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见莫枯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见莫枯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见莫枯 一群人散去,有留下的,有决定永远退出黑道的,林昆回到了楼上,在三楼的会议室里开上了一个小会,参会的都是目前百凤门在沈城这边的骨干人员,侯小宝、邱池他们五个人也在列。 这一次收编的小弟有五六十人,五六十人是一股不小的战斗力,但同时也是五六十张嘴,加上维多利亚酒吧之前招进来的小弟,目前沈城这边的总人数,基本上和中港市那边持平了。 一共将近二百个小弟,这二百多个人可都是要吃饭的,光靠一个维多利亚酒吧,很难养活这么多的小弟,林昆略微沉思了一番,将目光看向蒋叶丽道:“蒋姐,夜场皇后那边得保持正常营业,另外斗狗场我有一个想法,把它变成个地下拳场。” 蒋叶丽笑着说:“没问题,如今的王勤虎已经如同丧家犬,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一会儿就安排志坚去接受夜场皇后酒吧,不过要把斗狗场变成地下拳场,需要招一批拳手来吧?” 林昆道:“必须要招,而且要招那种有职业素质的,我的原则只有一个,擂台上不管什么时候,不许出人命,出人命就是官司,我不想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切记要掌握好尺寸。” 蒋叶丽道:“这个我懂,可短时间内怕是招不到合适的拳手。” 林昆道:“三天时间,三天以后拳场就要正式营业,招不到合适的人,就拿钱去砸,总会有人看在钱的份儿上过来的。” 蒋叶丽笑着说:“我心里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林昆道:“说说看。” 蒋叶丽笑着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把我们的拳场给放到电视上,就像现在某个卫视上的那个武林节目一样,到时候光广告的代理费,估计都够赚的盆满钵满了,也不用被人说成是黑拳场。” 林昆点点头,道:“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提议,不过这要怎么运作,我可是一窍不通。” 蒋叶丽笑着说:“这个好办,只要余省长一句话的事儿。” 林昆把目光看向余志坚,余志坚马上往后缩了缩,一脸警惕的说:“昆哥,这事我可不敢跟我爸说,就我爸对我那火爆脾气,一个不高兴,随时都有可能拎着鞋底子抽我,我可害怕。” 林昆笑着白了余志坚一眼,道:“你小子在外头不是挺精神的么,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一到余叔那,就怕成这样。” 余志坚苦哈哈的笑着说:“昆哥,我也没辙啊,他是俺爸,这辈子俺就怕两个男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余省长,另一个就是你。”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可真一点良心也没有,我啥时候打过你?” 余志坚笑着说:“那我也怕。” 林昆道:“行了,这件事等找个时间,我去跟余叔叔说,你的任务就是多拉一些纨绔子弟,到咱们的拳场里捧捧场,另外……”目光又看向侯小宝他们几个,道:“你们几个要是有心,也可以到台上去锻炼锻炼,真正要想提高身手,光凭每天空练是不行的。” 侯小宝嬉笑着说:“昆哥,我就算了,就我这小身板站在擂台上,还不得被人一脚给踹下来,再说我打架都是偷袭和阴招,这真要是站到了擂台上面,就算是赢了也会被人骂的。” 长的细皮嫩肉的李子峰,今天晚上肚子上挨了一刀,不过还是来参会了,拍了一把胸脯一脸决然的说:“昆哥,我上!” 林昆笑着说:“不怕把你这帅气的脸给打花了,以后不能泡小姑娘了?” 李子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昆哥,俺不怕,这脸白白净净的,最多也就能泡个小姑娘,俺没有小宝那么机灵的脑瓜子,怎么的也得把身手给练出来了,这样以后才能替百凤门出力!” 