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夺路而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夺路而逃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夺路而逃 噗! 一口热血喷了出来,王勤虎的眼前一片眩晕,他这刚刚的回到了聚一堂的总部大厅,召集了树底下的八大金刚,又召集了将近二百号的兄弟,只等李南天传来捷报,马上就带着人再次杀过去,围追堵截也好,穷追不舍也罢,总之要林昆这只丧家犬,彻彻底底的赶出沈城,让他一辈子都不敢再回来。 可结果他等来的却是李南天四位堂主的残躯,之所以说是残躯,是因为这四个人是被人从车上丢下来的,手筋脚筋都被挑了,这会儿功夫一个个半死不活的躺在聚一堂的大厅里。 王勤虎吐血了,八大金刚也懵了,在场的其他人也是彻底惊呆了,堂堂的四大天王,聚一堂的四位堂主,居然就这么被废了! 说一句公道话,李南天他们四个人被废,从正常人的角度来说,一点也不值得可怜,这四个人平日里可谓是坏事坐进,就在沈城这一片土地上,强占了多少妙龄姑娘,又干下了多少肮脏龌龊的勾搭,害的多少本来美满的家庭苦不堪言。 丁锦玉赶紧过来扶住王勤虎,关切的道:“虎哥,别激动。” 王勤虎摇摇晃晃的坐在椅子上,他也就三十几岁的年龄,本来孔武有力的相貌,此时看起来衰败的很,摇头叹息痛心疾首,巴掌啪啪啪的拍打着扶手,哀鸣道:“天要亡我啊!” 现场一片安静,所有人的目光要么是看着王勤虎,要么就是看着地上那阵阵痛吟的四大堂主,没有人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甚至一些个小弟的心里已经预料到了最坏的结局。 丁锦玉凑在王勤虎的耳畔,道:“虎哥,还没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既然我们现在处于劣势,那就暂时休养生息,我们手底下还有兄弟,守住咱们沈城的这些场子不难。” 王勤虎脸色惨白,而又颓然的看着丁锦玉道:“我是不是不该和这小子结梁,当初我就不应该默许洪林门的人去中港市,我以为可以借刀杀人坐收渔翁之利,可洪林门的人不争气,周汉涛那个杂碎,这个杂碎可把老子给坑苦了!” 说到最后,王勤虎是咬牙切齿,恨不能亲手撕了周汉涛。 丁锦玉看向王勤虎的眼中满是温存,可心里头却是对他彻底的绝望,这个男人已经被逼的乱了方寸,节节败退已经快和一个丧家犬差不多了,丁锦玉火上浇油的说:“虎哥,咱们也不是没办法了,联系一下杨副省长,他手上的资源广,我的意思是说,动用一下政府的力量出来干扰。” 王勤虎一脸不解的看着丁锦玉,丁锦玉继续说道:“只要相关部门能出来干扰,那姓林的在沈城就不会好过,眼下虽然占了优势,但想要主动的对我们不利,却得三思。” 王勤虎此时的心里头一片颓然,他纵横江湖也快有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还是头一次被人逼的几乎走投无路的感觉,听了丁锦玉的话,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赶紧就给杨光打电话过去,电话响了两声之后便被接通了,对面传来的不是杨光的声音,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 “喂,你找谁?” 声音很冷漠,王勤虎真想一句话骂过去,md跟谁这么个要死的口气呢,重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确实是杨光的号码,于是耐着性子道:“我找杨省长,请问你是?” 对面的人没有回答他,电话里这时传来了杨光的声音,“谁啊?” “是我,杨省长,阿虎。” “哦,什么事啊?” “我就是想说……” 不等王勤虎把话说完,电话里突然传来了杨光的喊声:“快跑!”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王勤虎莫名其妙,心里头又是轰隆一声,直觉告诉他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莫不是杨光出事了? 想到刚才那个冷漠的男人声音,王勤虎几乎马上就想到‘纪检委’这三个字,按照杨光的脾性,能把他王勤虎拖下水,绝对不会仁慈的,之所以让他快跑,一定是纪检委手上掌握的证据是和他有关的,要是抓到了他的人,就是人赃并获,那杨光可就一点盘旋的余地也没有,只要他王勤虎没被抓到,即便纪委的手中有证据,杨光也有周旋的余地。 