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章:他是王八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他是王八蛋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他是王八蛋 “轰隆隆!” 一声巨响在卫生间里爆炸开来,整个会所都跟着剧烈摇晃。 乌烟瘴气,尘土弥漫,把肖峰等人和沈曼一起从里面呛了出来,沈曼一边挥着鼻子,脸上沾着一层灰尘,道:“肖队长,这就是你让我开眼界的东西?明明就是搞破坏。” 肖峰笑着说:“沈局长,你可别小瞧了这个暗墙,里面别有洞天。” “哦?” 沈曼疑惑了一声。两人这边正说着话,全副武装的爆破人员,从里面出来,摘掉那头上巨大的安全帽,捂的一脑门的汗,冲肖峰说道:“小肖啊,门给你炸开了,咋专业不!” 说话的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脸颊略微的有些削瘦,目光滴溜溜的看向一旁站着的沈曼,又笑着说:“哟,小肖,这美女谁啊,也不介绍一下,不会是新交的女朋友吧?” “刘哥,可别瞎说。”肖峰那棱角清晰的脸颊上,露出一抹羞赧的笑容,“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中港市来的沈局长,沈局长,这位是我们沈城警方爆破小组的组长刘长民。” “啊?” 刘长民一声惊呼,道:“原来是沈局长呀,久仰久仰,早就听过你的大名。”说着,就想要跟沈曼握个手,可他那手被严严实实的裹在了防爆的手套里,一时半会也脱不下来。 沈曼笑着伸出手,握了握那厚厚的防爆手套说:“刘组长不用太客气,我的名声没这么想吧,你在沈城都听到了?” 这刘长民也是一个性格直爽的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你的名声当然响了,年轻有为,而且是警花。” 沈曼笑了笑,脸上也有些羞赧起来,她是警花这件事,早就是不争的事实,她也习惯了,可就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夸起来,心里头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别看她平时工作起来英姿飒爽的,一副火辣女警花的形象,心里可是很小女人的。 肖峰马上对刘长民道:“刘哥,你快去忙你的,忙完了就赶紧撤吧,我们这儿还要工作呢,改天请你喝酒去。” “好,你小子可记住了,不许耍赖啊!”刘长民笑了笑,目光又深意的看了看肖峰和沈曼,带着他的人就离开了,嘴里头小声的嘀咕道:“不错不错,挺郎才女貌的嘛。” “沈局长,我们里边看看。”肖峰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肖学长,你就别这么客气了,一口一个沈局长的,叫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沈曼笑着说:“直接叫我名字吧。” “这……”肖峰笑着捎捎头,道:“这……这怎么好意思。” 沈曼笑着说:“我们本来就是校友,虽然我上警校的时候,你已经毕业了,可我喊你一声学长也是合情合理的,倒是你一口一句沈局长的叫我,我却怎么听都觉得不得劲儿。” 肖峰笑着说:“好,那我还是叫你学妹吧,直接喊你名字……” 沈曼说:“可以啊。” 肖峰道:“那学妹,我们进去看看。” 沈曼笑了一下,两人走进了卫生间里,刚才还干干净净的卫生间,此时一片狼藉,最里面的那个隔间,墙壁上多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一个仅容得下一人通过的防爆门,被整个丢在一旁,望着那透着光亮的洞里,沈曼有些惊讶。 “这……”沈曼道。 “这是王勤虎给自己修的密道,猜得没错的话,他应该躲在里面,或者这密道另外还有出口,我们得进去看看。”肖峰笑着说。 沈曼随着肖峰以及其他的民警一起走了进去,当了这么多年警察,沈曼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只有电影里才见的到的密道,密道不是很宽,总的来说是往下走,走了十几米的距离,开阔了起来,是一片不小的空间,摆放了些东西。 此时这里面也是一片凌乱,东西到处都是,也不知道是刚才爆破的时候给炸的,还是原本就是人为的,在这里面检查了一番,王勤虎不在这儿,推开通往另一个方向的一扇门,眼前又是一条长长的走廊,灯光惨淡,隔着老远才有一盏小灯。 “看来,王勤虎是逃出去了。”肖峰面色微微有些凝重的说。 沈曼在旁边问了一句:“你们沈城的头号黑道大哥就这么逃了?” 肖峰笑了笑说:“那还不都是拜你们中港市来的那条混江龙所赐。” “混江龙?” “林昆,学妹,你不会没听过这个名字吧?”肖峰笑着说:“我听说他在你们中港市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给统一了,还建立起了制度,你们中港市现在的黑道犯罪率历史最低,也和他有关。” 沈曼笑了笑,脑海里马上就想到林昆那张嬉笑而又吊儿郎当的脸,再想到前些天他和韩心在一起的场景,心里免不得一阵的恨,哼了一声道:“姓林的那王八蛋就是一混蛋!” 沈曼这完全是无心的脱口而出,肖峰一下子愣住了,看着沈曼,旋即哈哈笑了起来,“学妹,你好像对他有很大意见啊!” “啊?” 沈曼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刚才失言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没有,我只是想起来这混蛋在中港市的所作所为,忽然间觉得气愤,我跟他一点都不熟。” 肖峰笑着说:“可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英雄啊,统一了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又建立起了制度,对社会和老百姓都有利。” 沈曼马上又有些激动起来,道:“学长,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 “哦?” 肖峰马上目光深邃的一笑,道:“学妹,你不是和他不熟么?” “啊?” 沈曼彻底有些凌乱了,自己明明一个思路很清晰,很理智的人,可一提到这王八蛋,自己这心里头怎么就这么混乱呢。 沈曼马上机智的岔开话题,道:“学长,那现在要怎么抓捕王勤虎?” 肖峰笑了笑说:“只能满城的搜索了,不过王勤虎在沈城的关系网很复杂,想要马上抓到他,这难度还是不小的。” …… “阿欠!” 林昆正在维多利亚酒吧的大厅里发表讲话呢,突然的一个打喷嚏,震彻的响啊,搓了搓鼻子,心里头暗暗的嘀咕道:“这不知道又是谁在背后骂我。” 眼前的大厅里满满的都是人,主要以今天晚上投降的聚一堂的小弟为主,林昆跟这些个小弟们推心置腹的讲了一番话,主要的意思很明了,如果他们是诚心实意的加入,那么百凤门的大门为他们敞开,但入了百凤门就得守百凤门的规矩。 百凤门的规矩也很简单,不许干那些欺善怕恶的事情,更不许欺负老实人,干那些诸如强行收取保护费的事情,绝对不允许的是手上不干净,坑蒙拐骗,以及贩毒之类的事情,如果一旦被发现了,那就是断手断脚的惩罚,绝不姑息。 林昆把话挑的也很明,在场的多是年纪轻轻之辈,可能多是因为一腔热血,心中的一个江湖梦就入了黑道,可对于他们来说,混黑道不是最佳的选择,更应该找一个合适的工作,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别等到中年以后,发现自己啥技能也没有。 这一番话说的可谓是推心置腹,在场的小弟之前就听说过林昆的一些事迹,如今亲眼相见,再听上他的一番话,内心里对林昆的敬仰,那更是滔滔不绝,许多人马上当场高声喊道:“愿意誓死追随昆哥!” 不过也有许多人低着头不说话,林昆刚才的一番话语说进了他们心里,一辈子总不能一直混黑社会吧,现在有机会退出去,倒不如去学个一技之长,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