林昆笑着说:“其实长的帅这是你的优势,能泡小姑娘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许多事情从男人的身上不好下手,可女人这东西嘛,只要你把她们的心给俘获了,还不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咳咳……”蒋叶丽佯装的咳嗽了两声,向林昆投来不满的目光。 林昆马上笑着说:“当然了,也不是所有女人都是这样的。” 王猛、邱池、陈海涛三个人都是身手见长,但对上了真正的高手,也还是不灵,三人也早就想找个机会提升自己,有了地下拳场这么个平台,三人自然是乐得去上面历练一下。 说完了一系列的事情,林昆开始说重点了,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他脸上那原本的笑容也变的严肃起来,道:“目前我们在沈城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这只是刚刚开始,王勤虎现在虽然是逃了,而且已经挂上了被通缉的名单,但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落网,我们一定要随时保持警惕。” “另外,就是聚一堂其他场子的问题,这些个场子自然不能落入到别人的手中,或者被聚一堂手下的人自立为王,这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该归我们的东西,谁也别想动分毫。” 林昆抽出一根烟点上,道:“明天我需要回中港市一趟,我不在的这几天,大家有什么事情互相商量一下,一定不要让暗处的王勤虎杀个回马枪,我们这一次就算不把他给逼出沈城,也不能让他再折腾出点什么事来,至于其他的事情,等我从中港市回来以后再商量。” 众人听完点了点头,姜夔生道:“昆子,用我陪你一起回去么?” 林昆笑着说:“夔生哥,你留下来,我心里会更踏实一些。” 姜夔生道:“我是怕万一你一个人回去,遇上点什么事。”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能把我拦路打劫还是杀了的人,估计还没出生呢。” 姜夔生笑着点点头,林昆又将目光看向蒋叶丽,说:“蒋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边就辛苦你一点,你多费费心。” 蒋叶丽笑了笑说:“放心吧,这都是我该做的。” 林昆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道:“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休息吧,我也得出去见一个老朋友了,明天都不用为我送行啊。” 蒋叶丽笑着站了起来,说:“放心吧,大家明天本来也没打算为你送行。” 林昆道:“嘿,咱能不能别实话实说,我这心里可凉透了。” 一群人笑着散开,林昆和姜夔生出了酒吧,此时已经是下半夜将近一点钟了,林昆开上那辆黑色的轿车,向着事先越好的地点驶去。 车上,姜夔生道:“莫枯这个人我听说过,阴狠的很,他会不会给我们下什么圈套?” 林昆手里夹着半截雪茄,吸了一口笑着说:“应该不会,这莫枯是个聪明人,而且早些年的时候我们俩打过一次交道。” 姜夔生道:“什么时候?” 林昆道:“我还在漠北军区的时候,当时接到上面的命令,说莫枯的窟窿佣兵团藏在漠北边境的荒漠里,老胡让我去剿了他,结果我带着狼牙兵团的兄弟们,在大漠里还这就撞上了他,当时他手底下残兵败将,几乎没有什么抵抗的能力了。” 姜夔生道:“你放了他?” 林昆笑着说:“其实莫枯这个人坏事没少做,本来那时候我应该一军刺把他给解决的,但后来我听说他是被南方的一个军区大佬给逼到了漠北,原因是他杀了那军区大佬的混账孙子。” “哦?” 姜夔生冷寂的脸上,微笑了一下,说:“能让你把他给放了,那军区大佬的孙子得多混账?这莫枯杀了军区大佬的孙子,还能活到今天,也算是造化不浅了。” 林昆笑着说:“那军区大佬的孙子简直就是一个人渣,到处欺善怕恶,和当地的流氓勾结,强抢民女,总之是要多混账有多混账吧,至于莫枯能活到了今天,也是多亏了咱们燕京那边明察秋毫,在知晓了那军区大佬的而行之后,果断给拿下了。” 姜夔生脸色微微一动,道:“原来是……” 林昆笑着打断说:“算了,都过去的事了,不去提了。” 两人说着话,车停在了一间普通的快捷酒店的门口,门口站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长发披肩,穿着干练,那白皙的脸颊,衬托着那一双嫣红的嘴唇,像是黑夜里的妖精一样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