也可以说,纪检委现在手上的证据只是一些皮毛,阳光担心的是把王勤虎给抓到了以后,三审两审的审处更多的事来。 一瞬间,王勤虎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这感觉就像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被折断了一样,他稍稍愣神的这会儿功夫,门外一个小弟踉踉跄跄的就跑了进来,仔细看这小弟也没缺胳膊少腿的,可走路这踉跄劲儿可真是叫人不解,唯一的解释就是被吓着了。 “不好了,虎爷,门外,门外来了好多个戴大沿帽的,来者不善啊,门外的几个兄弟在那儿硬拦着,我跑进来报信!” “戴大沿帽的?” 王勤虎喃喃自语,在场的诸多人脸色马上变的难看起来,八大金刚里为首的孟奎突然走上前来,一脚踹在了进来报信的那小弟的屁股上,那小弟哎呦一声扑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一脸委屈的还不等回过头,就听孟奎大声骂道:“我去你女良的大沿帽,不就是警察么,给老子整这么文绉绉的词儿!” 一听是警察,本来就已经内心慌乱绝望,反应还慢了半拍的王勤虎猛然惊醒,看着孟奎道:“孟奎,你在这顶一会儿!” 孟奎是一个三十左右的汉子,不是很高大,但身材很结实,脸上淡淡的络腮胡子凭添了几分沧桑感,当下拍着胸脯就向王勤虎保证道:“虎爷你放心,拖延那群警察一会儿没问题!” 王勤虎点了下头,目光里满是倚重,现在他的手底下,十三太保已经废了,四大天王也废了,能仰仗的也就八大金刚了。 王勤虎转过身就向大厅的后面走去,丁锦玉突然跟了上来,喊住他道:“虎哥,后门肯定也被警察给堵上了,不能走啊!” 王勤虎脚底下迟疑了一下,也没吭声,继续就往后面走去。 丁锦玉是何等心思机灵的女人,自然猜想到了这后面一定有密道之类的东西,狡兔还有三窟呢,这王勤虎可比兔子要狡猾多了。 丁锦玉暗暗的一咬牙就要跟上去,可这时王勤虎突然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了丁锦玉一眼,说:“锦玉,你别跟上来!” 丁锦玉被王勤虎这突然的模样吓了一跳,眼前的王勤虎恶狠狠的说完之后,马上就又向后面走去,丁锦玉想要追上来问个究竟,这时旁边却有两个小弟过来拦住她,“丁小姐,虎爷不让您跟着,您高抬贵手别为难我们,放我们兄弟一马。” 丁锦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口平复了一下,这时后面的孟奎走了过来,半笑不笑的讥诮道:“丁大美女,你适应就好了,这就是咱们虎爷的脾气,真到了关键的时候,谁也信不过。” 丁锦玉转过身,微微一笑道:“谢谢孟大哥的教导,我记下了。” 孟奎哈哈大笑,脸上的络腮胡子抖动,道:“不客气,这都是我该做的,我这个人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是个热心肠,不过丁大美女真想要谢我,什么时候方便请我喝点小酒?” 丁锦玉嘴角微笑着,往前走了一步,距离孟奎是越近了,一双明眸的眼睛看着孟奎那一副络腮胡子的脸,忍着心中的厌恶,淡淡的笑道:“即便虎哥不信任我,那我也是他的女人,你这么公然的调戏虎哥的女人,就不怕他把你给做了?” 孟奎脸上的笑容不变,张开那淡淡口臭的嘴巴,小声的道:“杨光那硬不起来的玩意儿,都能在你身上打个冷颤,我怎么不能了?对于虎爷来说,我现在的利用价值可比杨光那老东西高吧,我要是没猜错,那个老东西现在应该已经进去了吧。” “你……” 丁锦玉目光透着一丝闪烁看着孟奎,这个看起来挺糙的老爷们,似乎心眼一点也不糙,甚至说是一个心机极为深的人。 说话的功夫,戴着大沿帽的人民警察冲了进来,在外面被拦截,进来的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警察脾气很暴躁,见到屋里的这些人,直接忽略了躺在地上的四个人,就喊道:“谁是王勤虎!” 这话喊的就跟废话一样,大名鼎鼎的王勤虎,他们当然认得。 孟奎不急不忙的转过身,冲着几名怒气冲冲的民警笑道:“警察大人,我们虎爷刚才往后面跑了,具体去了哪不知道。” 几个年轻的民警眉头微微一皱,为首的一名民警大手一挥,道:“追!” 孟奎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还想抓住我们虎爷?也不瞅瞅自己几斤斤两,数一数毛长齐了没。”