杜婉怡拉开门,向林昆和姜夔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昆和姜夔生走进来,屋里,莫枯正坐在沙发上含着一支烟,房间里烟气袅袅的,乍一进来还真有点熏的慌,林昆也不客气,直接就和姜夔生坐在了莫枯斜对面的沙发上。 莫枯抬起头看着林昆,眼神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好几年没见,你这条漠北的狼王,倒是变的细皮嫩肉了!” 林昆笑着打量莫枯,眼前的莫枯头发已经花白,脸上也布满了沧桑,他才四十多岁,可乍一看却好似五十多岁的人。 林昆直言不讳,道:“你倒是老了太多,像个糟老头子。” 莫枯笑着摇头,叹道:“生意不好做啊,三年前在格鲁吉亚境内做一单买卖的时候,被伤了脾,医生说这脾伤了,人就老的快。”目光又投向姜夔生,道:“这位是?” 林昆笑着说:“姜夔生,不知道莫老大你……”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莫枯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道:“华夏佣兵榜上前十的人物姜一刀?那个号称是玉面死神的姜小生?” 姜夔生苦笑,摇头,叹息,“那都是过去了,现在只是一个废人。” 莫枯心中震惊至极,道:“是,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姜夔生不愿说,林昆岔开话题,道:“老莫,咱们也是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要不要这么抠搜,好歹来瓶酒喝喝啊!” 莫枯冲站在一旁的杜婉怡,道:“婉怡,三杯茶。”回过头笑着对林昆说:“酒就算了,我现在喝不了了,陪我喝喝茶吧。” 林昆道:“谈正事吧,这深更半夜的,要不是明天我要回中港市去,才不大晚上的过来找你,到底怎么回事,说吧。” 茶水端上来了,莫枯捏起茶杯抿了一口,手中的烟掐灭了,道:“林昆,我欠你一个人情,今天这就算还你一个人情。” 林昆笑着说:“你何止欠我一个人情,你以为那被你屠了孙子的军区大佬,会那么莫名其妙的就被中央给盯上?” 莫枯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旋即哈哈大笑,道:“好,那我就是欠你一条命!今个就先还你一个人情,命留着再还。” “事情是这样的,也就一个多星期前,我接到了一个神秘雇主的任务,要我到沈城这边做掉一个人,我不知道对方以及要做掉的人任何信息,但能请我们骷髅佣兵团的,要做掉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价格给的也优厚,我就带人来了。” “前几天晚上在你的酒吧里想要刺杀你的胖子,就是我的手下,也是那天晚上,我才得到了你的信息资料,呵呵。” 林昆翘着二郎腿,笑着说:“那你干嘛不做了我,领佣金。” 莫枯笑着道:“我的做的了么?佣金八百万,这诱惑可不小,要不是欠你人情又欠你的命,我还真就得想办法做了你。”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接着道:“这几天我一直暗中调查,雇我的人太神秘,至今也没有什么信息,只知道是北方来的,倒是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欧洲的‘斗牛士’这次被请了过来,而且来的都是‘斗牛士’中的精英。” “斗牛士?”林昆笑着道:“就是那个自称是西班牙第一佣兵团?在整个欧洲也能排上名号的佣兵团?哎哟我去,这想要我命的人,还真是够下血本的,这佣金得老贵了吧。” 莫枯点了点头,道:“我的调查显示,这一次斗牛士来了七个人,但很有可能还有第八个和第九个,斗牛士里的人,大部分是吸纳欧洲各国顶尖特种部队里的退伍精英人物,再有的就是从小就训练起来的娃娃兵,势力不容小觑。” 莫枯的话没有接着说下去,但已经很明显了,他是在提醒林昆要小心。 林昆皱着眉头思索,也就短短那么几秒钟的功夫,他笑着站了起来,对莫枯说:“老莫,谢谢你给我的情报,我先告辞了,等我从中港市回来,你若是还在沈城,咱们喝一杯。” 莫枯笑着说:“我不能喝酒了。”拍了拍右胸往下的位置,“再沾酒精命都能没了。” 林昆笑着说:“那就当把命还给我了。” 莫枯哈哈笑道:“好!” 林昆和姜夔生走出酒店,外面的夜色愈发浓烈,这时楼下竟突然来了一群来者不善的人,为首带头的赫然就是刚才那被踢了胆的胖子暴发户,脖子上的大金链子闪闪发光,脸上却是一副毋庸置疑的决然表情,这摆明是要来报仇的啊。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林昆本来也不想惹麻烦,还得早早的回去睡一觉,天亮了就回中港市呢,可这胖子却是一脸嚣张的吼叫起来,“说,那个臭娘们哪去了!” 林昆和姜夔生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这一脸横肉的胖子,目光轻佻的落在他的裤裆上,笑着说:“胖子,鸟没死?” 胖子顿时怒目圆睁,道:“你特么的居然还说风凉话,快说……” 啪! 话音未等落下,瓷实的一个大巴掌就甩在了胖子的脸上,这一巴掌,林昆可是一点余地也没留,这胖子一声痛叫不等发出来,整个人原地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呼通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胖子领来的一群人,都是二十左右的小痞子,眼前金主被打晕了,一个个就要扑过来教训林昆,姜夔生横身的往前一拦,手中的短刀唰的一下亮了出来,冷风飒飒的寒夜里,刀刃上那泛着的冷光,顿时就印在了为首的几个小青年的脸上。 “不想死的,就来!”姜夔生语气地上,话音抖的一挑道。 这一群小青年都是街上普通的小痞子,哪有那个底气真的硬撼,当即吓的缩手缩脚起来,开始往后退,若是被他们知道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如今沈城地下世界的第一人林昆,估摸着他们也该两腿一软,跪到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了。 林昆和姜夔生上了车,楼上,莫枯站在窗边,杜婉怡站在他的身旁,莫枯笑着说:“婉怡,你觉得这小子怎么样?” 杜婉怡道:“起初一看,就和普通的小混混没什么区别,但现在感觉到他的与众不同了,将来应该会是个风云人物。” 莫枯哈哈笑道:“还用得着将来么,几年前他就已经够风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